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红色经典 > 难忘岁月 > 正文
 
坚贞不屈的赵瑞林烈士
2020/7/30 16:43:57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赵瑞林,1915年出生于四川省古蔺县复陶乡水边村的一个地主家庭。赵瑞林从小热爱劳动,锻炼出一副结实的身体。他身材高大,臂力过人,很为英武,大家都称他“赵蛮子”。赵瑞林为人正直,每当见到穷人家孩子被人欺负,他都要站出来打抱不平。

  有一年饥荒,赵瑞林见很多百姓无米下锅,于是就把自己家的粮食无偿地借给这些穷苦百姓,他还出面向其他地主筹借粮食进行赈济。一个雪冷寒天的日子,赵瑞林见保长抓了些“壮丁”,这些“壮丁”穿着十分单薄,冻得直打哆嗦,由于没有被子盖,晚上就更加难受。赵瑞林知道后,就偷偷地把自己家的被褥拿了一些过去给“壮丁”盖上。还有一年,复陶干旱,田地龟裂了,别说下种,人们连吃水都很困难。导致一些老人饿死,大批青壮年抛妻别子,流落他乡。

  这时候,刚上任的乡长代学平却带着乡丁到处拉丁派款,敲诈勒索。白天,乡丁们就围着在山上挖蕨菜充饥的农民,说:“你中签了!”话毕,就拉着人开走。夜晚,乡丁们也会突然破门而入,把一些青壮年捆走。代学平把这些人关起来,然后再进行敲诈勒索。赵瑞林看在眼里,恨在心头。然而,令赵瑞林意想不到的是,他自己也被代学平“看中”了,也要抓来当“壮丁”。赵瑞林只好赶忙逃跑了。

  抓“壮丁”事件后,赵瑞林恨透了这帮人。于是他组织了一些农家子弟歃血联盟,他们发誓:一定同心同德,坚决反抗到底。并商定先文后武、文武并用的策略来对付敌人,同时推选出代表去县里告状,还组织武装力量准备向敌人宣战。

  由于官官相护,代学平事先又送上了礼,赵瑞林他们的上告被驳回了。文的不行,就来武的!血气方刚的几百个青年农民组织召开了“打倒代学平”的誓师大会。他们一个个手持刀枪棍棒,扛着梭标锄头,还抬来了铁炮,在赵瑞林的指挥下,把复陶乡公所包围了起来。“打倒代学平!”“代学平滚回去!”的阵阵口号声经久不息,土炮声也在复陶乡公所上空呼啸而过。代学平十分惊慌,他一边让乡丁抵抗,一边又打电话向大村区署求援,但远水救不了近火。

  赵瑞林让人去和代学平进行谈判:“我们打你,是不要你当这个乡长了。如果你不当乡长,我们可以让条路送你回去。但如果你坚持要当这个乡长,打死你全是自找的!”见状,代学平就哭丧着脸说:“还当啥子乡长?我只想安全回老家。”就这样,在下着毛毛细雨、寒风刺骨的漆黑夜晚,代学平只好夹着尾巴,狼狈不堪的带着乡丁连夜逃走了。

  复陶乡政权就这样垮台了。但是没多久,临时拼凑的农民武装就解体了,国民党反动派又把乡政权夺了回去。新上任的乡长李象恒勾结泸州师管区国民党部队,并联合了大村区、东新乡和贵州鸡爬坎的地方反动武装,对参与农民武装的群众进行疯狂报复。赵瑞林领导的这一自发反霸斗争失败了。

  这时,中共古蔺地下党来复陶与赵瑞林取得了联系。斗争的失败,使赵瑞林清楚地认识到,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没有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没有灵活机智的斗争头脑和持久的战斗精神是不行的。中共地下党号召广大农民巩固和扩大武装斗争,坚持武装自卫。提出“不愿当壮丁,就来参加武装斗争”的战斗口号。在地下党的领导下,复陶乡地下武工队逐渐壮大,他们除梭标大刀等武装力量外,还拥有了几十条枪支。青年们背着步枪和马刀在田里耕种,小孩则在山上割草放哨,一旦发现国民党反动派的兵丁,就大喊:“土匪来了!”

  为进一步打击反动派的嚣张气焰,赵瑞林深入发动群众,联名控告李象恒兄弟狼狈为奸、贪赃枉法、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种种罪恶。同时,按照地下党组织的指示,积极进行乡民代表和伪乡长的竞选。竞选中,中共古蔺地下党员邓应棋当选为乡民代表会主席,赵瑞林和地下党员李贤维当选为正副乡长。控制乡政权后,赵瑞林利用乡长职位之便,积极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他们对抗伪政府政令,对拉丁派款之事更是置之不理。赵瑞林巧妙地对付敌人,出色地完成了地下党交办的任务。

  经过我党的考验,1948年1月,赵瑞林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经巩固和发展,复陶乡地下党领导的农民武装逐步壮大起来。他们不仅拥有了三百多条枪支,而且还建立了秘密修械所,并与大村、东新等地的武装斗争连成一片,取得了抗丁、抗粮、抗霸斗争的胜利。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蒋家王朝的末日就要来到。此时,国民党反动派甚为惊恐,但是他们仍然不肯放下屠刀。国民党四川省主席王陵基,派军统特务张树良任古蔺县县长,跟随前来的伪营长王明德和宪兵连长王惊岛二人相继担任了大村区长和复陶乡长,还调遣军队包围了复陶乡,妄图作垂死挣扎。

