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红色经典 > 难忘岁月 > 正文
 
红九军官兵血洒太和王六庄
2020/7/26 10:31:31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九十年前的今天,这里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随着战火硝烟的散尽,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官兵浴血奋战的场景,像群雕一样永远定格在河南省社旗县的土地之上。让时光回到九十年前吧!

  1930年2月23日,农历的春节刚过去,古镇赊旗还沉浸在过节的欢乐之中。一位商人打扮的中年人风尘仆仆地从上海来到昔日繁华而今略显萧条冷落的赊旗镇,住进了瓷器街刘家客栈。接下来不断有人来找他谈生意,他也不停地外出作生意。人来人往,生意是红红火火。这位商人真实的身份是中共中央特派联络员孙永康。此行的目的是根据中共中央及长江局军委的指示,开展驻宛杨虎城部党的军运活动,伺机进行兵变起义。

  自从1929年5月起,蒋介石与冯玉祥之间矛盾逐渐激化。冯玉祥处于防备的需要。下令杨虎城驻山东的部队西撤。恰在此时何应钦则以蒋介石的名义电邀杨虎城到南京面谈。杨虎城思前想后,反复权衡利害,秘密到南京面见蒋介石,经过磋商,蒋介石为拉拢杨虎城,扩充自己力量,将杨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十四师,委任杨虎城为师长。从此杨部弃冯归蒋。

  1929年9月,蒋冯战争爆发前夕,蒋介石命杨部开赴南阳驻守,杨虎城兼南阳守备司令,以阻止冯玉祥的人马从陕西商洛东出,进入河南南阳的荆紫关。杨部来到富庶的南阳之后,随即招兵买马,扩大军队。1930年初,杨部被改编为陆七军第十七师,杨虎城任第七军军长兼第十七师师长。随着杨虎城部队的扩编,南阳地下党抓住有利时机,选派党员和积极分子进入了杨部。原在南阳从事地下工作,后离宛加人杨虎城部的中共党员,姚洗心也随杨部返宛。他很快通过地下联络员与中共南阳中心县委书记郝久亭取得联系。进而巩固发展了南阳中心县委与杨部内地下党组织之间的关系。从此,军地党的组织相互配合,齐心协力使党的力量在杨部内不断发展壮大,有党员300多人,仅杨虎城的教导大队中,4个中队的军官多为中共党员担任。我党在杨部迅速开展起工作的情况,得到了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关注和重视。

  1930年1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会议,讨论通过了《接受共产国际十月二十六日指示信的决议》,并发出《中央通告七十号》,号召动员全党“变军阀混战为国内的阶级斗争,以推翻国民党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首先争取一省或几省的胜利”。为此中共中央及长江局军委、河南省委曾数次向中共南阳中心县委和驻宛杨虎城部党的军运工作委员会秘密派出人员,运作进行兵变的准备工作。

  1930年2月,中共中央特派联络员孙永康自上海来到南阳赊旗镇,秘密召集杜理辰、冯异僧、董林哲、张焕民在山陕会馆后边的道房院(掖垣)内开会,组建杨部军队运动工作委员会(简称杨部军工委)。由杜理辰任书记,孙永康、张焕民、冯异僧、董林哲任委员,加强对杨部地下党的工作领导。3月,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派遣石仲伟向南阳中心县委和杨部军工委传达中央关于组织兵变的指示。中央分析:有以下三个条件之一即可发动兵变: 一是趁部队参加军阀混战之时,伺机兵变;二是当党组织的机密被敌发觉;三是当地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之时可发动兵变。4月,中共中央又派交通员曹明久来到赊店,此时杨虎城部五旅一0一团正驻守赊旗镇。曹明久召集杨部军运工作人员传达中央关于组织兵变的命令。要求拉出的部队,命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到桐柏山或大别山开展游击战争。对于以上指示,杨部军工委作了认真讨论,杜理辰、冯异僧、董林哲根据掌握的当地实际情况,认为时机不成熟,党的力量薄弱,难以突破敌人势力范围,不赞成立即组织兵变。孙永康则要坚决执行中央命令。在此情况下,由于孙永康是中央派来的,遂改组杨部军工委,由孙永康主持工作。

