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老区广角 > 老区人物 > 正文
 
章万凤:恋巢之“凤”
2020/8/1 16:20:19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古人云,凤凰总是栖高枝,其实也不尽然,笔者最近遇到的“凤”就不一样,他从不占高枝只恋旧巢。

  这些年来,江苏省海安市的各行各业都在突飞猛进,与民生息息相关的慈善事业也不例外。为了更好地推进海安的慈善事业向纵深发展,市里准备表彰一批为慈善事业作出贡献的先进典型,笔者为此采访了市慈善总会的原副会长章万凤。章万凤今年75岁,在慈善会里工作已经20个年头了,是建“会”(慈善会)元老。

  巢梦:少年苦难 孕生善梦

  1945年元宵节,在海安谢庄村一位章姓农家两小间泥草房里,诞生了一个男婴。因为贫穷身体不好,其母亲无奶水哺育,男婴靠吃别人的奶水和吃山芋泥保命,几近夭折。一位僧人给他取名万凤,意为引百鸟哺育,可保性命。命保下来了,可是贫穷一直笼罩着这个家庭。当他上小学时,经常一天只喝两顿稀饭,饿着肚子上课是常态。下雨天,没有胶鞋,赤脚上学。1958年,12岁的他考入迮庄中学,因为无钱,只好寄宿在同学一个亲戚家的闲置破草棚里。泥墙的破洞里能看到田地里的坟墓,夜里经常吓得睡不着觉。最难的是吃饭问题,“粮草”自己带,烧饭用陶土制的锅腔儿。晴天还好,遇到阴雨天就麻烦了。草湿打不着火,他只能望“锅”兴叹。有时没吃饭,饿着肚子走四五里路到学校时已上课,曾被罚站着听课。六年多的中学生活,他都是在饥饿中度过的。1964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复旦大学中文系。在大学里,他节衣缩食,盖的是土布被子,穿的是土布衣服,用的是父亲装工具的一个木箱子。

  说到他少时的那一段不堪回想的经历,章万凤长吁短叹。他说,想到儿时住的那两间风雨中飘摇的小屋,想到求学时的饥饿痛苦,就心如刀绞。那时就有个心愿,长大后如有能力,一定要帮助那些像他一样的穷孩子不再挨饥受冻,安心在校读书。后来,他做慈善工作,终于圆了少年时候的行善梦。

  筑巢:年过半百 投身慈善

  章万凤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机关工作,从县广播站、宣传部、政府办到建委、人大,当过编辑记者,做过负责人。2000年初,他退居二线,新成立的慈善会会长卢玉林让他去慈善会工作。有人认为此事难成,其理由是,他是复旦大学毕业,要登的高枝太多了。特别是他当建委主任时认识的企业负责人多,有人许诺只要他去每月给近万元酬金。但章万凤毅然决定去了慈善会。不少人背后说,章万凤是个书呆子,怎么去了个只讲奉献不谈报酬的机构,后悔的日子在后头呢。而章万凤进慈善会一干就是20年,从没有怨言过。采访时,笔者问他为什么要选择到慈善会工作,他回答说,我没钱帮助人,但有人为我提供了一个帮助穷人的平台,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慈善会初建时,借用了民政局一间办公室,两张办公桌、三四张椅子,善款少,需求大。谈报酬,当时每月只有100元的电话费。慈善会一共4人,卢玉林、姜光炘两位老领导主要精力为全县大交通操劳,具体办事的就是他和从民政局退休的老局长周德厚两人。周局长年纪大,慈善会的好多工作担子自然就落在章万凤肩上。当时慈善救助主要对象是贫困学生。为了把有限善款真正用到上不起学的学生身上,他们每年暑假假期都要花一个多月的时间下基层走访调查。夏阳酷暑,两位老人的足迹遍布了全县寒门学子的家。因为他们的理念是,“化缘”来的善款要用在最穷的孩子身上。

