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老区广角 > 调查研究 > 正文
 
关于“李娜杰”就是“李汉辅”的考证过程
2020/3/19 14:31:37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在中共南平市委党史研究室2005年编的“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中共闽北党史人物》(1921——2002)的第225页记录着:

  李娜杰(?——1936)女,浙江省宁波县人。中共党员。1933年底取道闽北往瑞金,因国民党当局的封锁,道路无法通过,被留在闽北工作,曾任中共闽北分区委宣传部副部长、部长等职。1936年春,在一次转战中牺牲。

  一、寻找李娜杰的身份

  在闽北的历史资料中,多次看到李娜杰的名字,甚至有几篇回忆录中说李娜杰是李立三的前夫人,可我在查阅李立三的夫人名单中,没有李娜杰的名字。询问过一些党史专家,也没有给我一个准确的说法,但我一直没有放弃对李娜杰身份的探寻。

  多次网络搜索也没有结果,近日再次对李立三的夫人进行网络搜索时,看到了这么一段话:“……在感情生活方面,李立三同样经历过几番风雨。他结过四次婚(与李汉辅虽同居却未结婚),有过五位伴侣(林杏仙、李一纯、李崇善、李汉辅、李莎),生下了六个孩子。……”于是我把思路放在李立三四位姓李的夫人身上,发现李一纯、李崇善、李莎这三位都不符合李娜杰的身份,最后锁定李汉辅。

  百度“李汉辅”, 在网络上看到了这样的一段关于李立三的话:“1932年,李立三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成员兼任中华全国总工会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被派往苏联远东伯力,在华侨中间工作,这期间,他同李汉辅结合在一起。1933年李立三回莫斯科,李汉辅回国,两人分手,她在回国途中牺牲。”

  看到这一描述后,我觉得这位“李汉辅”也许就是李娜杰。李立三在苏联远东伯力工作过,李汉辅也到苏联远东地区工作过,而在闽北革命史的好几篇回忆录中都说李娜杰是李立三的前夫人(如果李娜杰自己不说或不认可,没有敢说她与李立三的关系)。战争年代,许多人都有自己的化名,往往一个化名,就代表着一个身份。更何况李汉辅回国的时间与李娜杰到达闽北的时间吻合。但我还是不敢确定她的身份是否与李立三有关,李汉辅是否就是李娜杰。直到2020年3月18日,我把研究“李娜杰”改成研究“李汉辅”,终于在网络上看到了“中国宁波网”2011年5月18日在“民生·城事”中的一篇寻人文章:《“红色后代”有个未了心愿:寻找宁波妈妈”》。而在《中共闽北党史人物》中的李娜杰,正好就是浙江宁波人。看了下文里的寻亲文章和闽北回忆文章里的摘录,我想我们都可以确定李汉辅就是李娜杰。

  二、2011年05月18日中国宁波网(news.cnnb.com.cn):“红色后代”有个未了心愿:寻找宁波妈妈”全文(原文来自:东南商报)。

李汉辅旧照(卢科霞翻拍)

李汉辅在俄罗斯国家档案馆里的档案

  亲爱的妈妈,儿子曾记恨过您,记得您走后的1933年,我从瓦斯基诺儿童院转到伊万诺沃儿童院,初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看到有的小伙伴高高兴兴地去莫斯科看妈妈,我独自一人跑进森林,大声叫喊:“我没有妈妈!”事后老师批评我:“你有妈妈,你的妈妈在革命。”

  今天,我仍然珍藏着2岁生日时的照片:肉嘟嘟的小脸,当然源于妈妈乳汁的滋润,粗针大线中式的背心棉袄,一定出自妈妈的手工。

  亲爱的妈妈,至今我不知道您的尸骨埋在何方,但是我乞求母亲的在天之灵能看看:宁波在变,上海在变,中国的每一寸土地都在变。您是推动中华民族史无前例巨变的千千万万人中的一分子,是儿子心目中的英雄。

  这段感人泪下的文字曾刊登在1995年的《光明日报》上。昨天(2011年),宁波中学退休教师陈凌飞提供给记者这份宝贵的资料。这段文字中的“我”名叫沈林如,是陈凌飞的表舅,我国冶金轧钢工艺方面的专家。沈林如的父亲沈志远,是我国早期的经济学家和哲学家,新中国成立初期曾被毛主席称为“人民的哲学家”。可是知道沈林如母亲李汉辅的人却很少。

  “我表舅今年84岁了,他作为‘红色后代’生于苏联,长于苏联,后来住在北京,曾4次中风,身体每况愈下,但我们知道他心中还有未了的心愿——就是寻找宁波母亲,弄清他母亲牺牲的前因后果,找到母亲的墓……今年(2011)是建党90周年,我想通过东南商报的报道纪念一下他的母亲李汉辅,并希望有知情人能提供线索。”昨天(2011年),陈凌飞老师拿出老照片、回忆文章,向本报独家披露了“红色后代”寻找宁波妈妈的故事。

