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红色经典 > 难忘岁月 > 正文
 
郭村保卫战
2020/5/15 16:17:38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在被称为“东进序曲”的郭村保卫战胜利80周年之际,让我们进一步了解郭村保卫战发生的历史背景,重温那段激动人心的战斗岁月,探索其胜利的伟大意义,对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重要指示,讲好“三个故事”,弘扬铁军精神,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郭村保卫战的历史背景

  西安事变之后,在1938年9月29日召开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批判了王明的“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必须独立自主地领导人民开展抗日战争”“苏中是我党发展武装力量的主要地区,并在战略上亦为联系华北、华南之枢纽,关系整个抗战前途”。自1938年10月开始,新四军一支队司令员陈毅不顾右倾路线的反对,坚决贯彻落实中央战略意图,在初建江南茅山抗日根据地不久,即率部东移北上。陈毅亲自部署,精心组织,指派管文蔚的江南抗日义勇军挺进纵队进攻长江中的冲积沙洲扬中县,以便相机在长江北岸建立抗日桥头阵地。1938年10月和1939年4月上旬,挺进纵队两次攻打扬中,终使扬中回到了人民手中。陈毅又调回东进吴淞地区的叶飞部与管文蔚的挺纵合编,组建了新四军挺进纵队共同驻守扬中,牢牢控制了新四军挺进江北的江中跳板。

  1939年3月,周恩来到云岭传达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精神时,对新四军提出了“哪个地方空虚,哪个地方危险,哪个地方有敌人,就向哪里发展”的“三原则”,同时和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商定了“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进军方略。1939年11月7日,中共中央和毛泽东进一步要求,“新四军只有坚决而秘密地执行以一部坚守江南现区,主力向北发展的方针,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江北去,才能保全武装,继续发展”。根据中央指示,新四军挺进纵队适时向江北发展,并在江都嘶马大桥、吴家桥一带,建立了新四军北上抗日的桥头堡,为新四军东进北上做准备。

  新四军东进北上抗日本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却遭到了国民党顽固派江苏省主席韩德勤的极力反对。他积极执行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制订的“溶共、防共、反共”的政策,按照蒋介石“共产党不走就赶走”的反共计划,于1940年3月偷袭新四军皖东五支队领导机关驻地半塔集。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急调叶飞挺进纵队主力一部驰援半塔集,加上新四军五支队和苏皖支队兼程东返,内外夹击,击溃了韩德勤的疯狂进攻,取得了半塔集保卫战的胜利。战后中原局书记刘少奇亲临半塔集约见了叶飞,向他传达了党中央“有理有节反摩擦”的指示,并面授了解决苏北问题的锦囊妙计“引敌围攻,孤军坚守,待援歼敌”。

  战斗结束,叶飞率挺进纵队返回江都吴家桥驻防。5月中旬遭到驻扬州、口岸日伪军的联合扫荡,双方激战一昼夜,日伪军死伤惨重,挺纵也有伤亡。为防日伪报复,挺纵主动撤到泰州西北的郭村休整,并遵照中原局指示,在郭村地区积极发动群众,开展建立政权,扩充军队的工作。

  1938年10月,日军攻占武汉后,改变了对华策略,对国民采取“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方针,一方面停止了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的进攻,另一方面积极扶持汪伪政权,巩固日军占领区,重点打击共产党领导下的敌后抗日武装。

  当时苏北地区的形势异常复杂,日、伪、顽和中间力量交织在一起。郭村位置特殊,西边10里外是鬼子高邮、邵伯的据点;北边几里外是顽固派韩德勤部的张星炳保安三旅;东边离泰州20多里,南边是宜陵、塘头,是地方实力派苏鲁皖边区游击队总指挥李明扬、副总指挥李长江的地盘。“二李”政治上属中间派,虽与韩是隶属关系,但与韩矛盾很深。郭村处于三股势力的结合部,挺纵进驻郭村正好可以利用日、韩、李三方之间的矛盾,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巩固和扩大抗日根据地。但郭村是“二李”的地盘,为稳定中间派,孤立顽固派,打击日伪军,尽量避免与友军发生摩擦,陈毅审时度势,先给李明扬写信,说明新四军进驻郭村是作暂时休整,后又不畏风险三进泰州城做稳定二李的工作,团结二李共同抗敌,促其保持中立,不做韩德勤的殉葬品,并为新四军制订了“联李、孤韩、击敌”的斗争方略。

