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红色经典 > 难忘岁月 > 正文
 
百团大战全景实录
2020/7/20 17:26:40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百团大战,是八路军和华北人民群众,于1940年8月至12月在敌后战场发起的一场旨在破袭日军交通线,粉碎其“囚笼政策”和对抗日根据地野蛮“扫荡”的重大战役行动。

  

  “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继续挺进华北,按照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和指示,先后在日军占领的广大地区建立起多块根据地,直接威胁着日军后方。日军则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华北抗日根据地为心腹大患,必欲去之而后快。

  日军于1938年下半年相继攻占广州、武汉后,因战线过长、兵力不足和国内矛盾的尖锐,开始减弱对正面战场的进攻,逐渐将其主力投向敌后战场。进入1939年,敌后战场成为中国抗战的主战场。抗日战争由此进入“相持阶段”。

  这一阶段,日军对国民党推行“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政策,乘国民党顽固派屡屡制造军事摩擦,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之机,日寇加紧了对华北抗日根据地的“扫荡”步伐。

  日军在华北采取了一系列强化铁路、公路保安措施和惩治抗日群众破路的办法,对解放区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日军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还抛出针对八路军的所谓“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即在华北地区建立联系密切的交通网,由点连线,由线成面,使村村有公路,路路有炮楼,并以公路、铁路为基干,在华北地区编织一张巨大坚韧的“交通网”,企图将根据地军民困死在“囚笼”里。

  1940年,是中国抗战空前困难时期。日军利用平汉线割断了根据地山区和平原的联系,利用正太线割断了晋察冀与晋冀豫两根据地的联系。尤其在冀中这块被平汉、津浦、北宁、德石四条铁路包围起来的平原上,敌人修筑的公路密如蛛网,据点星罗棋布,凭借交通网,进行分割、“扫荡”抗日根据地,对根据地造成严重威胁。1939年秋,华北抗日根据地已有近百个县城,而到了1940年夏,却只有几个偏僻的山区小县城了。八路军活动困难,物资匮乏,形势顿显紧张。

  

  早在1940年春,面对日军近乎疯狂的筑路、挖沟行动,为谋划对策,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副参谋长左权,曾与刘伯承、邓小平、聂荣臻、陈赓、陈锡联、李达等将领就华北战局及八路军的作战行动做过多次议论、讨论。大家对日寇这一狠毒阴谋义愤填膺,都认为,如对日寇这种阴谋不积极地阻止与粉碎,待其完成,将会予我坚持敌后之抗战以极大的困难和不利。于是大家一致赞同,调动八路军主力,选择时机,对日军编制的这张巨大、坚韧的交通网,来一次“大破袭”,以粉碎敌人以战养战、困死八路军的阴谋。

  八路军总部,在集中众多将领的意见后,决定对日军发起一场“以破坏其交通运输线”为主的“大破袭战”,而大破袭战的目标,首先选择正太路。因为正太路是日军控制山西、河北的重要交通命脉,切断正太路,日军在山西的一切运输补给就失去了有力保障。

  正太铁路,从河北省石家庄(修筑铁路时属正定县)开始,途经井陉,爬上巍巍太行,将太行劈为南北两半,后经天险娘子关进入山西,在崇山巨壑中向西穿行,直至榆次与同蒲路接轨,直抵太原,全长240公里。它沟通河北平原和山西平原,连接平汉、同蒲二线,是日军截断中共晋察冀和晋冀豫两大战略区的重要封锁线之一。在这条铁路上,有日军在华北的重要燃料基地阳泉、井陉煤矿。敌人在铁路沿线大小城镇、车站和桥梁、隧道附近,均筑有坚固据点,各以数十至数百人的兵力担任守备。路两侧10公里至15公里之间,还构筑了连成一线的外围据点,经常派装甲车轧道巡逻,自吹自擂这是一条“钢铁封锁线”。

  八路军总部在确定了发起破袭正太铁路战役后,便以朱德总司令(朱德已于4月中旬离开八路军总部,经洛阳回延安)、彭德怀副总司令、左权副参谋长名义签署了《战役预备命令》,于7月22日下达到晋察冀军区、一二〇师和一二九师,同时上报中共中央军委。这个命令详细分析了国内外形势,特别是敌友我三方情况,指出:为打击敌之“囚笼政策”,打破敌军进犯西安之企图,争取华北战局更有利的发展,决定趁青纱帐与雨季时节,敌对晋察冀、晋西北及晋东南“扫荡”较为缓和,正太路沿线较为空虚的有利时机,大举攻击正太路。

