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老区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江苏 | 安徽 | 山东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宁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黑龙江 | 辽宁 | 吉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陕西 | 甘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调查研究 > 正文
 
霞浦海上游击队的成立与独特作用
2020/3/10 11:20:08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二十世纪30年代初期,为了巩固和保卫海上交通线,更有效地打击敌人,在闽东苏区这块神奇的红土地上先后建立了三支红军海上游击队,“一支在现在的霞浦县海岛乡、一支在福鼎市秦屿镇和大岗山、一支在连江县下宫”,统称为闽东海上游击队。而成立最早、影响最大当属霞浦海上游击队。对于这支来自普通渔家子弟的英雄海上红军队伍的特殊历史地位与贡献,中共宁德市委原副书记唐颐撰写的《共和国海军的前身》文章中曾有过生动的诠释:浩瀚东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海军的摇篮,而碧波万顷的闽东海域曾经孕育了共和国人民海军的前身。这后一句话是曾任海军司令员的叶飞上将所言。叶飞应该是人民海军最早的指挥员,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是闽东苏区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早在1934年,他领导下的“人民海军”规模最大时,有20多艘帆船、1艘小汽艇,下编3个连、1个警卫排,共300多人、100多支长短枪和2挺机关枪。这支部队全称为闽东红军独立团海上游击独立营。当时,这支“人民海军”骁勇善战,神出鬼没,纵横驰骋,在截击敌人海上交通线、筹集财政款项、购买武器和药品等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威震闽浙海疆,使国民党军队和土豪劣绅闻风丧胆,独立营营长柯成贵更是一位传奇人物。

  时至今日,霞浦人民特别是海岛乡的群众仍然怀着对这支英雄队伍的深厚感情。让我们从有限的史料和革命旧址遗迹中去探寻霞浦海上游击队的传奇史实,作为特别的纪念。

  一、霞浦海上游击队的成立

  霞浦海上游击队队长柯成贵,又名柯润,字伯庠,1908年出生于霞浦县西洋岛,1925年,到福州格致中学求学。时值大革命时期,他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经常和进步学生一起参加游行、散发传单,投入反帝反封建的学生运动。

  1928年春,柯成贵回到西洋岛,正值鱼汛季节,亲眼目睹长乐、连江等地渔霸在西洋一带占渔场、霸海面、欺诈群众、强奸妇女,十分气愤。他情不自禁地去找渔霸论理,渔霸不但不听,反而蛮横地殴打他。柯成贵见说理无用,就找机会杀了一个渔霸,连夜逃往他乡。渔霸对柯成贵恨之入骨,遂勾结国民党反动政府四处捉拿他;而他则多次在群众的掩护下,凭着自己的机智和熟练的水性脱险。此后,柯成贵便一直流亡到福州的铺顶、义州八兴境、中选红舍庙等处。此时,李春财(霞浦浮鹰岛人)因务渔亏本,迫于渔霸的逼债,流落到福州当人力车夫,与柯成贵偶遇。柯成贵与李春财是老乡,年龄相仿、志趣相投,遂相交笃深。此时柯成贵还结交了林红弟(福安六屿人)等肝胆兄弟,并在大家的赞助下买了几条枪。

  1931年底,柯成贵潜回西洋岛招众聚义,与渔霸们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由于他深得民心,前来参加的人日益增多,队伍很快就发展到100多人。国民党霞浦县政府闻悉,非常震惊,污称他们为“海盗”,几次派遣军队前往胁迫招安,但都未能得逞。1932年初,为了保护自己、消灭敌人,柯成贵在李春财的鼎力帮助下,将队伍的枪支弹药厂、军粮储备库和营地设在且比较隐蔽的海岛乡浮鹰岛文澳村三更楼自然村,指挥部设立在文澳村澳口一个大户人家。李春财将自己和亲兄弟居住地的“黄元楼”(位于三更楼自然村的偏僻处)提供给柯成贵队伍住宿。当时柯成贵带领的这支队伍在西洋、浮鹰一带海域,虽有一定声势,但也吃了不少苦;柯成贵在苦恼之余,渐渐意识到自己这支队伍,虽有江湖义气、除暴安良的正义感,但有许多弱点自身难以克服:有的人闹帮派纠葛、彼此斗殴;有的人赌博、抽大烟、胸无大志;眼前大伙虽有大碗酒喝、大块肉吃,但日子并不好过,单独行动孤立无援,时刻有被国民党军队剿灭的危险。1933年底,他听说共产党在福安领导甘棠农民暴动,便秘密派副队长林红弟到福安去寻找。林红弟通过同乡陈亮(当时是中共福安中心县委工作人员)的关系,找到任铁锋(时任中共福安中心县委委员、红军游击队队长),汇报了柯成贵的意图。之后,党组织派陈亮同志随林红弟先后两次上岛,了解情况和宣传革命道理。