  二、郭村保卫战的战斗过程

  后李明扬、李长江见移驻郭村的新四军群众运动搞得热火朝天,大有长期驻扎之势,便多次派人到郭村要求新四军撤出郭村返回吴家桥,双方发生了争执。加上汪伪代表派人到泰州威胁,要二李消灭移驻郭村的新四军,韩德勤也煽动二李用武力解决郭村,并许诺借兵三个旅助二李消灭新四军。在敌顽势力的推动下,二李认为挺纵占据了他们的地盘,决定对郭村的新四军下手。1940年6月25日,李长江通牒挺纵,限挺纵三日内离开郭村。面对危急形势,挺纵迅速电告中原局和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中原局刘少奇来电,要求挺纵固守待援,争取政治优势。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陈毅来电,提出上、中、下三策:上策是尽量避免与二李冲突,不能避免也要尽量拖,以待江南主力打退国民党冷欣部队进攻后北渡长江;中策是如果冲突避免不了或无法拖延,要打也要退到吴家桥打;下策是在郭村打,易受四面包围。

  为贯彻陈毅的“联李、孤韩、击敌”的方针,挺纵领导管文蔚、叶飞即派政治部副主任陈同生、调查科长周山进泰州城与二李谈判言和,竞被李长江扣留。

  此时,新四军挺进纵队梅嘉生部已经与陶勇合编为苏皖支队,在苏皖边界活动。在郭村的部队只有挺进纵队1团和4团2000余人,敌我比例为10:1。是撤还是守?管文蔚和叶飞难下决心,于是挺纵连夜召开会议,讨论对策。大家认为郭村各方面工作都有一定基础,若放弃,将惨遭国民党顽固派摧残,令人痛心,而在郭村打,有地方党组织和群众的支持,有胜利的把握。挺纵党委研究后上报中原局和江南指挥部,郭村易守难攻,还是在这里迎敌为好。陈毅很快来电指示,而且语气坚决,切不可孤军在郭村御敌。经反复权衡,在苏北特委书记韦一平,副书记惠裕宇和挺纵参谋长张藩的支持下,叶飞下决心坚决保卫郭村,除再次电告陈毅求得支持外,立即进行布防,抢筑抢修工事。

  正当大战一触即发之时,接到苏北特委安插在二李部队中的秘密党员陈玉生身份暴露,李长江要对其部队下手的消息,叶飞决定分兵一半去救陈玉生,郭村只剩下挺纵主力1团1000余人。

  6月27日,当时在二李部任政训员的中共地下党员郑少仪得知二李将于28日凌晨向郭村进攻的紧急情报,连夜通过封线,冒雨涉渡7条河流,及时将情报送到郭村,为新四军及时调整防御争取到了极其宝贵的几个小时的时间。

  6月28日,李明扬假借去兴化开会离开泰州,由李长江调集3个纵队的游击军,加上韩德勤派给他的张星炳保安三旅,共13个团的兵力对新四军挺纵驻地郭村进行了四面保卫,轮番进攻。面对十倍于我的敌人,在苏北特委和郭村人民的全力支持下,叶飞、乔信明指挥挺纵1团孤军作战。他们将部队收缩于郭村和西周村坚守,同时利用李部之间各路互不配合的弱点,采取积极防御,机动出击的战术,逐次打退进攻之敌,稳住了郭村阵地。苦战一天后,陈毅紧急调来增援郭村的苏皖支队陶勇部于29日及时赶到,协助挺纵发起反击。7月1日,李长江部第三纵队八支队担任队长的共产党员陈玉生率部起义,到达大桥地区,控制了长江交通要道,防止了江南顽敌增援。李部第二纵队第五支队四大队担任大队长的共产党员王澄、连长姚力等人也率部在泰州北面的港口起义,逮捕了李部第二纵队五支队队长陈冬生,俘获五支队重机枪连的全部人马,开进郭村投入郭村保卫战。在三支外援部队的支持下,郭村抗日自卫团和人民群众一起参战,战场形势骤转,至7月2日,挺纵转守为攻,经内外夹击,李长江的顽军全军溃败。7月3日,陈毅赶到郭村参与指挥,新四军乘胜追击,7月4日打下塘头,5日直逼泰州城下。为落实“联李、孤韩、击敌”的方针,争取中间势力,迫使二李放弃反共立场,陈毅决定不攻泰州城,并再次与二李谈判,主动送还俘虏、枪支,退出郭村。这让二李感动不已,表示愿与新四军重修旧好,保持中立,联合抗日。

  至此,历时8天的郭村保卫战胜利结束,共消灭李长江三个整编团,俘虏700余人,缴步枪600多支,轻重机枪10余挺,取得了政治、军事双胜利。

  三、郭村保卫战的历史功绩及意义

  郭村保卫战是新四军渡江北上的前哨战,是我党我军成功运用统一战线策略的光辉典范。这次险象环生,峰回路转的胜利,成了我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经典之战,激发了苏北人民的抗战热情,团结了中间派,震慑了顽固派,为新四军东进黄桥奏响了一首高昂的序曲,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郭村保卫战是成功运用我党我军统战策略的典范。