  曾在莫斯科学习

  李汉辅,又名李秀清,1906年出生于宁波,1925年“五卅运动”中由张秋人(曾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1928年在杭州就义)、杨眉山(曾任宁波地委书记,1927年在宁波牺牲)介绍入党,后赴绍兴、南京、上海等地中学教英文和音乐,并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26年,李汉辅进入莫斯科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学习。1930年到伯力党校实习,1933年回国后下落不明。

  宁波中学退休教师陈凌飞,今年(2011年)72岁。她说自己是一名普通党员,出生在革命之家,上辈有5个叔叔先后投身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在她的亲属中,李汉辅也是一位令她敬仰的革命前辈。

  “红色后代”在苏联成长

  1926年,沈志远和李汉辅受组织派遣赴莫斯科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学习,沈林如于1927年出生在莫斯科共产国际代表团柳克斯宿舍附近的一家小医院里,取俄文名字:沃娃。

  3岁时,父亲回国,母亲被分配到苏联远东地区工作。沈林如被留在莫斯科,后来和许多中共首长以及其他革命者的子女一起进入了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其中包括毛泽东的两个儿子、刘少奇的儿子和女儿、朱德的儿子和女儿。后来,沈林如在圣彼得堡工业大学读了冶金专业,直到1952年底才回到中国,此后一直在冶金战线工作。

  突然获知母亲“大概牺牲了”

  沈林如大学毕业前一年,沈志远请到苏联访问的沈钧儒先生(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捎话给沈林如:“现在祖国解放了,你父亲要你毕业后回国参加建设,你母亲大概在战争年代牺牲了。”

  祖国解放、母亲牺牲,震撼着沈林如,也让他非常迷茫:“母亲什么时候牺牲的?在哪里牺牲的?怎么牺牲的?墓在哪里?遗物在哪里?”打听母亲下落,寻找母亲遗物,成了他回国后重要生活内容之一。

  据当时在上海负责党的妇女工作的杨之华(瞿秋白夫人)同志介绍:1933年李汉辅回国后,被组织派往苏区,后得悉在入江西时被国民党杀害。

  只找到手稿和一张照片

  沈林如离休后,又利用一切机会,年复一年地去莫斯科、海参崴、伯力、伊尔库茨克寻找,后在俄罗斯国家档案馆里,找到了母亲的手迹:有娴熟的中文、流畅的俄文、花体的英文。

  如今,陈凌飞还保留着一张李汉辅的旧照片。那是李汉辅去苏联前在上海照的,也是当时唯一留下的照片。陈凌飞曾把这张照片带给沈林如,沈林如从照片上第一次看到母亲的音容笑貌,激起了难以言传的感情波澜。

  令人遗憾的是,时至今日(2011年),沈林如老人再也没有获得过有关母亲的线索。

  三、在闽北回忆录中关于李娜杰的记载

  以下摘录的是两位革命先辈有代表性的回忆文章。

  1、革命五老——卢瑞英在崇安(今武夷山)城关地区党史座谈会上的回忆

  我在分区委工作时,分区委书记一直都是黄道同志。黄道同志一家有三人在闽北分区工作,他爱人吴品秀任妇女部长,儿子黄知真是儿童局书记。1933年年底,分区机关迁往大安(今属福建省武夷山市洋庄乡管辖)。我们宣传队迁往大安以后,改名新剧团,不久又改名工农剧社,这时政治部派李娜杰同志来担任指导员。她是上海人(与寻亲文章相符:李汉辅在上海工作过,会音乐),高高胖胖的,大约有30岁年纪(寻亲档案中标注1906年生),很会唱歌跳舞。她是在1933年冬和王助一起来闽北工作的。她原来是路过闽北要去中央苏区,因为路上被阻,过不去,只好留下。李娜杰能歌善舞,还会编歌曲,编文明戏,会做演出服装、道具,她还负责工农剧社的排练,谁担任什么角色,都由她确定。她教会我们如何念台词,然后站在一边看我们排练,不时说两句,“可以,可以”“不是这样的”。然后就示范一遍,看到大家学得快,她就高兴地笑。她高兴时还边舞边唱《毛毛雨》,当然歌词是自编的。她常教儿童和群众唱歌。我也曾到四渡桥教儿童团唱过歌。剧社演出的歌曲和文明戏,除了李娜杰编的以外,黄道同志也编过。李娜杰或别人编的东西,都要拿去政治部审查通过以后才能排练上演。当时的审查只是一个手续,李娜杰编的歌曲和文明戏,审查时没有通不过的。剧社有很多服装道具,土豪劣绅穿戴的长衫、马褂、瓜皮帽、文明棍、白军的衣服、帽子、刀、武装带等全部都有。妇女穿的裙子,化妆用的粉,花色品种也不少。那时的剧社有十几名儿童演员(按习惯称为儿童团),他们跳舞要穿的衣服,全是由李娜杰自己设计,自己裁缝的。1934年5月,工农剧社的主任郭格伙(紫溪人,才19岁,是一个很聪明、活泼的小伙子)也因为改组派被抓。我被任命为剧社主任,李娜杰还是指导员,直到她不兼指导员了,才又调一名指导员来。(本文节选自由杨颜桐整理的卢瑞英在城关地区党史座谈会上的发言稿。原载1986年《崇安党史通讯》)