  《命令》指出这次战役的目的是:“彻底破坏正太路若干要隘,消灭部分敌人,收复若干重要名胜、关隘、据点,较长时期地截断该线交通,并乘胜扩张战果,扫除该线南北地区若干据点。”

  《命令》要求,对其他重要铁路线,特别是平汉、同蒲等铁路“应同时组织有计划之总破袭,配合正太铁路战役之成功”。

  《命令》要求各参战部队务必在8月10日前完成一切作战准备。

  8月8日,八路军总部发布了《战役行动命令》,决定8月20日开始战斗,规定:晋察冀军区部队担负破击正太路石家庄至阳泉段,重点是娘子关至阳泉段;对北宁(北平至沈阳)、津浦(德州以北)、德石、沧石、沧(州)保(定)各铁路、公路及元氏至卢沟桥之平汉路也同时进行破击。一二九师部队及总部炮兵团一部破击阳泉至榆次之正太路,重点是阳泉至张静镇段;同时对平汉路元氏至安阳段,德石、邯大、白晋、临(汾)屯(留)及同蒲路榆次至临汾段进行破击。一二〇师部队破击平遥以北之同蒲路,并以重兵置于阳曲南北,阻敌向正太路增援。

  接到命令后,聂荣臻、刘伯承、邓小平、贺龙、关向应等领导人,皆按预定方案分别检查了所属部队各项准备工作落实情况,对战役部署作了相应的调整。

  

  8月20日20时整,随着彭德怀一声令下,刹那间,在总共2500余公里长的敌后战场上,八路军全线出击,向华北地区主要交通线发起总攻击。一场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殊死战斗打响了!正太路沿线和同蒲路部分地段,顿时淹没在八路军和人民群众的人民战争的火海之中。

  聂荣臻元帅在其回忆录中写道:“我清楚地记得那一时刻的情景,真是壮观得很啊!一颗颗红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划破了夜空,各路突击部队简直像猛虎下山,扑向敌人的车站和据点,雷鸣般爆炸声,一处接着一处,响彻正太路全线。”

  参战的八路军主力部队、地方部队、民兵游击队和广大人民群众,在“不留一条铁轨,不留一条枕木,不留一座桥梁”的口号下,冒着敌机的低空扫射,对铁路、公路及一切附属建筑物展开了大规模的攻击,车站、水塔、桥梁、路基不是被拆毁就是被炸掉。

  战斗打响后,八路军最早攻克的一个战略要点,是娘子关。它是正太路上冀晋两省交界的咽喉。

  深夜24时,晋察冀军区担任主攻任务的右纵队五团二营两个连,潜入娘子关村后,首先消灭了伪军,然后以村庄为依托,向据险顽抗的日军发起强攻。战士们沿着陡峭的山坡,冲进浓密的火网,激战两个多小时,歼敌大部,终于攻克了所有敌堡,残敌一部退守关西龙王庙负隅顽抗。我工兵在步兵掩护下,炸毁关东铁路桥,大量破坏敌人的工事,缴获了大批电线

  天近黎明之际,八路军的旗帜已经飘扬在娘子关上,被日军铁蹄蹂躏了三年的当地同胞,看到了八路军的旗帜,禁不住流下了热泪。

  当夜五团一个连队攻入磨河滩车站。22日,该连退至磨河滩西村,以房屋为依托,与敌苦战。虽打退了敌人三次冲锋,但因敌援已增至400名,该连寡不敌众,遂涉水撤出战斗。

  进攻井陉煤矿的是杨成武指挥的晋察冀军区中央纵队。

  日军为保护这一重要煤矿,在新旧两矿周围筑有一丈多高的设置电网的围墙,墙外还设置了铁丝网与外壕。在电网之内,老矿有15个堡垒,新矿有4个。此外,在矿北4公里的山上,还筑有碉堡,居高临下,监视矿区。