  1934年1月初,中共福安中心县委派曾志(时任中心县委委员、组织部部长)为中共党代表,同陈亮等人前往西洋岛,为柯成贵队伍举行收编仪式。柯成贵十分欣喜,立即组织好队伍迎接,还特地请来福州戏班唱戏,十分隆重。经过几天工作后,曾志同志把这支队伍正式收编为闽东红军独立团海上游击独立营(简称“霞浦海上游击队”);任命柯成贵为营长,李春财、林红弟、陈依奴(西洋岛人,后叛敌)三人担任副营长。从此,这支队伍便成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海上红军部队。

  二、霞浦海上游击队的独特作用

  1、这是闽东党组织在军队建设上的重大创举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共闽东地方组织为了扩大苏区,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从闽东区位的实际情况出发,建立海上武装,打开海上对敌斗争的通道。实践证明,这一重大决定是正确的,这是闽东地方党组织在军事战略上的一个创举,在闽东苏区,乃至三年根据地游击战中独具特色,具有开创性。

  柯成贵出生于工人家庭,早年到省立格致中学求学,受到新思想的影响。回乡后,他在西洋岛上招众聚义,拉起队伍与渔霸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后来,闽东党组织了解到这支队伍的本质是好的,斗争的方向也是对的;同时,也了解到柯成贵有接受共产党领导和加入红军队伍的意愿;便派曾志前往收编。收编初期霞浦海上游击队拥有百余人,100多支步枪,手枪七八支,机枪2挺,木帆船20多只,小汽艇1艘,望远镜1架;还有1所土炸弹厂和1座军粮储备库。柯成贵融入红军队伍,不久就加入中国共产党;霞浦海上游击队也建立了党支部。这支队伍在党的领导下,凭借着闽东千里海疆的自然屏障,以西洋、浮鹰、四礵列岛等岛屿为根据地,经常神出鬼没地在霞浦、福鼎、福安、宁德、罗源、连江等海域,劫持富家商船,并截击国民党军队的海上交通运输,封锁海口,购买武器、医药,在福州马尾建立交通站,以运冰贩鱼作掩护输送军用物资;为救济岛上贫困群众和配合闽东陆上红军作战作出重大贡献。

  霞浦海上游击队的建立和海上对敌斗争的开展,为闽东游击区的斗争作出了很大贡献,也为闽东党组织在海上打开新的通道,赢得了战略性的突破。当年闽东苏区主要领导人叶飞同志对霞浦海上游击队的独特作用给予很高的评价。解放后,有一次他回到闽东,在全区的一个大型会议上动情地说:“闽东苏区与其他苏区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有海上游击队,全国唯一独特的最早的海上红军就在我们闽东。”

  2、成为闽东苏区海上对敌斗争的支撑点

  霞浦海上游击队的收编地西洋岛,是闽东沿海的门户,位于闽江口、东冲口的东北部。西洋岛东北方向拥有嵛山、四霜列岛和浮鹰、马刺、尼姑屿等诸岛,南部与东引、西引、马祖等岛屿遥遥相望,背面与内陆的下浒、石湖、吕峡、大京一水之隔。