  5月6日,中共河南省委向南阳中心县委和杨部军工委发出:中央认为目前有取得一省几省政权胜利的可能,决定马上实行同盟罢工,地方暴动,组织兵变,扩大红军四大中心策略。“目前是快要大战的时候”“我们主观力量及群众组织比较起来,也有相当基础”“可拉出两个团以上的军队”“要坚决向敌人中心力量进攻”。根据这一指示精神,南阳中心县委和杨部军工委共同研究决定,组织桐柏、邓县等地方农民暴动和发动驻军杨虎城部兵变。

  6月,中央军委武汉长江局办事处派白玉文以特派员身份到南阳具体领导兵变。白玉文到南阳后迅速与南阳中心县委取得了联系,于当天晚上在杨虎城部教导队一间地下室内主持召开了有杨部军工委和南阳中心县委负责人参加的联席会议,传达了中央军委武汉长江局办事处关于进行兵变的指示,分析了军阀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混战中原对发动兵变的有利条件,研究制定了兵变计划。决定在党的组织基础较好,又处在反冯前线的杨部第一旅首先发动起义,然后由赊旗镇内的五旅一营、南阳城内教导大队响应,攻占南阳、会合农民起义武装,与鄂北红二十六师会合,割据鄂豫边区,建立革命根据地。会议还要求杨部军工委派出部分同志到地方协助组织起义,配合兵变。整个地下室烟雾缭绕,讨论热烈。争执分歧也比较大。会后,孙永康不顾军工委中有部分同志持不同意见,就和白玉文一起到叶县进行兵变的具体部署。

  1930年6月下旬,孙永康、白玉文扮成商人,坐车从南阳抵达叶县尤潦铺杨部冯钦哉旅(第一旅)驻地。当时该旅党组织基础较好,有党员100余人,并实际掌握了旅直的手枪连、密查队、卫队营。此外各团由共产党员所掌握及受其影响的大约有17个连,2000余人。孙永康、白玉文和张焕民等分析研究后,决定迅速行动。于是就在密查队以打麻将为名,秘密召开会议,组建了指挥兵变的“前敌委员会”,孙永康任书记、旅手枪连连长张焕民任组织委员、旅部书记官王兴发任宣传委员,旅卫队营营副刘煊任军事委员,密查队队长姚洗心任交通联络员。白玉文以中共长江局特派员身份参加前委工作。

  前委成立后,立即展开工作,一方面派出党员深入部队基层,以反对军阀混战,索要拖欠数月的薪饷为号召,联络人员,动员和组织兵变力量。在发动中,采取士兵热爱的曲艺小调形式,编写传单。其中有一首仿苏武牧羊调的曲词为“当兵痛苦真可怜,吃不饱,穿不暖,终日受熬煎。白发娘望儿归,红妆坐空帏,三更魂如梦,两地谁梦谁?”经过宣传发动,军中不满情绪迅速高涨,许多士兵聚集旅部索要欠饷。杨部密查处处长张依中曾出面,用空泛的承诺进行安抚,更加助长了军心的浮动。为侦知敌情,决定行军路线,前委派中共党员庞和钧(又名陈光益)到宛东带进行侦察。庞和钧奉命从旧县出发。重点侦察了方城县二郎店、南阳县赊旗镇、唐河县少拜寺的敌军部署。经侦察,仅二郎店、赊旗镇有少数地方民团和敌正规军一个营。于是前委决定采用这条行军路线,并派庞和钧去南阳,将情况通报南阳中心县委,以配合接应。