  当时海安慈善工作有两大难题,一是困难群体多,而慈善会善款少;二是群众的慈善观念薄弱,慈善捐赠的积极性不高。章万凤向卢会长说,首先要取得政府的支持与促进。在认真调查、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章万凤起草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慈善工作的意见》,在政府支持下召开了全县慈善工作会议。这个会议的召开,促进了社会各界认识慈善、支持慈善活动。其次,慈善工作不是凭几个人就能搞起的,要有基层基础。于是,县慈善会努力促成各乡镇建立分会,搭建工作平台。2002年,县慈善会在营溪乡召开了现场会,建起全县第一个慈善分会。当年又趁热打铁建了6个乡镇慈善分会,到第二年全县22个乡镇全部建立了慈善分会,这为海安2015年建立村(居)慈善工作站奠定了基础。海安在乡镇建慈善分会的做法受到上级的高度重视,在镇江召开的全省慈善大会上,章万凤代表海安县慈善会作了专题介绍。

  当时社会普遍存在捐款不积极的问题。章万凤深深感觉到,慈善事业要发展,慈善理念的宣传和普及工作极为重要。他又为卢会长支招:拍慈善宣传纪录片。2001年,章万凤和电视台的记者走乡串村,拍摄弱势群体的生态现状,制作了一部催人泪下的慈善宣传片,取名《呼唤》,意在唤起社会大众的爱心。此片在全县广泛播放,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它像春雨滋润了人们的心田,激活了慈善基因;它像星火点燃弱势群体的希望,它更像一块引力很强的磁场,吸引各界人士当好人、做善举。在一系列的慈善宣传感染下,海安的慈善工作逐年风生水起。福缘大队、义工联、惠心社等志愿者组织也像雨后春笋般地涌现,成为海安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慈善会不再靠向少数人募集善款过日子,而是靠众人拾柴、聚沙成塔。2010年,在县委县政府组织发动下,全县开展了慈善大募捐活动,募集的善款高达3480万元,为当年成立海安慈善基金会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恋巢:夕阳余热 温暖他人

  2010年,海安慈善基金会成立时,章万凤已是65岁的老人了。家里人对他说,你年纪大了,这么些年来也对得起“慈善”了。说实话他也曾有过这样的念头,该歇歇了。可领导舍不得他离开,更主要的是他早已把慈善会当成家了。他与慈善会感情笃深,他惦记着慈善,舍不得离开慈善工作,这坚定了他留下来的决心,这一留又是10年。

  为了加快慈善事业的发展,海安在2010年、2014年、2017年出台了三个促进慈善工作的重要文件。这三个文件高扬起慈善大旗,根据形势发展适时提出了促进慈善的政策措施,开启了海安慈善的新时代。设立5.12慈善日、建村(居)慈善工作站、建海安慈善文化广场、实施几十个慈善救助项目等大举措,都是在这些文件指引下的结果。而这几个政府文件的起草,都是章万凤执笔的。

  2014年5月12日,海安召开慈善大会,会前可忙坏了章万凤。他分工负责会议的材料工作。不巧的是,他91岁的母亲此时病重在床。章万凤是个孝子,当时真是“扁担挑肚肺——心挂两头”。章万凤白天在单位上班,晚上还要照料母亲,眼睛都熬出了血丝,星期日还要加班加点赶任务,确保慈善大会的成功召开。有人称这次大会是慈善的盛宴,也是一项空前的慈善大阅兵,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成功的背后有章万凤默默无闻地奉献呢?