  霞浦海上游击队的重要军事基地浮鹰岛,与西洋岛相距5海里,与内陆吕峡、下浒分别相距4海里、9海里,是海岛乡最大的岛屿。浮鹰岛原名浮瀛山,从空中俯瞰或海上各个角度看浮鹰岛都像一只贴在海面上展翅飞翔的雄鹰,因此而得名;岛上地势挺拔,山丘绵延,天牛顶、六朝顶两山隆起于南北,所以又名“双峰岛”。宋朝知县刘镇察访浮鹰岛时曾留下“绝顶试穷千里目,烟波深处是琉球”的诗句。相传明太祖朱元璋曾率兵从水路攻打闽越地区(今福州)时选址屯兵于浮鹰岛中南部一个澳岸边,厉兵秣马,积蓄力量;后来此处也因此命名为“打铁坑”。海岛乡与内陆一水之隔、四面环海,全乡有命名出处的就有有43个大小岛屿,比较出名的有西洋岛、浮鹰岛、四礵列岛;这些岛屿与台湾的东、西岛仅一水之隔,肉眼可穿;位处我国东南沿海突出部,是南来北往,更是闽东海域交通运输的必经之路,海上商业贸易的中心地带,自古即是海上要冲,更是军事战略的重要位置,史称“兵家必争之地”。因此,霞浦海上游击队在此建立根据地,以周边大小岛屿为屏障,使闽东苏区海上对敌斗争有了一个重要的支撑点。

  1934年夏天,国民党海军“通济”号军舰出航上海,途经西洋岛海面时,企图登西洋岛刺探军情。霞浦海上游击队队员发现敌舰远远驶来,立即作好战斗准备。当“通济”舰放下舰舨时(当年西洋岛未建码头,大船只能停泊在外海,人员上岛靠小舢舨过渡上岸),舰上几名海军官兵刚跳下舢舨,即遭海上游击队队员开枪射击,当场击毙一名敌兵。“通济”舰上的敌兵慌作一团。他们一面毫无目标地开枪还击;一面发急电告急:在西洋岛海面遭红军游击队伏击,立即派舰前来增援。陆上敌人接到电报,感到事态严重,即派“海筹”号军舰赶去增援。“海筹”舰赶到后,两舰会合在一起,虽然胆子大些,但由于情况不明,也不敢冒然登岛,只好远距离地停泊在西洋外海窥测动向,伺机下手。海上游击队毙敌后,队长柯成贵立即召集中队长以上队员开会,共同研究对策。大家一致认为:敌人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来报复的;不能与他们硬拼,但也不能让其顺顺当当地开走,要设法抓住有利战机打它个措手不及,煞煞其嚣张气焰!正在这时,观察哨报告:“发现敌人又来了一艘军舰增援。”敌人有三艘军舰停泊在海面,这一仗还打不打?当时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敌人正在寻找目标,如果我们出动了,不是暴露了目标正合敌人的之意吗?!另一种则坚持要打,理由是,现在是夜间,只要把探照灯干掉,敌人就成了“睁眼瞎”,可以以弱胜强,柯成贵同意后面意见。但怎么打呢?柯成贵首先提出了“小木船打兵舰”的大胆设想和具体作战方案。大家听后,都表示赞同!当晚在西洋岛皇帝台和大兴坑山岭上布置百盏灯火迷惑敌人,然后海上游击队小船队悄悄地迂回包抄,准备打它个措手不及。夜深了,人们早已进入梦乡,渔村漆黑一片,突然岛上山岙布满点点游动灯光,随着海风的吹动时隐时现,恰似千军万马在走动。愚蠢的敌人果然上当了,他们认定这些灯光处是海上游击队的宿营地,便命令舰上士兵朝有灯光的地方开炮。炮声隆隆,震天动地,敌人以为这下海上游击队完蛋了。正在敌人得意忘形,准备吃夜宵、睡大觉,待天亮起航,凯旋而归之际,海上游击队在队长柯成贵的率领下,乘着20多只小木船向敌舰迂回包抄。最初敌人还以为是出海捕鱼的渔船,未引起注意,等到这些小船逼近军舰时才发现是海上游击队船队,但为时已晚。因军舰的火炮近距离不能发挥火力作用,眼看海上游击队的船只越来越近,并开枪射中敌舰探照灯。顿时枪声、叫喊声、响彻夜空,敌人感到夜晚在没有探照灯的情况下凶多吉少,随即决定起航,连夜仓惶逃窜。霞浦海上游击队用小木船打跑了国民党海军军舰,打出了我军的军威。从此,国民党海军军舰再也不敢轻易驶入西洋岛海域捣乱了。