  主攻新矿的三团一营,在矿区工人的配合下,首先切断电源,以夜幕作掩护,猛烈进攻。一个有30多人的警备分队仓皇应战,有的连衣服都没顾上穿,就见了阎王。经一昼夜激战,敌大部被歼,剩下10余人躲在一个碉堡里死守。至21日中午,残敌全部被消灭,一营占领了新矿。在工人帮助下,一营指战员一齐动手,将14台机器、10个锅炉、3座风车、两个大水池、两座烟筒、5座铁桥和绞车房、火车站以及矿上的其他重要建筑全部炸毁后,搬走了大部分物资。据被俘的日籍工程师说,仅此一矿,日军损失就在3000万元(伪币)以上,半年以后才能复工。

  在三团一营攻进新矿的同时,三团三营曾一度突破岗头老矿东南两个缺口,并占领了三个堡垒,毙伤敌十余名,俘日伪军各一名。21日夜,在二团三营支援下,三团三营又夺占一个堡垒。

  晋察冀军区中央纵队,进攻蔡庄、乏驴岭、南北峪的那几个营,经过激战,也都占领了敌据点。

  8月21日,晋察冀军区发出了乘胜扩张战果的战斗命令:“估计本集团战役步骤约完成三分之一,并以目前情况观之,正有利于扩张战果,并以此胜利达成战役全部任务。为此,各纵队必须坚决执行各该纵队之全部任务,克服天雨的困难,坚决动作,迅速扩张战果。”

  晋察冀军区各部队遵此命令,越战越猛。

  

  一二九师主力,在刘伯承、邓小平亲自指挥下,按总部规定的时间,在阳泉至榆次段,发起总攻后,以突然、迅速、勇猛的动作,经一昼夜激战,即攻克了芦家庄、和尚足、马首、桑掌等地的车站和据点。

  敌驻阳泉的独立混成第四旅团片山旅团长为了挽救其守备部队行将被歼灭的命运,不但纠集了所有兵力,而且还武装了阳泉的部分日侨,从8月21日早上开始,向被一二九师部队占领的狮垴山高地猛烈反扑。其兵力由二三百人逐步增至七百人,并以飞机(约20架次)和毒气弹配合,连续对一二九师部队进行攻击。一二九师部队奋战至当日下午,击毙敌炮兵中队长中岛,敌人遗尸40余具,仓皇退走。一二九师部队据险扼守,又打退了日军的多次进攻,一直坚持到25日。

  26日拂晓,敌300余人向狮垴山反攻。一二九师部队坚守了7个小时之后,为了避免与敌人决战,遂转移阵地。

  阳泉之敌1000多人,在攻占狮垴山后,复于29日晨在飞机掩护下继续西犯,同一二九师部队在桑掌、坡头附近展开血战。敌以全力发动,数度猛攻,均遭一二九师部队击退。一二九师参战部队坚持到黄昏时,陈锡联率一二九师总预备队一部分兵力赶到,猛烈侧击日军,将敌截成数段。敌见势不妙,遂施放毒气,突围逃跑。身临前线指挥的高级指挥员陈锡联、曾绍山和谢富治皆中毒。

  这几次战斗,一二九师部队毙敌200余人,缴获了许多武器和军用品。

  至25日,一二九师部队还相继攻克了上湖、燕子沟、坡头、狼峪、张静、冶西等据点。至此,正太铁路西段除寿阳等少数据点外,已基本为一二九师部队所控制。

  在同蒲路北段,一二〇师部队在贺龙、关向应指挥下,亦于8月20日20时全线出击,并于当晚攻克了忻县至静乐之间敌最大据点康家会,歼灭了据点内和由静乐增援来的敌人,缴获了大批战利品,取得了大战开始后一二〇师的第一个胜利。由大同以南至太原以北以及邻近的铁路、公路、电线、堡垒也同时被一二〇师部队所破坏,同蒲线在很短的时间内即被切断。

  8月27日以后的几天里,八路军除继续破路外,正太线没有发生重大战斗。8月底由榆次、石家庄、阳泉出援之敌数千人,分头向正太线进逼,企图东西夹击八路军。据此,总部指示:晋察冀军区集结主力于正太路阳泉、井陉段以北地区;一二九师集结主力于阳泉、寿阳以南地区,打击增援出扰之敌。

  9月1日,晋察冀军区部队即转入盂县的上社、下社和盂县北部地区作战。一部克盂县城北之会里村,残敌向盂县县城逃窜。一部向南挺进,克下社敌据点,歼敌30余人。他们乘胜猛追,激战一昼夜,又克上社,继而又围歼了已由上社南进之敌200人。