  有不少人只知道募集善款难,殊不知做好救助工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救助不阳光、不公正、不精准就会造成出力不讨好的后果。在慈善会里,章万凤是分管救助工作的,出谋划策,责无旁贷。为了让来之不易的善款用在刀刃上,让慈善救助走上规范管理的轨道,慈善会作出了慈善救助项目品牌化、操作运行规范化的决策。章万凤与慈善会的一班人走群众路线,搞调查研究,拿出第一手材料,在此基础上,他负责起草了《海安慈善公益项目实施管理办法》。这个文件公布后,为全县慈善救助规范、阳光、公开、透明提供了有力保证。慈善会成立以来,没有出现一例违规的事件。慈善救助靠规范管理,更靠管理者的热心和善心。孙庄有个学生小孙同学,其父亲是个残疾人,靠母亲种田维持生活。小孙考取了北京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喜忧参半。他家中一贫如洗,拿什么去上学呢?猪卖了,种羊卖了,亲戚朋友借遍了,还差一大截子,一家人愁眉苦脸。章万凤在调查时知道这事后,和卢会长一起找到了企业家孔祥军,孔总当即提供了一万元的资助,这才圆了小孙的大学梦。与小孙家境差不多的胡集连港村农民老潘,是个残疾人,儿子和姑娘都考上大学,需要一笔不少的钱。老潘实在没办法,就找到慈善会。慈善会了解后将老潘的两个孩子列入救助对象。后来两个孩子大学毕业,一个考上研究生留在南京财经大学工作,一个在常州当中学教师。这个当中学教师的女孩子结婚时,章万凤和周德厚成了她婚宴的座上客。章万凤和周德厚老对慈善会帮助的孩子一直十分关切,经常电话联系。他们还带电视台记者专程去南京采访了他们帮助的学生,在电视台予以播放,激发起社会捐赠的积极性。自身的求学苦途让章万凤对上学的穷孩子情有独钟。在他的倡议下,海安市慈善会专门设立了情暖学子助学项目。对贫困学生救助力度逐年加大,人数从每年资助几十人到资助近1000人。标准也逐步提高,大学生从每年1000元增加至4000元,高中生从每年2000元增加至3000元,初中生从不救助到列入救助,现在每人每年2000元。曲塘镇有个大学生叫胡颂文,不幸患上尿毒症,休学在家。家里只有一个80岁的母亲,而且退休工资低,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哪有余钱治病?无奈之下,他自己做了一台血透机,在家用这土设备透析了十三年。知道这情况后,章万凤就陪王秀和、袁金官等领导登门了解情况,把他列入救助对象,并推荐给南通市慈善会,给了一万元的救助费。章万凤将这事在慈善网披露,《南方日报》记者以“一个尿毒症患者的无奈之举”为题作了专题报道。中央电视台派记者专程到海安采访,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用16分钟专题播了这事。“阳光之肾”这个救助项目就是针对尿毒症患者而设立的。救助对象开始只限于低保家庭的患者。实施后不久,一批非低保家庭的尿毒症患者到章万凤办公室反映,他们报销比例比低保家庭的低,往往是一人得病,拖垮一家,也要求享受这个项目救助。对困难群众强烈的同情心,让他产生了救助应扩大到所有困难家庭的尿毒症患者的动议,章万凤的提议在会长办公会上通过。现在全市困难家庭尿毒症患者每人每年都能享受5000元的救助费。

  慈善救助工作面广量大,千头万绪。章万凤从项目的设立、实施方案的制定、项目的管理、救助报告的审批,这一系列的程序没有哪一个环节不经他的手,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章万凤心存爱心,虽苦犹甜。熟知的人劝他:“章万凤,到这个年龄了,你要注意保养身体啊”。章万凤习惯地推推眼镜,坦然笑笑说:“已经习惯了,不找点善事做做,身体反而不舒服”。

  现在的海安慈善总会与刚建会那时已是今非昔比了。慈善总会这个“爱之巢”越做越大,库存资金已达1.5亿元。每年的救助支出都在两千万元以上。随着海安慈善事业的飞速发展,海安市慈善总会在全省也有了名气,来参观访问的络绎不绝。南通市政府多次在海安召开慈善现场会、推进会。海安的慈善工作经验在江苏省慈善会上作过典型经验介绍。2014年,海安市慈善会受到中华慈善总会表彰,荣获第一届中华慈善(组织)突出贡献奖。2019年,获得南通市人民政府“最具有影响力的基层慈善组织”光荣称号。谈到这些成绩,了解慈善总会情况的人都认为,这里也有恋巢之“凤”章万凤的一份功劳。

  (任吉祥)

相关阅读:
海安慈善十年记
徐兵:“爱心大哥”的慈善情怀
王桂华:乡村慈善“播火人”
尽锐出战 攻克坚中之坚——精准扶贫论坛和慈展会国际公益峰会发言摘登
精准发力 聚焦深度贫困——精准扶贫论坛和慈展会国际公益峰会发言摘登
爱的暖流在这里奔涌——第六届中国慈展会侧记
电话:010-63838697、010-63838724 邮箱:lqjsbjb@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