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老区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江苏 | 安徽 | 山东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宁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黑龙江 | 辽宁 | 吉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陕西 | 甘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老区情 > 正文
 
一位92岁“南下”老干部的女儿朱薪宇说:“我要让优良家风代代相传!”
2019/10/28 11:22:25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作为重庆电视台栏目主持、特邀演员,涪陵文艺界知名人士的朱薪宇,近日在重庆涪陵接受了采访。说到她92岁“南下”老干部的父亲朱南平时,非常激动,朱薪宇说:“再平凡的人也有她不平凡的故事。下面,听我慢慢述说……”

 

  我有一个比我大44岁的父亲

  我的父亲叫朱南平,今年91岁。听我父亲讲,1928年那个北风呼啸,大雪纷飞的深夜,他降临在了甘肃省兰州市郊一个名叫安宁堡的绅士家庭,我爷爷是当时的进士,不但有文化,而且乐善好施,深受当地百姓爱戴。

  我的父亲童年时在当地念私塾,然后考入兰州读中学,17岁那年夏天,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复旦大学。进入大学后,父亲受先进文化的影响,积极参加大学里的学生运动,秘密参加了地下党活动,1949年9月26日,他穿上军装,在南京时代相馆照了一张戎装照,然后与学校里的一批热血青年参加了西南服务团,跟随刘邓大军挺进大西南。

  父亲不留恋繁华的城市,舍弃了大城市的生活, 参加西南服务团来革命老区涪陵后,兢兢业业工作,父亲在他的日记中写道;“我要把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祖国的解放事业,要把自己的一生献给西南大地”。

  父亲在革命老区涪陵先是参加剿匪,减租退押、清匪反霸斗争,然后在涪陵财政部门工作,是他,率队组建了涪陵第一座自来水厂,组建了涪陵第一个建筑公司并担任了总经理直到离休。

  父亲39岁那年,孑然一身的他经组织介绍,和比他小7岁的一位南沱姑娘结了婚,不用说,那位南沱姑娘便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叫许洪尧,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是涪陵区中医院的儿科主任,她心底善良,为人谦和,工作能力強,在同事中威望很高。而我的父亲则是典型的西北汉子,为人豪爽,仗义,耿直,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父亲和母亲结婚后,一直很恩爱,工作上相互鼓励,生活中相互照顾,是单位上出了名的恩爱夫妻,他俩恩爱如初,生活得平静而又幸福,对我们成人后思想影响很大。而父母对我的关心和疼爱,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尤其是在生活上,可以说关心得无微不至,但在学习上要求很严,经常教育我包括后来教育我的孩子:“人的一生不必追求大福大贵,更不能追求高官厚禄,但一定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道出一个深埋心底多年的秘密

  我想,每个人都有秘密,而我,有一个深埋心底多年的秘密,今天,是我首次亲口向公众公开。

  小时候,和小伙伴们玩耍时,常常有人欺负我,骂我是“抱来的娃儿”,“捡来的、没人要的孩子”。我只好哭着回家向父母告状,父母一把将我搂在怀里,疼爱地对我说:“莫听他们的,他们乱说,你就是我们生的,我们就是你的爸爸妈妈。”然后,父母又堆满笑脸,上门去劝那些骂我的孩子不要乱说。为了我不受委屈,不让那些顽皮的孩子骂我是“捡来的娃儿”,我的父母带着我悄悄搬了三次家。

  我三岁前身体十分虚弱,经常生病,幸好我母亲是儿科医生,为我付出了所有心血,每次打点滴,都是母亲抱着我踱步,而父亲则用一根竹竿,将输液瓶举得高高,不断哄着我。

  有年春节,妈妈花30元钱给我买了件平绒大衣,要知道,妈妈当时每月的工资只有38元,为了这件衣服,妈妈几年都没制过一件新衣服。我父亲原本抽烟,为了我的营养,他硬是戒了烟,用节省下来的钱给我买营养品。

  我记得我5岁时,从小将我带大的保姆离开了我家,临走时,她吱吱唔唔对我说过这样一段话:“孩子,你的身世不简单啊,长大后你就知道了,如果那个时候还没人告诉你,你就到长寿来找我,我再告诉你……”当时我很纳闷,也没听懂她的话。20多岁时,我曾去长寿找过她,遗憾的是她早已因病去世了。

  我上初中后,发现同学们的爸爸妈妈那么年轻,而我的父母年龄却那么大,为这事曾问过妈妈,妈妈笑着说:“要你要得晚,我们当然就老了……”

  真是天不测风云,2006年初,我妈妈被发现患了直肠癌,她与病魔顽强搏斗了两年,在母亲最后几天的日子里,躺在病床上的她,艰难地支起上身,拉着我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含着泪水断断续续向我讲述了一段埋藏在她心中几十年的秘密---