  9月初,一二九师转入破击平辽公路。3日,新十旅副旅长汪乃贵指挥所部将进犯阳泉、沾尚之敌击溃,敌伤亡100余人,分头向昔阳、平定逃窜,新十旅一部紧追不舍。溃敌200余人,于4日在昔阳之孟壁村遭新十旅部队追歼后,仅剩百余人败窜昔阳,新十旅遂占孟壁,缴获步枪40多支,机枪4挺。和(顺)昔(阳)公路完全被八路军切断。

  9月3、4日,陈锡联指挥三八五旅将进至马坊镇的敌人击溃南窜。6日,陈锡联设计诱敌至西沟附近而伏击之,毙伤敌80余人,战马60余匹,敌人丢下70多具尸体逃向辽县。

  陈赓指挥三八六旅、决死一纵队各一部,于9月6日在榆社双峰镇地区,围歼了由同蒲线来援之敌第三十六师团永野支队400余人,永野中弹负伤。至此,敌人企图夹击正太线八路军的所谓“第一次反击作战”即被粉碎。

  

  八路军总部原拟出动22个团,可随着战役全面展开,参战部队竟达到了105个团。当总部参谋人员在向彭德怀、左权报告各部队、各分区实际使用、出动兵力时,在报到100个团时,还要往下报。彭德怀把大手一挥,高兴地说:“不用报了,不管一百多少个团,就叫‘百团大战’!”左权兴奋地接上说:“好,就叫百团大战!”随后,《新华日报》(华北版)于8月23日印发了八路军总部参谋处关于百团大战的第一期《捷报》,标题为《胜利展开百团大战》。同日,朱德、彭德怀、左权、罗瑞卿、陆定一联名签署了关于嘉奖参战部队和继续扩张战果而致聂荣臻、贺龙、关向应、刘伯承、邓小平的电报,其中也使用了“百团大战”一词。

  嘉奖电的电文是:

  聂、贺、关、刘、邓:

  百团大战,由于我全体指战员,忠贞于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英勇无双,果敢进击,在各交通线上,特别在正太线上已取得序战之伟大胜利,捷报传来,无限欢慰!特传令嘉奖,仰即传令通知。

  百团大战,是抗战以来在华北战场上空前未有的、自主积极的、向敌寇进攻大会战,对于全国抗战形势与华北整个战局均有伟大意义。

  百团大战,亦将成为中外战史上最光辉的名词。望我全体将士发挥最大的决心毅力、忍耐力、顽强性、机动性,以再接再厉之精神,在现有序战胜利之基础上,猛烈扩大战果,完成战役任务!

  总部首长进一步指示参战部队,对一切可以夺取之据点、可能消灭之敌人、可能破坏之建筑物,继续积极进取之,尽量争取战役时间延长与战果之扩大。对于敌寇以数百人或一个大队来援之兵力,应有坚定之决心,集结优势兵力消灭之。

  以上可能是世人见到的最早称“百团大战”的两个文献。

  

  百团大战第一阶段于9月10日胜利结束。经过20天的浴血奋战,蜿蜒200多公里的日军“钢铁封锁线”——正太铁路,被八路军破毁了三分之二以上,所有建筑物基本被破坏,沿线大部据点被八路军所攻占。侵华日军猝不及防,仓皇应战,顾此失彼,遭到了空前的惨败和损失,伤亡计约2900余人。敌《华北方面军作战记录》曾记载:

  盘踞华北之共军第十八集团军,按总司令朱德部署的所谓“百团大战”,于昭和十五年8月20日夜,同时向我交通线及生产基地(主要为矿山)进行奇袭,特别是在山西,其势更猛,在石太路及同蒲路北段警备队遭敌袭击的同时,铁路、桥梁、通讯等设施也被爆破或破坏,井陉煤矿等设备受到彻底破坏。此次偷袭完全出于我预料之外,损失惨重,需要相当时间和大量资金才能恢复。

  由于创痛太重,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部把此役称之为“挖心战”,以后将每年此日作为“挖心战”纪念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深感计竭事危,百团大战后便宣布退休回国。