  为粉碎国民党“溶供、防共、限共、反共”的策略,为新四军东进开辟抗日根据地作好政治准备,时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指挥陈毅根据中央建立抗日联合统一战线的政策,结合苏北抗战的实际,为挺进江北开辟抗日根据地的新四军挺进纵队制订了“联李、孤韩、击敌”的大针方略。为争取联合苏北地方实力派苏鲁皖游击总司令李明扬、副总司令李长江共同抗日,陈毅自1939年8月至1940年2月三进泰州城做二李的工作,宣传党的抗战主张,精诚团结,争取中间力量,基本实现了“联李、孤韩、击敌”的战略目标,为新四军渡江北上抗日争取到了同盟军。挺纵进驻郭村后,二李受日伪军压迫和韩德勤挑唆,认为新四军占据了他们的地盘,欲蓄意挑起争端,在这样的危急形势下,陈毅仍坚持以大局为重,反复叮嘱挺纵要做好二李的工作。在郭村大战爆发前,叶飞按陈毅指示再次派陈同生、周山去泰州与二李谈判,表明了我军团结抗日的愿望。7月3日陈毅赶到郭村给部队慰问和鼓励时,仍指示“战役战术上的胜利,不等于战略上的胜利,要打败韩德勤,就必须争取二李中立,不要逼他们过甚,使他们投奔韩德勤”,显示了高超的战略战术眼光。7月4日在挺纵直逼泰州城下,造成与二李谈判的有利条件时,下令收兵停止攻城,并派新四军服务团团长朱克靖进泰州和二李谈判,希望能用“互助互让,共同发展”8个字来推动抗战。陈毅亲自打电话给李明扬,再次表明新四军为了团结抗战,愿与他重修旧好,释放全部俘虏人员,发还缴获枪支,归还郭村、塘头。要李明扬团结抗战,协助新四军东进。正为郭村惨败一筹莫展的李明扬接到电话,喜出望外,一一答应,并立即释放了扣押的挺纵谈判代表陈同生、周山一行。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正是陈毅采取了又打又拉的斗争策略,终于敲醒了中间势力二李,让他们认识到了新四军可靠可信,是真心抗日,所以才有了二李如约为新四军东进黄桥主动让路并在日后的黄桥决战中保持中立,为黄桥决战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从而粉碎了韩德勤企图借二李之手剿灭新四军的阴谋。这是新四军贯彻落实“联李、孤韩、击敌”的统战方针的成功实践,它的胜利把二李拉到了新四军这一边,“创造了抗战的光明”。

  2、郭村保卫战是科学分析敌我力量后作出的正确选择。

  郭村保卫战爆发前,无论是中原局书记刘少奇的复电还是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陈毅的复电,都不希望挺纵在郭村开战,陈毅还特别强调“切不可在郭村孤军御敌”。但叶飞、管文蔚并未唯命是从,而是连夜召开领导干部会议,就如何贯彻落实刘少奇和陈毅的指示认真讨论分析。从地形上看,郭村的三个村是呈三角形分布,东边向泰州,是水网地带;北边由顽军张星炳所占,也是水网地带;西边是运河、邵伯湖,不利部队运动,还有日军据点;只有南面和西面是开阔地,是二李阵地,有利我军固守待援。从时机上看,坚守郭村,正是我军落实刘少奇的“引敌围攻,孤军坚守,待援歼敌”指示的最佳时机,只是我军面对的不是预想的顽固派韩德勤,而是原先估计不足的中间派“二李”,现在中间派突然翻脸,公然进攻我军,我军就应坚决反击,这也符合毛泽东同志作出的“当中间派不顾一切向我进攻,妨害我之根本利益时,我对其一部给予坚决打击,作为警告,打后仍求得相互配合”的指示。而我军如果脱离郭村既设阵地,仓促向南转移,定会遭到日伪李军的北追南堵西顶,战术上会很被动。从士气上看,我军坚守郭村,可以免除移师劳顿,养精蓄锐,以逸待劳。当地群众为保卫家乡也会积极参与和支持抗击敌人的进攻。正是在正确分析敌我情势的基础上,才作出坚决保卫郭村的科学决策,最终争得上级领导陈毅的认可。

