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老区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江苏 | 安徽 | 山东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宁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黑龙江 | 辽宁 | 吉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陕西 | 甘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讲好“三个故事” > 讲好革命故事 > 正文
 
苏中战役的壮丽画卷
——纪念粟裕大将逝世35周年
2019/11/22 15:04:59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苏中战役,七战各有特色,粟裕走险棋、出奇兵,采取“啃骨头”、“拔钉子”、“舍近求远”、“围魏救赵”、“雷公打豆腐”等多种战术,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打,给敌人以全歼速决

 

  首战宣泰——“豆腐嘴”啃掉“铁月饼”

  1946年7月,蒋介石派李默庵率领5个师15个旅约12万人,从南通、白蒲、泰州、扬州、靖江、泰兴等地,分几路向我如皋、海安和邵伯、高邮方向进攻。敌人把这叫做:多路向心突击。而我华中野战军只有3万多人,敌我兵力悬殊,因此有人认为,“敌强我弱,应该诱敌深入才行”。

  但粟裕却反常用兵,以反进攻战法,歼敌于将出未出之时。他认为,敌整编第49师从南通北犯如皋;整编第83师从泰兴、宣家堡,整编第99旅从靖江两路合击黄桥,然后配合49师会攻如皋;整编第25师的148旅从泰州东犯姜堰。我们可乘敌人松懈之际,出其不意,选其一路,主动出击。于是决定不打对我威胁较大的泰州之敌,不打南通、白蒲一路之敌,而选择了打泰兴、宣家堡之敌。这一路是敌整编第83师的两个团,比较孤立分散,利于我同时分别歼敌。

  具体作战部署确定了:6师6个团担任歼灭中路敌19旅的两个团,7纵3个团在北侧监视两路之敌,10纵3个团在邵伯牵制敌25师。粟裕充满信心地说:“敌人12万人马进攻我们3万多人,是4打1,我们这么一来,还了它个6打1!这是与国民党军的第一战,必须要打好!打好了,我请大家吃狗肉!”

  当然,战争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敌人也会根据迹象进行分析。 日军高级顾问提醒李默庵说:“种种情况表明,粟裕可能要奔袭宣家堡。”“哦”。李默庵不屑地瞅了他一眼,问:“根据是什么?”“是多年挨打的经验告诉我的。”“嘿嘿”!李默庵冷笑一声道,“豆腐嘴要啃铁月饼,那倒好办了!我的83师是百战百胜的铁军,共军一贯的伎俩是先打弱敌,怎么敢去动我的王牌?况且根据侦察报告,粟裕部正积极准备攻我泰州城,你不要疑神疑鬼了!”日军顾问碰了个钉子,不冷不热地说:“高见,高见!”说不清是称赞还是讽刺。

  整编第83师原番号是第100军,是蒋介石的嫡系,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的基本部队之一,该师为美械装备,由美国教官训练,曾到缅甸作过战,战斗力较强。其驻守泰兴的第57团,自称为“天下第一团”,还四处吹嘘说:“如果共军能打下宣家堡,那么他们就可以倒扛着枪,一弹不发地进南京。”

  粟裕偏偏要用豆腐嘴去啃铁月饼。他在动员大会上说:“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会去主动打他们,他们还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呢!”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我们定能啃掉这两块“铁月饼”。为了确保主力行动,粟裕还亲自安排了一分区地方武装担负保障侧翼的任务,他对一分区司令员段焕竞说:“如果不能完成任务,那可要提头来见哟!”

  7月13日,粟裕亲临一线指挥。1师部队由如皋到达宣家堡一带,黄昏时,3旅8团首先打响了,战斗进展得十分顺利。当日晚,我攻击部队为敌火力所阻,未能打进宣家堡。粟裕命令陶勇马上亲临一线指挥。陶勇飞马赶到担任主攻任务的8团团部,正碰上他们第二次攻击。敌人从土木工事密密层层的枪眼里发射的机枪火力,在8团前沿上腾起了一道火墙,栏住了我们攻击的部队。一场干净的歼灭战变成了胶着战。粟裕立即命令陶勇:“停止攻击、重新部署、集中兵力、明晚再干!”