  在战役第一阶段结束的当天,即9月10日,中共中央在关于时局趋向的指示中指出:“我党50万大军积极行动于敌后(尤其是此次华北百团战役),则给了日寇以沉重的打击,给以全国人民以无穷的希望。”

  同一天,中共中央军委发出了关于下一步军事行动的指示,其大意是:我军应仿照华北百团战役先例,在山东、华中组织一次至几次有计划的大规模的对敌进攻行动。在华北则应扩大百团战役,到那些尚未遭受打击的敌人方面去,用以缩小敌占区,扩大根据地,打通封锁线,提高战斗力,并在山东、华中继续扩大我军,给予200万友军及国民党大后方与敌占区内千百万人民以良好影响,以延缓敌人向重庆进攻。

  百团大战的巨大胜利的消息传开之后,举国上下群情激奋,一片欢腾!

  延安各界举行了万人祝捷大会,毛泽东、朱德等亲自出席。会上,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代表中共中央发表讲话,高度评价了百团大战。同时大会还一致通过了《致朱彭总副司令电》,向百团大战的领导者致以崇高的敬礼,并对前方八路军将士表示热烈祝贺和亲切慰问。

  彭德怀在其回忆录中也曾谈到:“此役胜利的消息传到延安,毛主席给我来电说,‘百团大战真是令人兴奋,像这样的战役是否还可以组织一两次?’”

  在大后方,国民党中央社曾连续播发八路军的战绩。《大公报》《新蜀报》《力报》《新疆日报》《国民公论》等报刊纷纷发表社论、社评,热情赞杨了百团大战。如《新蜀报》9月22日的社论写道:“华北方面,我军采取英勇攻势,所得战果,最为伟大,在三年抗战中,创造了敌我游击战争的少有的辉煌纪录。”“我们可以不难想到,这次持续如斯之久,范围如斯广大的敌后战争,是怎样壮烈雄伟,我数十万将士驰骋北方原野,是如何自傲与艰辛。我们每天看到如雪片飞来的条条捷报,真是要兴奋感动得流泪!”

  一些外国记者也报道了百团大战的消息,使世界为之瞩目,赢得了世界舆论对中国抗日军民的同情和支持。著名的美国记者史沫特莱曾描述道:“整个华北地区,从晋北山区到东海岸,从南面的黄河到北面的长城,都成了战场。战斗日以继夜,100团人打击了敌人的整个经济、交通线和封锁网,战斗是炽烈而无情的。”

  百团大战的胜利不仅得到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充分肯定,也得到了国民党和蒋介石的大力赞扬。蒋介石曾“驰电嘉奖”八路军,称:“贵部窥此良机,断然出击,予敌甚大打击,特电嘉奖。除电饬其他各战区积极出击,以策应贵部作战外,仍希速饬所部,积极行动,勿予敌喘息机会,彻底断其交通为要!”

  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也曾经致电朱、彭总副司令说:“贵部发动百团大战,不惟予敌寇以致命之打击,且予友军以精神之鼓励,给日本帝国主义灭亡中国的攻略、战略都是一次沉重打击。”

  从当时一些材料来看,无论是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还是国民党统治区,无论是中共的军队还是国民党的友军,对百团大战的战绩都是肯定和赞誉的,的确可以叫作“异口同声”,全国各界人上对八路军寄予了无穷的希望,期待着他们取得更加辉煌的胜利。

  

  9月20日,百团大战的第二阶段开始了。

  这一阶段的中心任务是扩大第一阶段的战果,继续破击交通线,重点在于歼灭交通线两侧和深入抗日根据地的日伪据点。根据总部9月16日下达的《百团大战第二阶段作战命令》,主要攻击目标是:晋察冀军区为涞源、灵丘地区;一二〇师为同蒲路朔县至原平段;一二九师为榆辽地区;冀中部队为沧石路、德石路;冀南部队为德石路、邯(郸)济(宁)路。

  当晋察冀军区部队出击正太路之时,涞源、灵丘之敌已有警觉,向各据点增加了兵力,仅涞源城就增至500多人,东团堡、白石等据点,都增至200人,并加固了工事,储备粮弹,严加警戒。

  9月22日22时左右,晋察冀军区右翼纵队开始攻击涞源城,激战一夜,一团攻占了东、西、南城关,大部敌军退入城内防守;二团攻击插箭岭的三甲村,夺下一个堡垒,并占领村庄大部;三团进攻东团堡,将馍头山阵地攻下,全歼守敌;进攻白石口的游击三支队也夺占了一座敌堡。