  南阳中心县委根据联席会议的决定,派共产党员张旺午、杨连荣会同曹明久到到赊旗镇组织起义以策应兵变部队。在赊旗镇地下党组织的的配合下,于河南街南阁庙召开了有20余名党员和积极分子参加的起义筹备会议。会上,曹明久作了动员,张旺午宣布起义口令是“土地,革命”,并作了具体分工:中共中央交通员曹明久、共产党员杨连荣负责策反杨部第五旅一营营长顾云及其官兵起义;赊旗镇市民支部书记王锡恩负责组织力量夺取长椿街保安团的枪支,并破坏敌人的通讯线路;宛东区委委员王子厚负责解决商会武装;刘毅然及其妹妹刘玉德负责制作绣有镰刀图案的大红旗,以备在暴动时插上东北门,迎接兵变部队;中共党员李作梁和胡居恩、杜膺先负责联络;曹明久、张旺午、王涤新负责指挥。指挥部设在镇内火神庙。而后分头行动。

  1930年7月,蒋、冯处激战于陇海沿线。杨部第一旅奉命移防舞阳县下澧河店。恰在这时,杨虎城部密查处处长张依中到前线了解部队动向,被旅密查队队长姚洗心支应过去。对此前委引起警觉,遂研究决定为防不测,趁旅长冯钦哉因事去南阳之机,提前发动兵变,并把提前行动的计划通报南阳中心县委。

  7月29日夜,孙永康、白玉文换上了军装,来到手枪连,以喝酒为名召集张焕民、姚洗心等组成指挥部,经过紧锣密鼓的策划准备,由前委指挥,在舞阳县下澧河店发起了兵变。张焕民、姚洗心首先把掌握的手枪连、密查队拉出,协助刘煊击毙了正在熟睡的卫队营营长,控制了卫队营,由于卫队营、手枪连地势熟悉,情况掌握准确,出奇不意地冲进旅部。击伤副旅长门某,打死参谋长翁巨卿、军需处长景鼎成等17人,缴获了全旅3个月的军饷银洋数千元,当即发给兵变战士。在旅部遭到突然袭击、指挥瘫痪的情况下,所属连队都按兵未动,一些受党组织宣传教育影响及受其联络的士兵,自动参加兵变,共拉出700余人,携带步枪200余支,手枪100余支,冲锋枪20余支,机枪8挺,还有部分弹药、马匹等物资。

  起义兵变成功,前委将部队稍加整顿,即按预定计划,当夜南下。经叶县的谢店、辛店,天亮到达叶县和方城县交界的望夫石山南坡,在此进行了整编。组成了3个梯队:第一梯队以原手枪连为基础,约200人,由张焕民率领;第二梯队以原旅卫队营为基础,约300人,由刘煊率领;第三梯队以原旅密查队为基础,约200人,由姚洗心率领,每个梯队以共产党员为骨干,建立党支部。当即举行誓师大会,按中央命令正式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军长张焕民,政委孙永康,副军长刘煊、姚洗心,参谋长姚洗心(兼), 政治部主任王兴发。白玉文以中央特派员身份随军工作。

  整编之后,官兵们去掉国民党的帽徽,佩带上红袖标。部队继续向南阳方向进发,当天上午,部队途经方城县的二郎店,收缴了当地民团的20余支枪,当晚到达赊旗镇东边二十里郝寨宿营。

  赊旗镇起义指挥部获悉下澧河店兵变消息后,立即派杨连荣前去联系。杨连荣从陌陂、下洼向东北方向迎接起义的部队。在途中与一支国民党部队鲁莽接触而被捕。镇内敌人得知消息,加强了警戒。继之,共产党员李子久被捕,从安全考虑,南阳中心县委代表及区委负责人撤离赊旗镇,镇内党组织即行隐蔽。策应兵变的起义遂告失败。