  第二天即改变了打法:8团仍从东面攻击,9团1营攻击南面,而 以7团在西北面担任主攻。集中优势兵力,3面突击。坚决按6比1打击敌人,快速结束战斗。1师指挥所里,各团的捷报纷纷传来:“8团正向街心发展,7团拿下了河边的大碉堡,突过河南……”枪声一夜未停。当启明星高高挂在东南天空时,电话里传来了最后一个消息:全歼了宣家堡的敌人!同时,6师也将泰兴城的敌军大部消灭。

  首战宣泰,歼敌整编第83师19旅的两个团和旅属山炮营,第63旅的一个营,共3000余人。这是华中野战军在解放战争中对蒋军的第一次大胜。

  毛泽东对此也极为关注,战后亲自来电询问:打的是否整编第83师?该师被消灭了多少?尚有多少?粟裕部署清查战果,一一作了汇报。毛泽东主席十分高兴,要求粟裕:“泰兴战斗后立即整理部队,准备再打四五个大仗。”

  南京的蒋介石得知宣泰战斗失败后,大骂“默庵无能,默庵无能,堂堂黄埔高材生连粟裕这个兵油子都打不过,混蛋!”

  鉴于我军已获得转移兵力的主动权,粟裕又心生一计,命令主力部队撤出休整,仅留下第6师少数部队继续围攻泰兴城内少数残敌,给敌人造成我军主力仍在泰兴的假象,以作为下一次战斗的诱饵。

  第6师师长王必成是粟裕手下有名的虎将,个性极强。粟裕担心他会大举进攻,扫清残敌,破坏了他的预定计划,急忙亲自跑到泰兴前线,当面向王必成交待:“火力要猛,但动作要慢。如果必要,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之后,主动撤离,让敌人以为我们攻不下来,被迫撤走则更好。”王必成也是优秀的战将,马上明白了粟裕的意图,欣然从命。

  再战如南——飞兵百里啃“甘蔗”

  宣泰的硝烟未尽,粟裕又急电令1师和6师立即转兵,日夜兼程,火速东进,投入第二战——如(皋)南(通)战斗。敌汤恩伯得悉华野主力在宣泰地区,急急调兵遣将,命令整编第65师火速北渡长江,会同靖江的第99旅增援泰兴,并进犯黄桥,以拖住我军主力;同时,命令第49师星夜疾进,企图趁虚夺取我如皋城,然后,第49师从如皋、第65师从黄桥、第83师从泰州,多路夹击我华中野战军主力于如(皋)黄(桥)公路、南(通)如(皋)公路和长江之间的三角地区。

  粟裕当然不会让汤恩伯的如意算盘得逞,他又下了一着妙棋;放弃攻打前来增援宣泰之敌,毅然把主力作远距离机动,攻击进犯如皋的敌49师。粟裕命令用汽艇急运第7纵队1个团先期赶回如皋,协同第一军分区部队扼守该城。同时设置疑兵,继续围歼泰兴城内残敌,给敌人以主力确实还在西边的错觉,引诱敌人放胆向如皋进犯。自己亲率主力昼夜转兵,行军100多里,悄然东进,敌人还蒙在鼓里。

  18日,敌人的炮车队大摇大摆地向北开进,准备轰击我如皋城,当敌49师师长王铁汉正做着“趁虚而入”的美梦时,不料我军“从天而降”,我1师1旅3团插到通如公路白蒲北的三里楼发起了攻击,敌人乱了阵,我军轻取敌一个野炮连,挺威风的三门野炮乖乖地被缴获了.

