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红色经典 > 难忘岁月 > 正文
 
汤坑战役
2020/7/30 17:53:15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汤坑地处潮汕平原和莲花山脉山区之间,是潮汕地区到兴梅地区,乃至河源、惠州以及赣南、闽西的必经之地,山区和平原交通的咽喉所在,是重要的区域军事重镇。

  新中国成立前,汤坑包括丰顺县今县城汤坑周边六镇。1927年9月28日至30日,南昌起义军贺龙、叶挺部队欲攻占汤坑,在丰顺县汤坑和揭东县汾水村前后作战的重大战役,史称“汤坑战役”。汤坑战役整个战场范围包括丰顺县汤西镇和西村、北斗镇古驿道“蛤蟆落井”(地名)和汤坑镇铜盘村、汤南镇至揭东县汾水之间的乡村、山岭,纵深达40公里。

  1927年8月1日,在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和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领导下的部队,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南昌起义胜利之后,按中央预定计划,南昌起义军撤离南昌南下后,入粤经大埔而下潮汕,攻陷丰顺,并于9月23日至24日分别占领潮州、汕头。在这之前,前委决定由朱德率第九军教导团和第十一军二十五师留守大埔三河坝。起义军占领潮州、汕头后,前委决定再次分兵,周逸群率军留守潮汕,贺龙、叶挺、刘伯承率部,和以彭湃为总指挥的东江工农自卫军总指挥部28人随行,继续西进向揭阳、丰顺进发,拟攻占汤坑,进而出兴宁、五华,攻取惠州等。26日,贺龙、叶挺按西进计划,率部到达揭阳榕城。

  26日前,中共丰顺县委党组织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决定粤省委即刻以全力在东江接应”“迅速地在东江组织农民暴动,以策应南昌起义”的指示,一方面在县城策划外攻内应,举行暴动;一方面则派出地方干部和农民自卫军配合起义军入境,牵制国民党保安队和警卫队。同时,县委于25日指派梁若尘(丰顺砂田人)前往汕头向南昌起义军报送情报,说明汤坑驻有国民党王俊部队两个团。

  驻在榕城学宫的贺、叶总指挥部,接到汤坑的情报后,决定按计划西进,发出打到汤坑去的命令。28日凌晨,起义军分两路,一路由榕城西门过东仓桥,一路由北门渡浮桥而上,向汤坑方向西进。为策应起义军,丰顺农民自卫军7000多人,从八乡、河西开出汤坑接援,古大存带领的五华农军2000多人也赶到丰顺县支援起义部队,分别在汤西镇河西宝霖祠和北斗镇猴子岽山下的古驿道“蛤蟆落井”受到国民党薛岳、陈济棠部队阻击,丰顺、五华两县农军便在外围策应起义军。揭阳2000多农军也大力支持起义军,还有群众帮助运粮食、弹药,肩挑船载,水陆并进。驻在新亨之敌王俊一个营,闻风丧胆,往汤坑方向逃窜,狼狈退至与丰顺交界的揭阳汾水村,才喘了一口气驻扎下来。起义部队马不停蹄跟踪追击,直追到离汾水村只有3里左右的鸿安亭。

  当天,敌薛岳新编第二师、陈济棠的十一师已先后来到汤坑(加上王俊、何辑伍四个团,敌人约有15000人),在汤坑镇铜盘一带,安营扎寨,到处拉丁,在铜盘等山岭修筑战壕,并延伸至汾水,准备和起义军决战。

  竹竿岭是扼守着揭丰两县水陆交通要道的咽喉,是双方必争的重要阵地。深夜三更刚过,王俊部在援军薛岳部配合下,企图占领鸿安亭和汾水相联的独山竹竿岭,分成几个队汹汹而来。起义军有所戒备,即吹起冲锋号,迅速向竹竿岭猛攻。双方在此激战,反复争夺竹竿岭。29日凌晨,起义军终于占领了竹竿岭阵地。

