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红色经典 > 难忘岁月 > 正文
 
红军在石厢子过“开心年”
2020/5/15 16:08:56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1935年2月3日,农历甲戌年腊月三十,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所在的军委纵队从风水桥出发,经摩尼到达石厢子(当时属古蔺县管辖,后划归叙永县)。这一天,红军走了七十里的路程。

  石厢子位于川滇黔交界的赤水河畔,是一个聚居有汉、苗、彝等民族75户,共400余人的村庄;南与贵州毕节毗邻,西与云南扎西(威信)接壤。雄鸡报晓,三省皆闻,故有“鸡鸣三省” 之美称。石厢子四面环山,古木参天,怪石嶙峋,地势险要;一块形似箱子的巨石矗立场头,因而故名为“石厢子”。

  当日,红军先遣部队先期到达了石厢子。到达石厢子后,红军立即开展广泛宣传“打土豪、分田地!”“红军与穷苦大众是一家!”等政策;并书写标语在各街沿、巷口进行张贴。红军还挨家挨户地上门,叫百姓不要怕,不要跑,照常开门做生意。由于红军的宣传动员和严明纪肄,很快安定了石厢子百姓的情绪。

  当晚二十时许,军委纵队也陆续到达了石厢子。使得小小石厢子村庄上的街沿、过道、百姓院坝、房檐下都住满了红军。其中军委总部驻万寿宫;军委电台设在百姓刘春和、刘元会、陈文忠家里;苏维埃国家银行设在袁继武、彭海家里;苏维埃纸币兑换处设在五圣宫;没收委员会在王连山家,毛泽东则住在肖有恩家里。这时正值寒冬腊月,天上不时地飘着雪花,但红军始终纪律严明,没有一人象反动宣传的那样去骚扰百姓。

  红军在石厢子宿营等事务安顿好后,炊事班便开始忙碌起来了。因为这天恰好是大年三十的除夕,按照中国的传统,这天应是家家户户团圆,迎接新年到来的时候;也就是意味旧岁至此而除,明日即另换新岁。红军到达石厢子正好遇着除夕之夜,他们也要进行“守岁”;大家急行军奔走了几十里路,也该好好地吃上一顿“年夜饭”了!由于在土城时,红军在这个相对比较富庶的镇子里筹集到了不少的食物,所以,年饭所需食物也是比较丰富的。

  驻守在石厢子十多公里外的前卫红一军团,也宰杀了当地吴家桥团总吴联山家的大肥猪,然后大家高高兴兴地吃上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红一军团还选择了一些猪的精华部分送给中央红军纵队,专门负责军委首长伙食的军委三科炊事班立即做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年夜饭,让各位红军首长和战土们品尝到了川南山区老腊肉、红烧肉、猪大肠炖白萝卜等美味。

  在戎马倥偬的日子里,红军很难有小憩的时候,毛泽东本来考虑让呕心沥血、操劳过度的中央领导人也在过年时休息一下;但是“志士惜日短,愁人知夜长”,何况眼下军情紧迫,形势严峻,十万火急,红军的行动方针亟需确定,而且中央红军连日在三岔河和叙永遭到川军截止,所以,毛泽东和中革军委首长们的心思并不在年夜饭上。他们匆匆简单地吃完“年夜饭”后,就急忙赶到石厢子的万寿宫开会,连夜研究敌情和布署任务。会议决定紧急调整行军方向。并于当晚22时向各军团发出电令,要求“各军团迅速脱离当前之敌,改向川滇黔三省交界处的分水岭、水潦、水田寨、扎西集结,然后继续西进”的总行动目标。会议一直开到了第二天的凌晨,红军首长们以开会形式,在古蔺石厢子度过了长征途中这个难忘的除夕之夜。

  2月4日,乙亥年的大年初一天,也是中国人的传统新春佳节。据陈伯钧日记:“石厢子系川、滇、黔三省交界处,处于万山中,四周岗峦环绕,形势险要。不过给养比较缺少,连水都不易找到。这天石厢子的天气为晨雾、继晴。这两日系旧历年关,豪绅们物质都很丰富地准备过年,我们住的房子恰是一土豪,我们也就将土豪所办的过年货给自己过年用了。”

  这天,红军根据当地群众指控,没收了当地民愤极大的彭正楷、周世成两家土豪的粮食和财物。同时,还根据群众强烈要求,将民愤极大的税卡员肖宝之逮捕并公开进行了枪决。红军接济穷苦百姓,为民除害,此举深得石厢子各族群众盛赞,认为红军是穷苦百姓值得信赖的队伍。

  红军没收到土豪们的物品后,立即组织群众召开大会,由没收委员会根据百姓需求,将没收到彭正楷、周世成家的粮食、衣物等物品分给了当地汉、苗、彝等各族群众;还把吴家桥团总吴联山家宰杀到的大肥猪肉炒上两个菜,炖上一大锅猪杂汤锅与广大各族同胞一起分享,一起欢乐,一起欢度新春佳节!长年辛苦而不得温饱的干人(穷人)分得粮食、衣物、猪肉后,与红军一道高高兴兴,快快乐乐地过上一个开心年!后来,群众中流传着这样的民谣:“豪绅欠我们粮钱,打开粮仓往外掀;穷人分得粮和肉,回家过个闹热年!”这是红军长征途中度过的唯一一个春节。

  2月4日深夜至5日凌晨,红军在石厢子召开了著名的“鸡鸣三省会议”,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等出席了会议。会议研究决定了三件大事:一是根据遵义会议精神,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了分工,决定由洛甫(张闻天)接替博古(秦邦宪)在中央负总责,毛泽东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二是讨论苏区中央分局今后的行动方针等,决定坚持游击战争和成立中革军委中央苏区分局;三是研究中央红军新的行军方向,决定向云南扎西结集。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完成了遵义会议未来得及完成的中央领导权的交接,确立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权,重新确定了红军的行军方针,也称为“博古交权”。

  “鸡鸣三省会议”结束后,毛泽东与其他中央领导人小睡了一会儿,就忙着吃了早餐,准备踏上去云南扎西的道路。

  2月5日上午十时,红军由石厢子出发,向云南水田寨方向前进。这时,蒙蒙细雨中夹着晶莹雪花四处漫舞,雨雪使得山路更加湿滑难行。一路上,水田寨不断有滇军守敌的炮楼阻击扰乱,红军只好从水田寨绕道更加泥泞的崎岖小路前行;一点五公里的路程用了近三个小时,终于在当日晚二十三时三十分到达云南扎西的花房子、芭蕉湾一带宿营。

   (邱金国)

相关阅读:
古蔺县老促会第一届第一次理事会召开
走进古蔺 革命老区打造后现代样板城
电话:010-63838697、010-63838724 邮箱:lqjsbjb@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