  2、黄知真回忆《黄道与三年游击战争》一文的最后一节“永久的怀念”中提到李娜杰

  送别(新四军第三支队)五团的同志们,黄道同志登上开往南昌的列车,踏上新的征途(1938年2月)。车窗外的景色飞快变化,脑海里思潮激烈翻腾。他依窗南望峰峦叠嶂的武夷山脉,深深怀念三年游击战争中生死与共的战友,特别是那些献出了宝贵生命的先烈——指挥果断,沉着冷静的独立师政委吴先喜,英勇顽强,威震敌胆的独立师师长黄立贵,还有温卿绍、陈一、卢文卿、黄怀仁、彭喜财、叶全兴、祝为根、李娜杰、洪坤元、吕生仔以及其他许多同志,他们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们的名字将同武夷山一样,天长地久,永存人间。

  3、黄知真回忆李娜杰在闽北的经历

  顺着黄知真(现已故,离休前是湖北省省长)提到李娜杰的线索,我继续往下找,找到了1986年第5期的《崇安党史通讯》第1页:张金锭和方留章整理的并经黄知真本人审阅修改的《黄知真同志关于崇安党史的几个重要问题的回忆》。文中的第五个问题是回忆 “关于李娜杰在闽北的经历”:

  “一九三三年底,我在赣东北时,曾经见过李娜杰。

  当年,她和王助等人路过赣东北,取道闽北,经光泽、黎川到瑞金参加第二次中华苏维埃代表大会。在他们来赣东北之前,我还先后见过陆定一、刘英等同志。陆定一等同志来时,黎川还未失守,因而顺利到达了瑞金。李娜杰、王助等同志来时,黎川已经失守,因敌人封锁,无法到中央苏区去(符合寻亲文章中写的:1933年李汉辅回国后,被组织派往苏区,后得悉在入江西时被国民党杀害)。因此李娜杰、王助均留在闽北。李娜杰任闽北分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后任部长。她在担任宣传部长期间,编写剧本,教唱歌,宣传工作搞得很活跃。

  李娜杰是浙江宁波人,早年与李立三同志一起赴苏联留过学,会讲一口流利的俄语与英语。她是李立三同志的前妻。

  不幸的是,李娜杰于一九三六年春天在崇安(今福建省武夷山市)岚谷因受组织审查,情绪消沉。有一天,她假装解手,避开看守,投河自杀。

  四、还给革命先辈一个完整的人生

  看完了《“红色后代”有个未了心愿:寻找宁波妈妈”》一文后,我真的流泪了。曾经一度,我以为我们闽北回忆性史料是错误的,因为我在搜索李立三夫人的过程中,没有李娜杰这一个人。尽管曾经怀疑过“李汉辅”就是李娜杰,但没有深究下去,否则早就可以把这个疑问解开,也能帮助到她的亲属解开心中的疑惑。

  我不知道我今天的考证对李娜杰(李汉辅)的亲属们是否还有意义,但作为一名革命史的义务讲解员,一名老促会的工作人员,我想做的就是还给革命先辈李娜杰(李汉辅)一个完整的人生。在中国的革命历史发展进程中,有许许多多像李娜杰(李汉辅)一样的革命先辈们,他们牺牲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家人的幸福,甚至留给亲人们的是无尽的伤痛与牵挂,而我们所做的则非常微薄。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李汉辅(李娜杰)的亲人们,是否已经知道我们闽北的党史人物“李娜杰”就是李汉辅,她的牺牲地是在我们福建省南平市武夷山。我也不知道我的这篇文章对革命先辈李娜杰(李汉辅)的亲人们是否有帮助?但我想,至少让世人知道“李娜杰”与“李汉辅”她们是同一个人,她是为革命而牺牲的,她与李立三的一段情缘也是真实存在的。

  李娜杰应该就是李汉辅从苏联回国后所使用的化名。也许这有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特殊的情感经历在里面的缘故吧。战争年代,有太多的人为了心中的信仰不惜牺牲与付出,这些往往又是后人所无法追寻和理解的,但我们除了对革命志士们表达我们心中的敬重之外,没有任何的理由去质疑他们的付出与牺牲。

  今天当我写下这篇考证文章的时候,希望还能告慰革命先辈李娜杰(李汉辅)以及她的亲人们。我由于没有能直接联系上《东南商报》的记者卢科霞,所以不知道李娜杰(李汉辅)亲属的情况,如果有认识沈林如和浙江宁波中学退休教师陈凌飞以及他们家人的热心人士,请把我的这篇文章转发给他们,让我们共同还给革命先辈一个完整的革命人生,以告慰革命先辈和她的亲属们。

    (福建省武夷山市老促会 张珍秀)

相关阅读:
(满江红 )诗圣颂
盛世中华万木春
南雄市老促会探寻“朱毛红军”首次进入南雄足迹
风雨无阻为了谁?
天津铿锵玫瑰赵丽医生 老区“硬核抗疫”火线入党
宣汉县老促会调研红军烈士纪念广场建设——宣汉县古楼红军烈士纪念广场建设
电话:010-63838697、010-63838724 邮箱:lqjsbjb@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