  23日,右翼纵队向聂荣臻司令员报告:据昨晚战况,我军攻击涞源及外围据点的兵力过于分散,提议改变部署,只留一部监视城内敌人,先集中兵力扫除外围,尔后再攻涞源城。聂司令员当即复电同意。

  于是,一团和二团遂各以一部于23日晚以炮火配合,猛攻涞源城东三甲村的敌据点,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越过重重障碍,夺下该据点,全歼守敌180余名,其中俘日军小队长一名、伪军25名,缴获轻机枪7挺、步枪80余支。

  邱蔚团长指挥三团攻击东团堡。守敌井田部队由士官生组成,十分凶顽,并大肆施放毒气。八路军中毒达300余人,但仍勇猛冲击,激战至24日夜,终将村庄周围堡垒全部攻下。残敌退据村中,继续施放毒气,组织反扑。25日下午,三团战士同敌人展开白刃战,反复冲杀。残敌22人,将武器、物资、粮食纵火焚烧,跳火自尽。

  聂荣臻司令员说:“东团堡之战,是以顽强对顽强的典型战例,充分显示了我军的战斗力。”

  日军为此曾作《大日本皇军驻东团堡井田部队长恨歌》刻于石上,其中有“一死遗憾不能消灭八路军,呜呼团堡”之句,足见这次战斗对日军打击之深。

  从23日起,敌人相继向涞源城大量增兵,但多为八路军击退。到28日中午,集中在上庄子的日伪军3000多人,乘汽车在20辆坦克、4架飞机的掩护下开抵涞源城。

  在这种情况下,晋察冀军区部队继续夺取涞源城已不可能。于是,决定转移攻势于灵丘。

  10月2日,晋察冀军区下达了涞(源)灵(丘)战役第二期作战命令:由邓华率领四个团、一个支队、两个营的兵力向灵丘、浑源、广灵出击。

  10月8日,灵丘之敌发现了八路军动向,急调古子河、南坡头据点250余兵力,于拂晓合击晋察冀军区二团设在太安岭附近的阵地。太安岭阵地指战员坚持到下午,在毙伤50余敌人后,即转出合击圈。一团一营于当晚23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入南坡头之敌堡,至9日晨4时,70余敌人大部被歼,残敌10余人逃窜;敌全部自动火器、20多支步枪和一部电台为一营所获。

  攻击枪风岭的六团一营于8日晚23时开始战斗,至9日晨将敌大部歼灭。9日下午,由大同增援浑源的汽车70多辆,载敌1000余人离开黄嘴子。当晚,该敌一部由小路进占枪风岭;10日上午,另一部由黑家沟向桃沙西北攻击,被六团二营阻于该地;枪风岭之敌也同时向六团二营迂回,双方发生激战。敌兵力虽多,但二营居高临下,毙敌300余后,即退出战斗。

  晋察冀军区涞(源)灵(丘)战役打了18天之后,于10月10日结束,共歼日伪军1100余名,缴获各种枪290余支、子弹4万5千余发。

  

  在同蒲线方面,一二〇师为继续扩大百团大战战果,于9月中旬提前开始了第二阶段作战。正当该师主力向同蒲路北段转移攻势之际,静乐、忻县及其以北之敌出动1000余人,企图阻击八路军。9月15日,一二〇师特务团首先在杜家村同300多敌兵激战,至16日晨,将敌大部歼灭,残敌溃窜宁化堡。三旅、雁北游击支队于16日至18日,在后河堡西北地区击溃敌1000余。同时,一二〇师三支队一部追敌至马头营据点,经两昼夜围攻,夺占碉堡两座,将敌大部消灭。19日拂晓,宁化堡敌人200余驰援,遭三支队七团伏击,100余敌被歼,残敌弃尸逃回轩岗镇以南的羊圈岭。20日,日军两次向羊圈岭以南的一二〇师八旅六团、四团及特务团各一部进行攻击,被八旅六团、四团及特务团连夜猛攻,于次日晨将敌全部击溃。