  18日下午1时,在我两个团的猛烈攻击下,敌76团大部被歼,鬼头街被我占领.战斗中我军缴获了1台报话机,可以随时收听敌人的对话,波长刚被调好,就听见王铁汉在叫嚷要“就地抵抗”。这下热闹了,他调动东面的部队,我们就打东面,他调动西面部队,我们就打西面……18日晚,我军从3面同时向敌发起了总攻,敌军仓皇失措,乱成一团。当时,人们形容敌人像一根甘蔗横卧在如皋东南20余里的鬼头街一带。我1师3旅9团和1旅3团,就顺着鬼头街一段一段啃过去。

  19日上午,我军全部占领了敌49师师部外围村庄,我1师原拟在7纵队配合下,黄昏直捣敌师部驻地田肚里,但敌人拼死挣扎,连续向我7团阵地反扑。我7团,也是驰名苏中的新四军主力团,不管敌人如何疯狂攻击,7团的指战员个个奋勇作战,子弹打光了,就和敌拼刺刀、拼手榴弹,全力近战歼敌。王铁汉见反击不得手,就拼命呼叫左路的79旅向他靠拢。可是,79旅已被我6师围困于宋家桥,扬花桥地区,已经自身难保了。

  下午,田肚里的敌人企图向南逃窜,狡猾的敌人使了一计,在突围部队前面,先是向我阵地赶出一群骡马,他们满以为我军一见骡马,就会纷纷去抓,他们也就可以趁机突围。谁知道这一着并不灵,我军不上当。刚刚放过骡马,我7团和3团便马上向敌发起攻击。危急之时,第49师师长王铁汉四处呼救,并电告李默庵:“你他妈见死不救,等老子打完这一仗,咱们一块儿面见总座。”

  王铁汉亲自督战至。19日,结果援军未到,晚上,他把部队交给参谋长,言称亲自上第一线作战。结果,他带着几个亲信逃到宋家桥去了,其部被华野全歼。

  19、20日,我6师主力又与第7纵队密切配合,歼灭扬花桥、宋家桥之敌。19日上午,我军全部占领了敌49师师部外围村庄。下午,我7团和3团两个团向敌发起攻击。至此,被我围困于鬼头街,田肚里的敌49师师部和62旅,全部被我歼灭,只有师长王铁汉化装成伙夫溜了。20日晚,我6师18旅在1师1个团的配合下,强攻扬花桥、宋家桥,给敌79旅以歼灭性打击。

  如皋东南地区的第二仗,我军共歼敌1个师部,1个半旅,约一万余人。一次歼敌这么多,是解放战争的第一次,战斗结束的当天,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就发来电报:“庆祝你们打了大胜仗!”

  三战海安——避其锋芒吃“肥肉”

  敌人两战两败,自不甘心,汤恩伯集中6个旅的兵力,气势汹汹从如皋、姜堰合击我海安,粟裕得到消息,十分兴奋,这无疑又是送到嘴边的一块肥肉。海安是苏中战略要地和交通枢纽,蒋军判断我军势在必争,妄图依仗其优势兵力,在海安同粟裕部主力一决雄雌。摆在粟裕面前有两种选择:与敌决战或放弃海安。

  粟裕反复掂量,如我在海安与敌人决战,敌众我寡,将付出极大代价,正中敌人的下怀,不如避其锋芒,先以小部队实施运动防御,杀伤和消耗敌人,然后撤出海安,给敌人以我军被迫放弃战略要地的错觉,造成有利于我歼敌的战机。

  为慎重起见,粟裕利用当时所能搞到的交通工具——摩托车、人力车、自行车、民船,一天一夜,兼程150余公里,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淮安向华中局作了请示报告。得到支持后,粟裕马上命令主力部队后撤休整,仅以第7纵队一部在海安地区进行运动防御战。第7纵队刚由苏中地方武装上升为主力,接受命令后,他们每天晚上都要巧妙地袭扰敌人,令敌人通宵不得安宁,还要浪费大量的弹药。仅7月31日夜对敌人巧妙的袭扰,就消耗了蒋军炮弹万余发。