  为保存实力,避免无畏牺牲,中共地下党组织决定把复陶乡的武装力量分散进行隐蔽。地下党组织领导见赵瑞林的目标较大,让他先走。赵瑞林却说:“不行!你们的责任重大,必须先走。我的这一双手,十个八个还撩得翻他们,不用害怕!”在赵瑞林的一再劝说下,地下党组织的领导只好先转移出去。

  赵瑞林送走同志们后,就在山洞里隐藏好枪支,然后又对留下来的同志进行了周密安排,之后才押着生猪和白酒,以商人身份为掩护,准备到贵阳去购买枪支弹药。但不幸的是,赵瑞林在前往贵州遵义途中,在仁怀罐子口被敌人逮捕了。

  得知赵瑞林被捕消息后,中共地下党组织多次派人进行营教,并设法买通监狱守卒,与赵瑞林取得联系。在大牢里,赵瑞林见到来自家乡的同志,他对这个同志说:“这是什么地方?你不想活了?还不快给我走!”不得已,这位同志悄悄地流着泪离开了赵瑞林。

  一天,敌人把赵瑞林押回了大村区,把他关押在坚固黑暗的牢房里,并戴上了大号的脚镣手铐。赵瑞林坐在牢房潮湿的谷草上,他清楚地意识到,王明德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绝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赵瑞林已无所畏惧地作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抓捕赵瑞林以后,敌人如获至宝,妄图从他身上打开缺口,把古蔺地下党一网打尽。王明德脸上不时露出一丝狰狞的谄笑,他那一对滴溜圆的眼睛,射出了饿狼般的凶光。敌人使用竹板子抽打赵瑞林,边打边问:“说,哪些是共产党?”“不知道!”赵瑞林斩钉截铁地回答。

  坐在一旁的王明德气得脸青面黑,他声嘶力竭地嚎叫道:“给我狠狠地打! 我就不信他不招!”竹板如雨点般地打在赵瑞林身上,他浑身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但赵瑞林哼都没有哼一声,表现出了一名共产党员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坚贞不屈的高尚情操。

  敌人又改用“十指燃灯”方法来折磨赵瑞林。敌人用棉花裹在赵瑞林的十个手指头上,然后抹上桐油,点上火。赵瑞林的指头被敌人烧烂了,但敌人得到的回答仍然是:“不知道!”

  无奈之下,敌人又封住了赵瑞林的口,他们用辣椒面兑上白酒,然后按住他往其鼻孔里灌辣椒酒。顿时,赵瑞林七窍流血,心如火烧,生不如死。但赵瑞林紧紧地咬住牙关,始终不吐口。

  见此,王明德气得暴跳如雷,他大声地吼道:“给我踩,我就不信踩不烂他的骨头!”敌人又用木棒垫上重石,然后放在了赵瑞林的腿上,用力往下压。当即,赵瑞林腿骨被压破裂,人也昏了过去。敌人对赵瑞林施以酷刑,但赵瑞林始终没有屈服。

  王明德像疯狗般,红着双眼。最后,他下令使用灭绝人性的烙刑。敌人把烧红了的烙铁放于赵瑞林的背上,然后又慢慢地移动。烙铁过处,赵瑞林身上发出撕裂人心的嗤嗤声,肉被烙焦,血簌簌地往下流,敌人诬蔑地在赵瑞林的背上烙下了“亡国奴”三个字,赵瑞林当即昏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赵瑞林才在敌人泼冷水下苏醒过来。敌人鬼哭狼嚎道:“快说,哪些是共产党?”赵瑞林微眯着眼,蔑视地盯着敌人。

  几天来的折磨,赵瑞林已是遍体鳞伤。他那结实的身躯消瘦了很多,两眼深深地陷了下去,颧骨高高地突了起来。对敌人的不断逼问,赵瑞林忍着身上疼痛,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地回答敌人:“毛泽东是共产党,朱德是共产党,全国人民都是共产党,共产党是杀不尽的,你们的末日就要到了……”

  这时,赤水河对岸传来了解放军的枪炮声,敌人连忙押着赵瑞林仓皇逃窜。在途经大村“转转石”时,丧心病狂的敌人把高呼着“中国共产党万岁!”的赵瑞林枪杀了。

  赵瑞林牺牲不久,古蔺县解放,五星红旗从此高高地飘扬在中国大地。

  新中国成立后,古蔺县烈士陵园也为赵瑞林烈士修建了墓碑,供后人缅怀瞻仰。

  (四川省古蔺县老促会 邱金国)

相关阅读:
“活着的烈士”陈尚明
南有缘一家三代守护烈士墓八十年
她在黎明前倒下
专家:烈士是军人精神归宿 中国崛起无法避免牺牲
为烈士寻亲,一场相隔44载的缅怀
兴隆县安子岭乡将烈士骸骨集中迁管
电话:010-63838697、010-63838724 邮箱:lqjsbjb@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