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老区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江苏 | 安徽 | 山东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宁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黑龙江 | 辽宁 | 吉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陕西 | 甘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讲好“三个故事” > 讲好革命故事 > 正文
 
计捣敌巢
——福建省霞浦县革命故事
2020/3/25 19:45:52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1934年7月,戴炳辉调任霞鼎游击队长不久的一天,他只身去柘洋(现柘荣县)桃坑和岚中一带执行任务,不幸在途中被捕。当即被民团押解到柘洋宅中山樟的炮楼。戴炳辉因身份没有暴露,敌人不知道其真实身份,只知道他名叫“阿雁”,是个会使枪弄棍的游击队员。这时山樟反动民团团长徐奶养正到处寻找教官,想训练他手下的一群乌合之众,以提高战斗力。就在戴炳辉身上打主意,想以升官发财为饵诱降。可是任凭徐奶养花言巧语磨破嘴皮,戴炳辉总是一言不发。徐奶养看他如此刚强,越发不肯放过。

  徐奶养心想:得给他点苦头吃吃,让他知道我徐某人的厉害。便下令将他五花大绑,扬言不投降,就要杀头,可是死也吓不倒这个坚强的共产党人。狡猾的敌人并不善罢甘休,便耍弄新的阴谋诡计。

  第二天一早,徐奶养走进炮楼吼道:“阿雁,起来!”戴炳辉心想敌人大概要下毒手了,便坦然地忍着浑身被绑的疼痛,站立起来。一抬眼:“啊!”面前站着自己的堂兄戴廷兴和胞弟戴廷鞍。莫非是眼花了,戴炳辉睁大眼睛一看,站在眼前的确实是自己的亲人。

  “阿雁,”堂兄上前还未开口,泪水先簌簌地滚下来。当戴炳辉得知堂兄是被敌人从霞浦柏洋戴家山上南楼村抓来劝降的,戴炳辉马上明白堂兄一定有难言之隐,便对徐奶养说:“要我带团兵,我可以答应。但是,你必须放他们回家!”

  “好说,好说。”徐奶养那副阴险的脸上,露出一丝奸笑,便吩咐手下给戴炳辉松绑,但他那两只狡黠的眼珠还一直在溜转。“阿雁”这个硬骨头,怎么会这样轻易地答应?要是放走他堂兄和胞弟,又是照样装聋作哑,一言不发呢?于是动了心思,说:“你悔过自新欢迎。不过,你要到红军那边弄两支枪来,才算是真心诚意。没弄到枪以前,你堂兄、胞弟还是留在炮楼里住几天吧!”

  “好毒呀!”戴炳辉心想:敌人扣人质,施毒计,现在只能将计就计了。于是便对徐奶养说:“好吧,那就让我去试试看。”戴炳辉离开山樟后,好不容易找到了霞鼎县委委员许旺,向他汇报了情况,谈了自己的建议,许旺赞同他的想法,并同他详细地研究了对策。

  几天后,徐奶养闻知“阿雁”在游击队里拖枪逃跑的消息,心里暗暗高兴。

  一天黄昏,一个团兵跑来报告徐奶养说:“阿雁”真的回来了,还背着两支枪,正慌里慌张地向炮楼这边跑来。“快接应!”徐奶养听到报告后,即布置团兵作战斗准备。这时,戴炳辉已经跑近炮楼,徐奶养见他后面无人,便将他让进来。戴炳辉跑进炮楼后,把编造的一套如何偷枪,如何巧妙地甩掉追踪的游击队的经过,说得活灵活现。徐奶养听后,拍拍炳辉的肩膀说:“阿雁,你真有两下子!”随后,就把他的堂兄、胞弟放回上南楼了。

  戴炳辉当了民团的“教练官”后,不久就跟那伙团兵混熟了,也大体摸清他们的身世家底。团兵里有一个叫钟阿茂的,原是徐奶养家的苦长工,戴炳辉看中他,做他的工作,交为好朋友。