  从7月30日到8月3日,7纵以3000多人的兵力抗击了5万多敌人的轮番猛攻,并以伤亡200余人的代价,换得了杀伤敌军3000余人的战果,创造了敌我伤亡15:1的新纪录。8月3日,粟裕命令7纵队撤出海安。海安运动防御战至此胜利结束。

  四战李堡——口袋“装敌”两个旅

  华中部队撤出海安后,蒋军65师和第105旅、第7旅一齐拥进海安。蒋军极度夸张地吹嘘“战果”,胡说我军伤亡竟达“二三万人”,宣告“苏北共军大势已去”。于是派出65师和105旅由海安继续北犯。粟裕又一次作出了正确的判断,第二天早晨立即电告华中局、军部和军委:“敌骄兵轻进,必有机可乘,出现我歼敌良机,我主力已集结于海安东北,伺机出击。”

  次日即获军委复示:“歼敌良机已至,甚好甚慰。”预备队或钳制部队如有可调者,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尽可能满足粟之要求,集中最大兵力于主要方向。

  7日,蒋军进一步暴露出骄兵的弱点,竟然在前沿一线声势浩大地频频调换防地,给粟裕造成了“歼敌于未稳”的大好时机。粟裕立即设置“口袋”,集中兵力,首歼李堡之敌于运动中。以第1师攻歼李堡、角斜之敌第105旅主力;以第6师的第16旅攻击丁家所守敌第105旅另一部;7纵及新由淮南调来苏中的第5旅和华中军区特务团,协助主力攻击。

  当我军发起攻击时,李堡镇的敌人正忙着交换防务。敌新7旅19团,接替第105旅314团。天黑下来了,也是19团活该挨打,他们刚接替防务完毕,警戒还没有派好,工事没有筑好,部队位置也没有分布好,就遭到我1师发起的猛烈攻击。敌人猝不及防,顿时乱成一团,一夜之间全部被歼。率领第19团前来李堡接防的敌新7旅少将副旅长从田云,成了我1师俘虏到的第一个国民党将军。

  李堡被我攻克的第二天,由海安踊踊东进的敌新7旅旅长黄伯光仍然蒙在鼓里,率领21团向李堡进发,结果,一步一步往我6师在7旅配合下设置的口袋里钻。这又一次显示了我军在内线作战,有着解放区人民群众作依靠的优势。敌人越是深入我解放区,我军行动越能得到群众掩护、民兵、群众、个人严锁消息、缉查敌探、弄好敌人耳不聪、目不明。我1师、6师部队以及华中野战军机关3万人集结休整两个星期,驻地距离海安最近的只有一二十里,敌人却毫无所闻,而我军对敌人的出发时间,行军队形,途径地点都能随时掌握,一清二楚。

  中午,排着3路纵队行进的敌军进入我伏击阵地,我16旅第54团当即迎头痛击,7纵队第57团迅速断敌退路,敌遭我突然打击,混乱不堪。这时,隐蔽在距公路七八百米处的52团1营,在营长袁捷带领下率先从中间出击,兄弟部队也从两侧一起冲杀上去,一颗颗发出巨响的手榴弹,一把把银光闪闪的刺刀,一下子就把敌人队伍冲乱了,许多敌人还没有来得及拉开枪栓就做了俘虏。下午5时,我军发起最后攻击,不到30分钟,就把被包围并分割成数块的敌人消灭干净了。这一仗,52团1营无一伤亡,俘敌300多,战士手中的“汉阳造”,“大盖子”换成了汤姆式、卡宾枪。

  李堡一战,前后不到20个小时,歼敌近两个旅,共9000余人,打得大快人心。此战打破了蒋介石妄图迅速解决苏中问题的美梦,蒋军已无力组织全面进攻,因而被迫调整部署,而我军却在战斗中不断得到加强,用缴获来的武器改善了装备,还补充了大量的解放战士。