  29日的战场,基本上形成品字形,从竹竿岭直下至揭阳一带,是起义军的阵地。西片的汾水村和东北片的瞭望岽驻扎着敌人,瞭望岽是品字形制高点,连着丰揭交界一片大山脉,汾水和瞭望岽以上汤坑一带,是敌人的阵地。起义军要西进汤坑,向敌人猛攻,寸土必争,在汾水周围和敌军展开激烈的决战。29日拂晓,起义部队在竹竿岭炮火掩护下步步逼进,双方在竹竿岭与老鼠山之间进行了激战。起义军居高临下,英勇奋战,占领老鼠山,并于中午时分,乘胜前进,兵分两路,一路冲向前边的汾水村,同敌人进行巷战,一路紧追老鼠山败退之敌军,冒着敌人猛烈炮火,向瞭望岽进攻。在汾水村经过一场肉搏战,敌人被赶出村西,向九斗、铜盘郭屋楼等地逃跑。起义军一路追击一度攻入九斗和铜盘附近。经过几次冲锋,敌人边打边向北面另一高地四岭排逃跑,起义部队又占领了瞭望岽。此时,敌人后援陈济棠部队已全部赶到汤坑和汾水,并加强了四岭排的防御。同时,当地反动武装作向导在榕江上游的汾水河道布防,又从西南片迂回包围汾水村,敌人以优势兵力,有利的地形,对起义部队进行阻击。

  29日从中午开始至晚上9时,起义军以瞭望岽为前沿阵地,敌人也以四岭排为前沿阵地,双方隔着一个不大的山头,攻防激烈,形成拉锯战。

  夜间,起义军才摸清敌人兵力有15000人,而且武器精良,便改变战术,组织两个团对敌夜袭。但因敌防地极险,并据河道抵抗,未能取胜。

  汤坑战役,经过两昼夜奋战,打死打伤敌军4000人;起义部队伤亡2000多人,其中牺牲1250人。由于敌众我寡,粮弹不足,加上地形对我极为不利等原因,起义军总指挥部于30日凌晨,下令向揭阳城主动撤退。部队撤退了,敌人慑于起义军的勇威,不敢追击,也撤了。

  30日拂晓,贺、叶的部队退到揭阳城。当天上午10时,部队进至揭阳玉窖时,闻知潮州已被敌攻陷,即改道集中炮台,经关埠、贵屿,向海陆丰方向撤退。10月3日,南昌起义军部队到达普宁流沙镇。10月7日,起义军第24师余部1200多人抵达碣石溪。9日进入梅丰县朝面山及中洞后方基地休整,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大队,于10月中旬和海陆紫农军会合,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后称红二师),下辖两个团。红二师于1928年1月5日与红四师(广州起义军余部)在海丰红场会师,成为东江地区的革命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预示着东江地区新的革命风暴的到来。

  起义军的声威使反动派十分害怕,加上起义军部分人员与当地的农民武装相结合(如李井泉等后来到了潘田铁坑,参加丰顺革命斗争近两年时间),给丰顺人民的革命斗争带来鼓舞和力量。1927年10月,广东工农革命军东路第十团在丰顺县九龙嶂柑子窝成立后,国民党反动派以为是南昌起义军到了九龙嶂,终日惶恐不安,我工农武装趁势扩大和加强了力量,陆续举行了著名的潘田暴动、畲江暴动等,成立了丰顺县第一个乡苏维埃政府,对周边地区影响巨大,推动了土地革命的蓬勃开展,逐步形成了东江的一块重要的革命根据地——梅埔丰革命根据地。后来梅埔丰革命根据地、八乡山革命根据地和铜鼓嶂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为东江特委机关迁来丰顺西山和八乡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30年5月1日,在丰顺县八乡山滩良村召开东江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会上成立东江苏维埃政府和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八乡山根据地成为东江地区的革命中心和最大的赤色区域,标志着东江地区掀起了新的革命高潮。

  中共丰顺县党组织在战役结束后,组织丰顺汤南镇隆烟村上洋揭丰崇德善堂民间组织收埋我阵亡官兵1250人。由于当时白色恐怖,在战役结束数年后的1936年1月,才在崇德善堂内勒碑记载:“丁卯收埋贺叶阵亡官兵一仟两佰伍拾人,用去银元柒佰伍拾元”。

  (曾杏美)

相关阅读:
丰顺:实施“五个百亿”投资工程 培育“四大百亿”重点产业
“丰顺作家老区行”走进砂田
省定贫困村丰顺县汤西镇大罗村蹲点采访纪实
丰顺:大宝山景区全面复工复产复业
丰顺县丰良镇:抢抓时节做好烤烟田间管理
丰顺乡村教师黄碧兰获得“马云乡村教师奖”
电话:010-63838697、010-63838724 邮箱:lqjsbjb@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