  在此前后,一二〇师独一旅破击忻口各据点:独二旅破击宁武、石湖河车站;暂一师破击风子头、五寨城等据点,都有较大斩获。仅从15日至23日,一二〇师各部作战50余次,毙日伪军1700余名,俘日军官兵6名、伪军23名;破坏铁路30余公里、公路50余公里、桥梁12座、电话线801公里;炸毁装甲车1辆,火车头1个、火车1列、碉堡5座;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和电线。

  按照总部第二阶段作战计划,一二九师部队于9月23日发动了榆辽战役,主要任务是拔除榆社至辽县公路沿线之敌据点,相继收复榆社、辽县两城,并准备在辽、榆、武(乡)地区歼灭可能由平定、辽县或白晋方面增援之敌。

  榆辽战役于9月23日夜打响后,辽县之敌即行西援。一二九师预伏在狼牙山的参战部队,迅速将其击退。24日,沿壁、王景、小岭底、铺上等4个据点相继被一二九师部队攻克。在王景村战斗中,左集团的决死一纵队三十八团1个营以神速的动作直插敌堡,用密集的火力封锁敌堡,并投进1枚燃烧弹,40余名日军在绝望之中自杀。在三十八团的袭击下,有些日军军官,甚至素称表现顽强的日军宪兵也跪着缴枪,乞求饶命。

  同日23时,左集团的三八六旅主力部队开始向榆社守敌进攻,激战一夜未克。24日下午,该部进行第二次攻击。他们冒着敌人施放的毒气,攀上高达10至30米的绝壁,穿过数层铁丝网,突破了榆社中学西北碉堡群。残敌退入榆社中学后,又大量施放毒气,在飞机的掩护下,利用城墙和暗堡,与三八六旅部队对峙。为减少部队伤亡,三八六旅部队改强攻为坑道迫近作业。到25日16时,引火爆炸成功。部队乘烟雾弥漫之际,攻克暗堡,冲进榆社中学,歼敌主力。残敌向东逃窜,三八六旅部队乘胜追击,又将其大半消灭。所剩10余名敌兵在逃窜中为三八五旅所俘虏。榆社遂告解放。

  担负右集团作战任务的三八五旅部队进攻目标管头,是榆辽路上较大的敌重点设防据点。由于地形所限,三八五旅部队在占领一座碉堡后,未获进展。于是,留下小部队围困该敌,以大部转攻石匣,经一昼夜激战,将其攻克,歼守敌50余人,俘虏日军12人。

  管头之敌被三八五旅部队数日围困,弹尽粮绝,连洗澡水都喝光了。29日夜,十三团一营以地雷、手榴弹猛轰,将守敌歼灭,于24时占领管头。

  10月5日,百团大战第二阶段基本结束。

  

  百团大战第一、二阶段的巨大胜利,使日军的“碉堡主义”“囚笼政策”受到沉重打击,日寇一度陷入混乱,军心动摇。

  为挽救败局,日军急调华北境内所有机动兵力,对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报复“扫荡”,因此反“扫荡”就成为八路军在百团大战后主要的作战任务。

  反“扫荡”主要是针对日军疯狂反扑、报复及其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而进行的作战。该役从1940年10月6日至12月5日(反“扫荡”作战有的地区持续到1941年1月),持续了两个月。

  敌人的“扫荡”首先从进攻太行山开始。

  10月6日至17日,武安敌800多人会同进攻辽县、武乡、潞城、襄垣等地敌军3000余人,多路进犯榆、辽、武之间的浊漳河两岸地区,用“捕捉奔袭”“辗转抉剔”“铁壁合围”“梳篦战役”向一二九部队进攻。

  10月29日,向太行黎城地区“扫荡”的冈崎大队500余人,经左会、柳家岩进到石门村附近之关家垴。一二九师三八五、三八六旅、新十旅主力和决死一纵队两个团,将该敌重重包围,于30日凌晨4时展开激战。彭德怀副总司令亲临三八五旅七六九团阵地视察,他在听了三八五旅负责同志的汇报后,指示部队坚决要拿下关家垴,命令部队重新部署,再度发起冲锋。指战员们麈战到31日拂晓,终于将守敌大部歼灭,残敌60多人顽抗待援。中午,敌1500余人在10余架飞机配合下,分两路经大井沟及显王村赶来增援。在这种不利情况下,三八五旅部队除留少部分人同敌接战外,主力转移,待机再战。关家垴残敌在援兵接应下,遗尸280余具仓皇逃走。在整个关家垴战斗中,日军死伤在400名以上。