  1934年,国民党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采取不抵抗的政策,却积极进行内战,海上游击队的队员们非常愤慨。柯成贵亲笔在西洋岛马祖宫的墙上写下了“反对蒋介石出卖东三省”“拥护苏维埃政府”等特大标语,并率领部队两次袭击了前来西洋、浮鹰海域侵略和掠夺海产资源的日本军舰艇。之后,日本帝国主义扩张野心越来越大,派出数十艘军舰进犯西洋、浮鹰、北礵、东引、马祖之间海面,窥视我东南沿海军事情况,伺机侵犯浙江、福建、广东等沿海省份;但惧怕海上游击队偷袭他们,不敢靠近闽东内海,祖国的神圣海疆得到了保卫。

  3、掩护连罗红军突围,保存了革命有生骨干力量

  霞浦海上游击队为掩护中共连江县委领导和连罗红军西南团的突围做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1934年冬,国民党反动派调遣数万兵力,大举“围剿”闽东苏区(当时包括连江和罗源)。1935年2月,国民党纠集了八十七师、五十二师、海军陆战队等1万多人进攻连江和罗源(简称“连罗”)苏区,许多革命同志惨遭杀害,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中共连江县委机关和红军西南团(以下简称“连罗红军”)遭敌围困,在情势万分紧急的情形下,或撤往山区,或向沿海突围,其中“连罗红军”的两个连撤到沿海一带。这时前临茫茫大海,后有强敌追踪,再与敌人周旋是有很大困难;在这危急关头,“连罗红军”派人前往西洋岛与海上游击队取得联系;柯成贵表示欢迎。于是“连罗红军”于2月18日连夜率部200余人乘船赴西洋岛、浮鹰岛,途中遭敌人一路追击,时逢春节期间,遂决定化整为零,分散隐蔽,并组织骨干陈咸恒、何于金、陈春古、郑瑞藻、黄如佺等20多人(以下简称“连罗红军骨干”),由红军西南团团长杨采衡和中共连江县委委员、团县委书记陈云飞率领突围,最后退至西洋岛,受到海上游击队热情接待。随后,柯成贵派员将他们转移到岛上后山一处比较高的马鞍形山上,在一座独立房屋住下。国民党反动派得知“连罗红军骨干”进入西洋岛的消息后,便于翌日拂晓,出动两架侦察机到西洋岛窥察,又派“楚同”、“海明”和“通济”三艘兵舰封锁海面,组织陆军八十七师二五九旅五一七团和黄岐等地方武装民团千余人,由渔霸林元良带路,分数处登岛,企图将突出重围的“连罗红军骨干”一网打尽。正值千钧一发之际,“连罗红军骨干”带着文件、武器等,由柯成贵派出的得力干部引领,转移到大约三华里远的海边—风门屿岩洞隐蔽起来。敌人于当天上午占领了西洋岛,当晚夜色朦胧,游击队员从沙滩中挖出一只小木船,秘密下海,载着“连罗红军骨干”转移到浮鹰岛尼姑屿上一个秘密岩洞里隐藏起来。这个岩洞很特别,是由许多大块圆型光滑岩石重叠构成的,洞口多、且小,仅容一个身位躺的出入,腹大,可容纳20多人。涨潮时,洞口淹没,形成天然屏障,可供瞭望观察敌人动静,通风好,人隐身洞内,不会因洞口淹没而溺水;既使退潮,人隐藏其间也不易被外人发现。而且离这个岩洞近60米处,还有一个山洞,洞口处在悬崖峭壁中间,四周杂草丛生;平时是山羊栖息的山洞,可隐藏20多人,十分隐蔽,远处根本看不到山洞,人迹罕至,非常安全。“连罗红军骨干”白天隐藏在海边岩洞,到晚上就沿着陡峭山路转移至半山腰的石洞中隐居取暖。由于柯成贵做了周密布置,敌人在西洋岛扑了空。20日拂晓,柯成贵同志为给“连罗红军骨干”送食粮,将自己化装成渔民,借着拂晓前夜幕的掩护,从浮鹰岛文澳村大澳沙滩悄悄地推下一条小舢舨向尼姑屿方向驶去,不料被敌人的哨兵发觉。为了不暴露“连罗红军骨干”的隐藏地点,柯成贵故意将舢舨朝武澳鼻方向驶去。敌人追上来,将柯成贵押往团部,被曾经向柯成贵交过饷的渔霸林元良认了出来,便叫人将他五花大绑,把他送到连江八十七师师部关押,不久敌人又将柯成贵转至福州伪省保安司令部监狱关押。柯成贵在狱中始终英勇顽强、保守党的机密,于农历1935年3月29日中午,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于福州鸡角弄,牺牲时年仅27岁。