  毛泽东命令整编后第5旅和军区特务团都划归粟裕指挥,并指示粟裕:“你再布置几次作战……彻底粉碎苏中蒋军之进攻,对全局将有极大影响。”使苏中战局发生了开始向着我方倾斜的变化。

  五战丁林——钻到敌人肚皮里打

  哪里好消灭敌人,就在那里打仗。这是粟裕的作战原则。通过对敌情的研究,粟裕发现,南通、如皋一线是蒋军阵势中暴露的侧翼,兵力比较薄弱,驻守这一线的是新从上海调来的整编第21师和交警总队。21师是川军部队,战斗力不强,交警总队虽全部配备美械自动武器,但基本上没有重武器,而且缺乏正规作战经验。粟裕设想从南通、如皋打开缺口,“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打”。这样就可以威胁敌人后方基地,打乱敌人部署,造成歼敌良机。

  8月20日晚,粟裕和谭震林率主力16个团3万余人向南开进,直插蒋军侧后,21日晚,我1师向丁埝守敌、6师向林梓守敌、第5旅向东陈守敌发起攻击。驻丁埝、林梓、东陈的敌交通警察中队,号称国民党的一支“袖珍王牌军”。是由美国特务梅乐斯和国民党“军统”特务戴笠合作训练出来的特务武装,连以上军官都是军校生,多系“军统”特务政治上更反动。21日夜11时,丁林战斗开始,这又是一次出敌不意的攻击,战斗进展很快,20个小时就解决了战斗。第二天上午,丁、林全歼守敌消灭5个交警大队,第26旅1个营,共5000余人,打开了我西进的门口,孤立了如皋和海安之敌。

  六战邵(伯)乔(墅)、七战如黄——“围魏救赵”收大礼

  李默庵确实奸滑他一方面增兵如皋,一方面命令西边的敌25师猛攻邵伯,他的如意算盘是:从我侧后方插上一切,打开邵伯,溯流而上,占领高邮,直叩华中首府淮阴,这样,既救了如皋,又可进逼淮阴,东西呼应,一举两得。粟裕自有妙计,他把中国古代“围魏救赵”的战法,成功地运用于战役作战实践之中,我军除以第10纵队3个团及第二分区两个团在邵伯防卸外,主力部队则来一个“攻黄(桥)救邵(伯)”,用攻其必救的办法来调动敌人,歼灭敌人于运动中,并解邵伯之围。

  8月23日夜,我第1师、第6师、第5旅、特务团,由丁埝、林梓越通榆路挺进如(皋)黄(桥)线,插入敌封锁卷。这本来是一着险棋,但由于老解放区组织严密,敌人得不到情报,还以为我将攻击如皋,急令黄桥守敌第99旅坛援如皋。奉命东调黄桥的敌99旅,忧心忡忡,迟滞不前,等待如皋之敌接应,如皋之敌则出动1个多旅,西出接应,这样,如黄线上便出现了敌两个半旅的“武装大游行”。送上门的大礼,哪能不收!粟裕当即命令秘密集结如黄线上的各部队,迅速切断敌人退路,并不使东西两面敌人靠拢,集中优势兵力首先歼灭其较弱的一路,然后调转兵力各个击破。

  25日,敌99旅进至黄桥东北之分界,与我第6师遭遇,当即被我6师包围,敌187旅等部,在分界、如皋之间的加力,谢家旬被我师截住。当夜,我军各部队对敌展开攻势,分界、加力两地之敌集团固守,激战一夜,未见分晓,原来,敌人突有兵力远比我原先侦察的要多,战局剧变将我军置入了极其被动的局面,西面运河的邵伯、丁沟、乔墅一线,承受压力极大,此时,乔墅阵地已被敌突破,如果邵伯一旦失守,局势将更加不可收拾。