  7月31日拂晓,由于起义兵变部队不知道赊旗镇内的起义失败,仍按原计划攻打赊旗镇。化装成赶集农民的战士走到城下,发觉敌人已有高度戒备,城门紧闭,防守严密。战士们不能进城,又得不到地方党组织的策应,只得等待与后续部队会合,发动强攻。由于敌人加强防守,加之部队没有重型武器。战斗约一小时未能奏效,随即撤出战斗,向南转移。队伍中有一位连长叫李克武,是太和寨王六庄人。他向军部建议,说他家乡王六庄寨高沟深,易于防守,可暂停歇息。中午时分,部队到达赊旗镇东南的王六庄,李克武动员乡亲们杀猪宰羊,拿出陈年老酒,款待起义的官兵,欢庆起义成功转移顺利。因部队长途行军,相当疲惫,就地进行休息。

  兵变的发生震惊了杨虎城部上层指挥人员,遂派出三个团的兵力,对兵变部队进行追击。很快追上并包围了王六庄寨子。敌团长吴勉之命令其部攻击,但进行追击的士兵和下级军官因为是兵变部队老熟人、老乡亲、老朋友不愿作战,只对天开枪射击。敌团长气极败坏,下达了强攻的命令,战斗进入白热化。王六庄处于平原之上,为防土匪的抢劫,寨墙修的非常坚固。易守难攻,红九军战士经过短暂休整,精神振奋,战斗力非常强,战士们居守寨墙之上,瞄准射击,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双方激战一个下午。在兵变部队的英勇抵抗下,击伤敌一营营长王明钦,击毙副营长及80余名士兵。

  夜幕降临,红九军军部召开紧急会议,分析这里是寨高墙坚虽易于防守,但孤立无援,等鄂豫边红二十六师接应是远水不解近渴,处境十分危险。决定趁黑夜突袭敌人,然后寻机突围。由张焕民、刘煊率第一、二梯队对追敌突袭,由姚洗心率第三梯队守寨牵制敌人。午夜时分红九军第一、二梯队向东南方向突袭时,陷入敌人重围,激战一个多小时后,伤亡惨重,军长张焕民、特派员白玉文、副军长刘煊等仅率少数战士冲出。政委孙永康、政治部主任王兴发等400余红军官兵被敌人密集子弹射中,壮烈牺牲。二更时分,敌人集中全力攻寨,王六庄很快被攻陷。第三梯队大部被击散,参谋长姚洗心与少数士兵突出重围,进入到唐河县境,并迅速向南阳中心县委报告。

  白玉文、张焕民、刘煊所率少数突围人员,途经泌阳县双庙时,又遭泌阳县民团头子焦尊五率队围击。白玉文、张焕民、刘煊等被俘,英勇就义。

  1930年8月1日(农历闰六月初六),宛东太和王六庄上空阴云密布,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炮火的气味。寨子内、房屋前、庄稼地里、水沟边躺卧着600多位红九军将士的遗体。他们大多数仍保持着战斗姿势。据王六庄仍然健在的李克轩、李建顺等四位老人讲述,当年的战斗情况异常惨烈,红军官兵英勇作战,宁死不屈,战斗到最后时刻没有一个人投降。敌军撤走后,老百姓自发地组织起来,将红九军官兵的遗体安葬在村西边的高地上。社旗县人民政府立碑建亭纪念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殉难的将士们。

  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诞生存在时间虽然短暂,就像是黑暗天空中的一颗流星,闪烁的光辉点亮人们心中的明灯,插撒下的火种,星火燎原,在宛东大地燃烧升腾。人民永远记住了这个特殊的日子,永远记住这些将士们。时隔半月后,1930年8月14日夜,中共南阳中心县委派中共党员曹明久再次发动了驻赊旗镇的杨虎城部第五旅一〇一团一营兵变起义成功,开往桐柏山革命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

    (田 杰)

相关阅读: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的发展及其巨大贡献
陈贵芳之军民鱼水情故事
奋战在隐蔽战线上的红色老兵
电话:010-63838697、010-63838724 邮箱:lqjsbjb@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