  一天,午饭后不久,戴炳辉听到炮楼外有个小孩在叫卖麦芽糖,便慢悠悠地走出炮楼,叫住那个卖芽糖的孩子,说:“有什么好吃的?”“喏,我这芽糖又香又脆又不粘牙,你要多少?”这时,戴炳辉将手伸入箩里,拿起麦芽糖看看,又放进箩里说:“这是哄孩子的,有什么好吃!快去,快去!”便把卖麦芽糖的孩子撵走了,他回头拉大嗓门对团兵说:“往后,没经过徐团长和我的准许,一律不许不三不四的人到炮楼来。”这一切,徐奶养在旁看得明白,听得清楚,暗暗赞扬“阿雁”是个细心人,对他更加信任了。但徐奶养做梦也没想到,就在戴炳辉的手伸入箩里的刹那间,一份写好内应暗号的纸团,已经

  悄悄塞进去了。

  九月的一天,戴炳辉把内应工作做了周密的布置后,紧张地等待着动手时刻的到来。不料,时近傍晚,炮楼里来了个不速之客─徐奶养的亲家阮洋村大刀会头子阮建波。徐奶养原是一只虎,现在又添上阮建波这只豹,且不说将给今晚的行动增加困难,最重要的是得弄清这个反动头目突然到来,会不会有意外情况?会不会与今晚的行动有关?会不会是我方行动露了蛛丝马迹?这时已来不及与游击队取得联系了。怎么办?戴炳辉坐卧不安,心里像过电影一样迅速地盘算着,他反复考虑可能发生变化的各种情况和应对办法。想着,想着,心中渐渐有了底。

  深夜,戴炳辉隐隐听到远处传来敲竹筒打更的声音,立即走到炮楼上,仔细观察片刻,没有发现异常。于是,他装作抽烟,擦了根火柴。接应的游击队看到火光信号,直向炮楼奔来,迅速包围了炮楼。徐奶养和阮建波这“一虎一豹”听到枪声,惊慌地从床上爬起来。正在惊魂未定之际,只听戴炳辉在楼上大声叫道:“红军来啦!快打呀。”边叫边向窗外虚放了几枪。钟可茂也从枪眼向外打了几发子弹。这时,其他团兵,老半天了还没有打出一枪,徐奶养急得挥舞手枪大声咆哮:“还不开枪!老子毙了你们!”他们哪里知道,戴炳辉早把他们的枪都动过“手术”了,不是这支枪失灵,打一枪就卡壳;就是那支枪弹夹变了形,装不上子弹;有的枪机拉不开栓;有的子弹推不上膛。团兵们个个叫苦不迭,慌作一团。

  戴炳辉乘敌人慌乱之际,向楼下的徐奶养打了一枪,没打中,被徐奶养发觉。这家伙举起手枪吼道:“阿雁,你要反啦!”戴炳辉理直气壮地嚷了起来:“我是打阮建波,准是他有鬼,把红军引来的。”徐奶养愣了,阮建波死命喊冤叫屈。

  “你胡说!简直是胡说!我是徐团长的亲家,怎么会干这种事!”

  “团长,别听他的!”戴炳辉声色俱厉地吼道:“团长,肯定是阮建波有鬼,为什么他一来,红军就攻炮楼了?”吵吵嚷嚷中,戴炳辉用脚跺得楼板嘭嘭响。钟阿茂心中明白,立即溜到楼下,迅速打开炮楼门。

  我霞鼎游击队蜂拥而入,冲进了炮楼,当场击毙了作恶多端、血债累累的反动民团团长徐奶养和反动大刀会头子阮建波,活捉团兵20多人,缴获枪支14支,拔掉了这个设在霞浦、柘荣、福鼎、福安交界咽喉地带的中心炮楼。大灭了敌人的威风,大长了人民的志气。

  从此孤胆英雄戴炳辉巧计捣敌巢的故事很快传遍了闽东苏区。

编辑:徐高中
相关阅读:
王子英为梅县党组织恢复重建作过不为人知的重大贡献
梅县大革命先驱王勉同志红色革命印记
今日推荐
视觉焦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中国老区建设画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胜门外北沙滩1号16信箱 邮编:100083 电话: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lqjsbjb@126.com zglqw2012@126.com(中国老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