  为了保证从西洋岛风门屿转移到浮鹰岛尼姑屿的“连罗红军骨干”不被国民党军队搜捕,1935年2月23日深夜,霞浦海上游击队副队长李春财置生死以度外,毅然挑选了8名敢死队员,并亲自驾驶渔船,把连罗红军骨干从浮鹰岛尼姑屿转移走。首先,闯过闽江口,然后突围到福清海口附近海边登陆,找到交通站;紧接着由中共福清县委安排连罗红军骨干进入该县罗汉里山区,组织群众,坚持游击战争。后来敌人获知浮鹰岛文澳村渔民把连罗红军骨干从海上偷偷运走消息后,对该村进行疯狂轰炸报复。这支历经千辛万苦的红军部队不久在闽中建立起了工农游击支队,坚持斗争到抗日战争爆发,后由杨采衡带到皖南新四军军部,同叶飞同志带领的1300多位闽东子弟兵一起,浴血奋战在抗日主战场上。

  4、大力配合内陆红军作战,积极运送伤病员

  霞浦海上游击队在党的领导下,不但在海岛乡周边海域英勇顽强地一次又一次沉重打击国民党反动派和日本鬼子的进犯,而且还活跃在霞浦内陆下浒的三洲、赤壁、石湖和连江的黄歧一带,积极开展打土豪、斗恶霸、分浮财、闹减租运动,在群众中威望很高。1934年间,闽东红军两次围攻霞浦县城,霞浦西南、西北和东北的广大地区革命形势如火如荼;但是南乡一带的反动地主掌握的“大刀会”武装,仍然十分猖獗。为了打击敌人的反动嚣张气焰,有效牵制敌人,配合红军攻打县城,海上游击队两次渡海内陆消灭了下浒的三洲、石湖和长春的大京一带的反动“大刀会”武装。

  霞浦海上游击队充分发挥海上运送迅速安全的优势,对南来北往的红军伤病员都给予积极接应。有一次,海上游击队护送抗日先遣队伤病员200多名,安全抵达北斗、鸭姆湾等地;随后,这些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红军伤病员被及时转送至霞浦县盐田乡西胜村龙潭自然村红军后方医院,得到有效治疗。此外,海上游击队还努力完成红军的枪支弹药、军粮、医药等军用物资的筹集和运输任务。

  1935年初,国民党反动派大举“围剿”闽东苏区。海上游击队英勇迎敌,越战越勇,给敌军造成很大威慑;国民党大为恐慌。同年3月22日,国民党《江声报》载文惊呼:“柯成贵部有六七百人,纵横海上,极为强悍。”

  霞浦海上游击队从组建、收编到整编,虽然只经历了短短的5年,但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尤其是在三年游击战争时期,其为闽东苏区挤身全国八大根据地之一,进而成为南方的最后一块革命根据地作出了不可替代的特殊贡献。所开创的“小木船打军舰”的先例,在共和国人民海军创建史上留下一段传奇。海上游击队在弹丸之地的孤岛上生根发展直至壮大,是与岛上群众和普通渔民鼎力支持是分不开的,这对当今开展军民深度融合共建活动,仍有着现实启示和借鉴作用。在海上游击队这支英雄队伍中还涌现出了柯成贵、李春财、林红弟等革命烈士、草根英雄,其革命精神和崇高气节将永远激励着后来人奋勇前行!

    (霞浦县老促会 张金霖)

编辑:李自超
相关阅读:
抗“疫”除“魔” 耀初心——记共产党员、黄梅县古塔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欧阳志
曲江区餐饮正逐步恢复堂食
西华县:外强输出内抓就业  用活“人力”脱贫收官
湘鄂西革命老区恩施自治州巴东县茶店子镇初级中学教科室主任李明在抗疫巡察
战疫情:利州区老促会在行动(一)
抗击疫情  巾帼不让须眉——青神县老促会以妇儿工委为平台发挥“半边天”作
今日推荐
视觉焦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中国老区建设画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胜门外北沙滩1号16信箱 邮编:100083 电话: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lqjsbjb@126.com zglqw2012@126.com(中国老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