  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粟裕决定采取“雷公打豆腐”的办法,集中4倍、5倍、6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给敌人来一个全歼速决!粟裕手头兵力不多,更没有予备队就从战场上及时转用兵力。26日晨,粟裕召来1师1旅张震东,命令他率1旅立即奔赴分界,协同第6师先歼敌第99旅,很快,我1旅撤出加力战斗,强行军向分界开进。就在第1师1旅快速奔袭的同时,第6师重新调整了攻击分界部署,决定集中第16旅、第18旅共4个团的兵力,并肩由北向南实施主要突击,另外两个团的兵力,从东、西、南三面实施围攻。

  敌人经我们一夜攻击,伤亡惨重、士气低落,建制混乱,正盼着敌机和援兵来救命哩!可是,中午时分,突然下起滂沱大雨,敌机来不了,帮不了敌人的忙,这真是老天相助!下午1时,随着粟裕一声令下,我参战部队冒雨发起总攻,一举突破敌人的防卸阵地,直插敌人的心脏,敌人立即乱作一团,分头突围,我军大胆楔入敌群猛打猛冲,敌大部被歼。残敌1000多人仓皇南逃,正好闯入我1旅在分界东南开阔地布下的大网袋,1旅迎头一顿痛打,敌人被全部消灭在芦家庄地区。

  就在如黄路战斗进行的同时,邵伯和乔墅保卫战也在紧张进行中,这是粟裕“攻黄救邵”战术中的一部分。邵伯位于扬州以北,形势险要,是通往两淮的门户,敌25师从仙女庙,宜陵一线出动,分三路进攻邵伯、乔墅和丁沟,进而攻占高邮和宝应配合淮南、淮北的74师,7军等 会攻两淮(淮阴、淮安),并策应东线如皋等地的“清剿”。我军为保两淮门户,以新建的第10纵队及二分区的两个团,迎战敌25师,战斗进行了4天4夜,从8月23日发起至26日止,经过反复的争夺和肉搏战的激烈战斗,敌人伤亡惨重,溃退至仙女庙,宜陵一线,我军守住了邵乔。此次战斗,以我军歼敌2000余人的胜利结束与如黄大捷交相辉映。

  歼灭了分界之敌,我第6师和第1旅立即转兵东向,会同第3旅、第5旅以15个团的兵力西出接应,加力、谢家甸之敌以营为单位分路突围,粟裕命令我部队全线出击,突围之敌如数就歼,第二次由如皋增援之敌1个团亦被歼一半,接着,我插到如皋西南的第5旅乘胜攻克黄桥。

  在加力突围之敌走投无路,如皋坛援之敌被我击退的情况下,敌人的“野马式”战斗机,一批批出现在战场上空,疯狂地向我军阵地俯冲,扫射和投弹。当敌机向我部队俯冲扫射时,各部的轻重机枪一齐对空开火,一架敌机被击落了,其它的敌机再也不敢低飞俯冲了。

  如(皋)黄(桥)路作战,是自卫战争开始以来缴获,俘虏最多的一次,歼灭99旅全部,187旅全部、79旅1个半团,160旅5个连,63旅1个营(缺一个连),总计歼敌1.7万余人,获各种炮50余门,轻重机枪600挺,长短枪3500支。

  (申启忠 陆大同)

编辑:李自超
相关阅读:
腾飞的祖国
孝感市孝南区:统一认识行动 会议订刊356份
旬阳县老促会​开办红色文物展览馆
辽宁省本溪市政协来吉林延边州考察老促会工作
启东市召开学用红刊心得交流会
拜泉县扶贫产品在“扶贫大集”上销售火爆
今日推荐
视觉焦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中国老区建设画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胜门外北沙滩1号16信箱 邮编:100083 电话: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lqjsbjb@126.com zglqw2012@126.com(中国老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