  继“扫荡”太行之后,同蒲路之敌第四十一师团,白晋路之敌独立混成第九旅团,纠集7000之众,向太岳区的沁源及其以北地区合击。八路军太岳军区部队避其锐气,打其弱点,在官滩地区杀敌百余,又在胡汉坪战斗中与敌展开10多次肉博,杀伤敌160余名。

  扫荡太行、太岳之敌先后出动三万余人。一二九师在两个多月的艰苦斗争中,共作战200多次,消灭日伪军约2800人,至12月5日,终将日军击退,粉碎了他们的疯狂“扫荡”。三八六旅旅长兼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当时说:“给了敌人一个严重的教训,告诉了他们,太行山并不是无人之境,可以由他们大摇大摆地横冲直闯的。”

  日军对晋察冀军区的“扫荡”始于11月9日。

  11月9日,易县、保定、涞源等地之敌6000余人合击管头、银坊、黄土岭。12日,敌合击管头扑空,在当地烧杀后分路撤走。其一部800余人,14日由吴家庄向苑岗撤退时,被晋察冀军区一团、二十五团和特务营截击,激战一昼夜,后在飞机掩护下得以突向管头。中途又遭晋察冀军区二十团截击,残敌经独乐窜回满城。

  自12月3日开始,至12月14日,10余天时间,晋察冀军区主力兵团均以游击动作,进行大小战斗100多次,毙伤日军300余名。26日夜,主力部队一部,在平汉线定县以南的宣村地区伏击敌军用列车,毙敌50余名,炸毁列车所载汽车12辆、坦克1辆、重炮3门,缴获新山炮2门。27日,由阜平、东庄北犯之敌1200余人,在罗裕、土门地区又遭晋察冀军区部队伏击,毙伤敌140余名。1941年元旦,敌被迫放弃阜平。1月4日,晋察冀军区部队克复王快镇。至此,晋察冀军区的这次反“扫荡”结束。

  日军在晋东南的“扫荡”告一段落后,从12月10日起,又集结2万多兵力向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进行全区性的疯狂“扫荡”。八路军一二〇师主力,巧妙地与日军周旋,使敌辗转奔袭连连扑克。1941年1月15日,一二〇师在晋西北反“扫荡”胜利结束。

  

  百团大战的战果是辉煌的,巨大的。共进行大小战斗1824次,毙伤日、伪军2万5千余人(内有日军大队长以上军官18人);俘虏日军281人、伪军1万8千人;日军投降47人,伪军反正1845人。

  破毁铁路474公里、公路1500余公里、桥梁213座、火车站37个、隧道11个和大量铁轨、枕木。

  缴获马枪、步枪、轻重机枪共5800支(挺),重炮、大炮、平射炮、迫击炮共53门,各种枪炮弹37万余发。

  此外,还破坏和缴获了火车、飞机、汽车、坦克、骡马、电台、电话线和大批军用物资。

  在百团大战中,八路军付出的代价也是很大的,共伤亡1万7千余人,决死队第三纵队政治委员董天知光荣牺牲。中毒者2万多人次,很多群众惨遭杀害。

  百团大战,是八路军继“平型关大捷”后,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独立发动的规模最大、参战兵力最多、持续时间最长、战果最为辉煌的一次进攻性战役,也是抗战开始后中国军队对日寇发起的最大规模的主动进攻。它牵制了日军的兵力,推迟了日军南进的时间,并对支持正面战场作战,遏制投降暗流,争取时局好转,起了积极作用。

  百团大战极大振奋了全国军民坚持抗战胜利的勇气和信心,对于坚持华北敌后根据地,推动全民族抗战,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百团大战,进一步壮大了共产党、八路军的声威,宣告了国民党顽固派关于“八路军游而不击”“不打日军专打友军”的谣言破产。

  百团大战,使侵华日军受到了沉重的打击。百团大战,不仅在中国人民的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也对国际反法西斯的伟大斗争作出了贡献,其意义是极其深远的,是当时、现在和将来都不可抹杀的。

  (孟昭庚)

相关阅读:
百团大战总指挥部砖壁旧址
电话:010-63838697、010-63838724 邮箱:lqjsbjb@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