  3、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是郭村保卫战取胜的重要保证。

  当时李长江调动第1、2、4、6四个纵队,另有韩顽保安3旅张星炳配合,以13个团的总兵力向郭村进攻,形成了对郭村的四面包围。面对10:1的敌我悬殊兵力,如果死打硬拼消耗战,肯定难以取胜,采取机动灵活的战术尤显重要,特别是6月26日接到陈玉生救援急电,在郭村急需用兵的节骨眼上,派出挺纵第4团邱玉权部南下救援陈玉生部更是一着险棋。但叶飞兵不厌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和李长江斗智斗勇,故意造成叶飞带领主力1团南下救援的假象,让李长江误以为郭村兵力空虚,放弃了先解决陈玉生部的决定,改为先攻打郭村,这既解了陈玉生之围,为陈玉生成功起义争取了时间,又起到了麻痹敌人,认为无主力守卫郭村的效果。在郭村保卫战中,根据预先得知的情报,采取了以主力营应对敌陈中柱第4纵队和陈才福第6纵队的进攻,以密切手榴弹反击,发动短促突击,调动机动力量发动猛烈反冲击等机动灵活的积极防御战术。团参谋长廖政国抱病上阵,带领部队和李军展开白刃战,有500多名新四军战士奋勇杀敌,光荣牺牲。正是有了新四军战士敢打敢拼勇于牺牲的精神,再配合以科学灵活的战术,才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仍然稳住了郭村阵地。

  4、听从调度,统一指挥是郭村保卫战取得胜利的关键。

  为解郭村之围,苏皖支队26日接到陈毅急令:火速驰援郭村挺纵。接令后,支队司令员陶勇克服部队归制不全、后勤准备仓促等困难,从6月27日起,他们一路急行军,过天扬公路,渡邵伯湖和运河,闯仙女庙日军封锁区,穿插二李防区,日夜兼程200多里,在郭村保卫战兵临绝境的最艰难的时刻及时赶到郭村解围,缓解了郭村北面的压力,鼓舞了郭村军民的必胜信心。再加上陈玉生部、王澄、姚力部的战场起义,才使郭村保卫战转危为安,为全线击溃李长江顽军奠定了基础。陶勇苏皖支队的及时到援在夺取郭村保卫战的胜利中发挥了致关重要的作用。

  5、郭村保卫战是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胜利的重要体现。

  “兵民是胜利之本”,“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敌下谁能敌”。人民群众才是一切战争胜利的源泉。新四军挺纵进驻郭村后,广泛发动群众,建立人民政权,让人民当家作主,使人民群众把新四军当作了自己的救星,所以一听到李部要进攻郭村的消息后,郭村群众主动支前,积极参战。他们日夜和挺纵战士一起挖壕沟,修筑防御工事,主动把家里的木料、门板捐出来作修筑工事的材料,甚至有许多青年主动献出结婚打家俱的木料,老人献出准备打棺材的木材。当郭村人民得知部队急需一万支竹签布设“竹签阵”时,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齐动手,一夜之间做了3万余支竹签预埋在阵地前沿,让敌人尝到了“竹签阵”的厉害,为我军突击反攻创造了战机。妇女们日夜赶制军鞋,工抗会、青抗会组成担架队,运输队抢救伤员、运送弹药,为战士们送饭运菜,确保了部队的后勤供应。区抗日自卫队的60余名战士全部上前线担任了防御任务。可以说,在郭村保卫战中,郭村人民的全力支持为夺取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6、郭村保卫战为建立苏北抗日根据地起到了奠基作用。

  郭村保卫战为新四军东进黄桥建立苏中抗日根据地做好了军事组织准备。郭村保卫战胜利后,7月5日粟裕率新四军江南主力北渡长江,在郭村南部的塘头与陈毅率领的挺进纵队和苏皖支队会师。新四军三大主力齐集江北后,根据中央和中央军委指示,在郭村镇塘头村花园组于氏姊妹楼宣布取消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成立新四军苏北指挥部,陈毅任总指挥兼政委,粟裕任副总指挥,并将塘头会师的三支队伍整编为三个纵队,一纵司令员叶飞,二纵司令员王必成,三纵司令员陶勇。第一纵队第一团由原新四军第六团组成,第四团由原挺纵四团组成,第五团由王澄起义部队组成。第二纵队第二团由原新四军老二团组成,第六团由原江南新六团组成,第九团由原江抗二团组成。第三纵队第三团由原苏皖支队组成,第七团由原挺纵二团组成,第八团由挺纵、苏皖支队各一个连和江都游击队组成。塘头整编后,新四军统一了建制,统一了指挥,军队面貌焕然一新,政治素质得到了提高,战斗力大大增强。苏北部队整编后,陈毅组织新四军团以上干部讨论在何处建立根据地,经民主决策,最后决定东进党和群众工作基础较好的黄桥,建立以黄桥为中心的苏北抗日根据地。郭村保卫战的胜利及新四军塘头整编和苏北指挥部的成立,开启了新四军苏北抗日的新篇章,为开辟苏北,发展华中抗日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作出了重大贡献。

  (泰兴市新四军研究会 林金龙)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文章
电话:010-63838697、010-63838724 邮箱:lqjsbjb@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