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红色经典 > 难忘岁月 > 正文
 
抗日英雄王嘉树的故事
2020/7/29 11:37:19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提起王嘉树,博里老区人民无不夸赞他是一名抗日大英雄。

  王嘉树,男,1920年出生于四川省嘉定县(今乐山市)一个盐商家庭。他七岁入学,学业出众,后因其父盐业破产,家境窘困而辍学在家。十五岁时,他随叔父到重庆参加业余读书会,因学习刻苦,半年后便能“举笔成文”。“七七”事变后,他积极投身抗日,经李公朴先生介绍考入西安青年干部培训班,不久转入抗大一分校学习。1938年5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抗大毕业后,被党组织分配任《冀南日报》特派员,后调来华中任《老百姓报》主编。1942年调任淮安县苏嘴区区长,同年下半年调钦工区工作。因他对武装斗争熟悉,且对敌作战坚决、勇敢,于1943年又调他到泾口区工作,任泾口区民兵大队大队长。

  王嘉树到任后便大刀阔斧的强化全区的抗日武装建设工作,在各乡建立了抗日联防大队,在区里成立了市河大队(又称泾口游击队)并兼任队长。这支游击队有一百三四十人,分为四个分队。虽然人数不多,但有人民群众的拥护、支持,加之王嘉树勇敢、机智善于指挥,常能以少胜多,多次打得敌人丢盔弃甲。很快,泾口区的抗日反扫荡斗争便由渔滨河畔推进到塘河两岸。王嘉树还经常组织小分队深入敌占区进行战斗。一次,他率领3名队员悄悄摸进敌巢凤谷村,俘虏敌伪军1人,解救群众2人。在诸多伪军中,被王嘉树率领的泾口抗日武装打击最多就是夏庄据点的伪营长夏桂伍部。

  夏桂伍,本县车桥镇夏庄村人氏,自幼一不种田,二不经商,是个专事巧取豪夺的地痞流氓。1937年,他依仗夏姓大族势力,网罗团伙在夏庄兴集并谋得集主地位。自此,他以种种名目及借口时常在集市上敲诈勒索。后来他又通过关系买了一纸大学文凭并加入了国民党。不久,又当上了万兴乡乡长兼自卫队中队长。这样,他手中有权有枪,成了方圆二三十里内无人敢惹的恶霸。1943年初,国民党韩德勤部10万大军被日寇打溃后,夏桂伍认贼作父,投靠日本人,当上了伪军营长,驻在夏庄据点。他为虎作伥,一次次帮助日寇扫荡我根据地,奸淫抢掠,无恶不作。可惜好景不长,王嘉树到了泾口区不久,就让夏桂伍连吃苦头,多次交手,他不是亡人就是丢枪。在马桥、南头、西岗等地的战斗中,被王嘉树一次次打得狼狈而逃。其中在1943年7月中旬发生的南头战斗中,一次就被泾口区游击队毙伤10人。王嘉树还常常身着白小褂,眼戴墨镜,手摇蒲扇,在夏庄据点外河堆小树林里散步,当夏桂伍一旦派人来抓时,不是中了埋伏就是挨了冷枪。因此,夏桂伍对王嘉树既怕得要命,更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

  1943年的一个夏日,夏桂伍在一次率伪军到南头、西岗、吴舍等我抗日根据地边缘村庄扫荡时,将西岗村富农朱杏元、朱震亚和吴舍村富农吴怀强等人的牛驴和衣物抢走。第二天,经孙洪叶作陪,朱杏元、朱震亚、吴怀强三人来到夏庄据点向夏桂伍讨要被抢的牲畜和财产。夏桂伍在将这些财物退还他们时说:“过些日子,蒋委员长要派汤恩伯司令官带40万大军、40架飞机打回来。不用多久,我们这儿就又是国民党的天下了。你们这些人现在不想法立些功,将来能有什么位置啊!”对我党抗战期间实行的“二五”减租政策本就心怀不满的三个富农分子连忙问:“我们能立什么功啊?”夏桂伍不紧不慢地说:“共产党的王嘉树在你们那儿闹得那么凶,杀了他就是大功一件!”这三人害怕地说:“我们哪能杀得了王嘉树啊!”夏桂伍生气地说:“他不就那么几个人,几支破枪,有什么杀不了的。你们回去想想办法!”朱杏元、朱震亚、吴怀强三人当即满口应承了下来。

  从夏庄据点回来后不久,一次在博里沟走亲戚时,朱杏元和吴怀强二人相遇。吴问朱:“上次夏营长交给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呢,怎么办?”朱说:“回去找朱震亚一起商量吧。他点子多,肯定有办法。”富农家庭出身的朱震亚时年二十三四岁,是个高中毕业生,在当时算是一个知识分子了。王嘉树到泾口区工作后,对他很重视,常找他谈心,向他宣传我党的抗日政策和主张,鼓励他积极投身抗日活动。朱震亚表面上表示拥护共产党,愿意参加抗日活动,其内心却十分反动。朱、吴二人找到朱震亚后,朱震亚果然诡计多端,略一思索便有了主意,说:“杀王嘉树,必须将张兆荣收买了!”张兆荣和二朱同为西岗人,自小游手好闲,明偷暗抢,且身高力大,杀过牛,当过土匪,是个无恶不作的地痞,村里谁若怠慢了他,他不是让你家今天少了东西,就是让你家明天草堆失火。混进区游击大队后,因见他蹲过国民党的大牢,打仗时又有股不怕死的狠劲,王嘉树对其很信任并将其提拔为排长。三人一番密谋后向夏桂伍作了报告,得到了夏的赞许和肯定。

  时隔不久,夏桂伍部伪军在一次到西岗一带扫荡时,将张兆荣家的一头耕牛抢走。张兆荣知道后,大发雷霆,发话要找夏桂伍算账。此时,朱杏元找上门来说:“不要急,我去找夏营长说说情。”次日,朱杏元找上门来对张兆荣讲:“夏营长说是误会,并要在车桥圩子里为你摆酒席,当面向你赔礼!”不几天,在朱杏元、朱震亚和吴怀强的劝说、陪同下,张兆荣偷偷地来到了车桥圩子里。见面后,夏桂伍一边赔礼,一边置办酒席盛情款待,更用高官厚禄对张进行了引诱,说什么“蒋委员长即将派40万大军回来收复失地,时间不长这儿还是国民党的天下,共产党是站不住脚的。你是做大事的,跟王嘉树跑能有什么出息?只要你杀了王嘉树,以后到我们这边还愁没官、没钱吗?”饭后,夏桂伍还把张兆荣向伪团长张学谦作了引荐。张兆荣经夏桂伍这么一煽动,立马背叛了革命,答应和朱、吴等人一起杀死王嘉树,作为将来向国民党换取高官厚禄的一份大礼,并当场和夏、朱、吴等人具体谋划了杀害王嘉树的方案,还明确了联络方法。

  从车桥敌据点回来后,叛徒张兆荣和反动分子朱杏元、朱震亚、吴怀强等人沆瀣一气,采用种种手段陆续将区游击队内的动摇分子孙锦秀、孙长才、孙长喜及剃头匠张德珠等人收买了过去,形成了一个以张兆荣为首的潜伏在我革命队伍内部的反动团伙。他们窥伺着王嘉树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举起屠刀砍向王嘉树同志。

  1943年9月12日晚上,吴舍村人字河堆堤上陈万金扳罾的小屋里,朱杏元、朱震亚、吴怀强、吴怀彪等反动分子又一次聚集在一起,更详细地策划着杀害王嘉树的方案,并在次日同叛徒张兆荣进行了联系。

  9月14日凌晨,夏桂伍率四十名伪军荷枪实弹,悄悄地出了夏庄据点,从吴舍村摸向西岗。西岗西边的市河朱家大桥上,放哨的几名群众听到河那边好像有人群行走的声音,便敲锣报警,这些伪军立即潜伏下来。隔一会儿,那些缺少经验的群众见对面没动静了,便若无其事地回到屋里抽烟闲聊。而这伙伪军却悄悄转弯向北,由牛桥向东南方向的三道二舍扑去。此时,在马棚里放哨的沈锦文发觉情况不对,连忙叫起睡在他家屋里的金乐英、金古风二人。二金一听有情况,迅即奔到屋后,从一架水车上爬过河向北跑到刘登科家向王嘉树报告“外边有情况”。说完话后,二金便按事前约定向北跑去。正在灯下看书的王嘉树连忙熄灯,提着枪跃过刘登科家屋后面的庄沟,在一块山芋地里伏了下来,准备等胡菊培、张兆荣等人来了后摸清情况再走。就在此时,叛徒张兆荣来到了刘登科家。一望王嘉树不在了,张兆荣连忙跑到刘登科家屋后,边找边小声叫喊“王大队长,王大队长!”王嘉树见是张兆荣叫自己,毫不怀疑地从山芋地里站起来问:“有情况吗?”张回答说:“哪有情况噢!”王嘉树见此,便从庄沟对岸跳了过来。二人相遇时,身高力大且心狠手辣的叛徒张兆荣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突然从王嘉树身后将其连胳膊带人一下子紧紧箍住,身单力薄且毫无防备的王嘉树虽拼尽全力反抗,却也一时难以脱身。埋伏在附近的朱杏元、朱震亚、吴怀强、孙锦秀、孙长才、孙长喜、张德珠等人一拥而上,对王嘉树同志拳打、脚踢、刀捅,并生生扳断了他的双腿。月光惨淡,塘河呜咽。一会儿,王嘉树同志就被这伙疯狂至极的敌人杀害了。这时,夏桂伍率伪军也已赶到。当游击队员们摸枪准备突围时,却发现枪栓都没有了,开门时发现门也已被人从外面反扣上了。原来,这都是叛徒张兆荣一伙所为。结果,这十几名队员连同胡菊培等同志一起落入了敌手。得意洋洋的敌伪军鸣放了两枪以示祝贺后,便缩回了夏庄据点。

  在伪军夏桂伍和叛徒、内奸张兆荣等人的密谋下,抗日英雄王嘉树犹如一棵参天大树轰然倒下了。

  9月16日下午,惊闻噩耗的俞臻、严仁南等区领导带着队伍来到了三道二舍,将烈士的遗体运回了根据地腹地复兴镇田桥村。乡亲们用清澈的渔滨河水洗净了烈士身上的血污,为烈士换上了崭新的军装,用上好的柏木棺材盛敛了烈士。18日上午,中共淮安县委、淮安县抗日民主政府为烈士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并召开了上千军民参加的追悼大会。大会上,与王嘉树朝夕相处并肩战斗的领导和战友们,和与王嘉树日夜牵挂鱼水相依的根据地的人民,无不悲痛欲绝,义愤填膺。叛徒的无耻行径,敌伪的残酷罪行,激起了大家对敌人更深的仇恨和更强的斗志,为烈士报仇的怒火在根据地每个军民的胸中燃烧,泾口区的抗日斗争如火如荼,一浪高过一浪。1943年底,在淮安县总队的配合下,严仁南区长率领泾口区游击队、联防大队,一举端掉了夏桂伍老巢夏庄据点,泾口区抗日斗争的烽火烧到了涧河边。1944年3月车桥战役之后,泾口区全境获得了解放。

  (赵洪宝)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文章
电话:010-63838697、010-63838724 邮箱:lqjsbjb@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