  1972年10月8日上午约10时许,秋风阵阵,秋雨下个不停。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来到涪陵大东门一家医院,产下一名女婴,婴儿刚产下两个小时,趁人们不注意时,那位姑娘便冒雨悄悄溜走了,医生和护士们在医院内上上下下寻找那位产妇,仍没个踪影。

  为那位姑娘接生的刘医生说:“产妇来到医院时,羊水已破,婴儿的头都快出来了,我立即为她接了生,那位姑娘大概只十八、九岁,上身穿的是小翻领军服,脚上穿的是丝袜和皮鞋,头上留了上海式发型,很时髦,听口音和打扮,好象是重庆知青……”

  那位女婴的哭声很响亮,一大群医生护士围在婴儿床边,看着那张粉嘟嘟、胖乎乎的小脸,都急坏了,不知该怎么办?

  “许医生,许医生,你不是很喜欢娃儿吗?快来抱去喂……”妇产科的一位护士大声喊道。

  闻声赶到的许医生拉着正在该医院住院的丈夫,来到女婴旁边,许医生与她丈夫对视了一下,同时弯腰将那位可怜的乳气末干的女婴抱在了怀里,许医生喃喃地说:“看来,我们俩口子与这孩子有缘,要得!我们把她抱回家喂起……”

  妈妈讲到这里,已经是泪如潮涌,再也说不下去了。头脑一片空白的我,刹那间回过神来,两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不用多说,大家一定明白了,那位可怜的女婴就是我,许医生和她的丈夫就是我的妈妈爸爸。那年,我的爸爸44岁,妈妈37岁。

  知道了我的父母仅仅是我的养父养母后,我心潮难平,连续多天失眠,但丝毫没减弱我对他们的尊敬和爱,他们在我心中的位置更加重要,形象更加高大,我并非是爸爸妈妈的亲生血脉,而他们却将所有的爱,无私地送给了我,难道我不应该用毕生的精力,去回报这份沉甸甸的爱吗?

  要不是母亲在她撒手人寰之前道出了这段惊天秘密,我根本不会知道我的身世如此曲折、如此凄美……

  在我母亲的葬礼上,我抱着母亲的灵柩哭得昏天黑地,痛不欲生,我在心里默默地对母亲说“妈妈,您放心地去吧,这个家有我,不会垮,我会撑起这个家,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照顾好父亲,好好孝顺他老人家……”

  我要让优良的家风世代相传

  刚刚送走母亲的那段日子,我一直没出门,天天守着父亲,安慰他,照顾他,想方设法让他老人家开心,以至于10年前有一位衣着阔绰,说普通话的中年女子辗转来到涪陵找到我,表明她才是我的生母,要与我相认,我丝毫没犹豫地回答:“当初,不管是什么原因,您抛弃了我,我不追究,也不恕您,如果要我现在就与您相认,我的良心无法让我做到,我还要潜心照顾我年迈的父亲。请您尊重我的选择……”

  时光荏苒,岁月如流,47年来,我感到非常幸福和温暖,父母非常疼爱我,让我顺利地读完了中学和大学,走上了工作岗位,虽然父母曾一度反对我从事文艺工作,但他发现我在这方面有天赋,而且异常酷爱,成绩不斐,最后还是依了我,鼓励我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拼搏。他们把所有的爱给了我,让我幸福地成长,愉快地生活。

  这些年来,因为自己从事的文艺工作这个职业比较特殊,一年到头都在全国各地奔波,无论是在外地拍片,还是在重庆电视台当主持,心里总是牵挂着父母。特别是母亲走后,我便成了父亲唯一的依靠,所以,我尽可能推掉一些演出,尽量呆在涪陵陪伴在父亲身边,有时在外地拍片赶不回涪陵,我也会每天给父亲打三次以上的电话,让他不会感到寂寞。

  一到节假日,主持、演出的任务特别重,我总会把父亲的一日三餐安排得好好的,我再忙再累,也会每天给父亲按摩、聊天,在我的影响下,懂事的儿子魏桢承,也主动协助我照顾好父亲,对老人家特别孝顺。

  2016年,父亲连续住院三次,并且动了心脏搭桥安起搏器、摘除白内障手术,我推掉了所有片约和演出,至始至终守候在父亲身旁,为他喂饭、擦澡,送水、倒屎倒尿,毫无怨言,任何人都不会相信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在我精心护法下,在父亲的积极配合下,父亲两次从死亡线上逃脱出来,如今,身体健康,精神很好,我们成了彼此的精神支柱,至今,他身体安康,精力很好,看书、读报成了他日常的生活,仍关心着国家大事,关心着涪陵经济社会的发展。

  我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我父母给予我的岂止是滴水之恩?父母的恩情比山高,比水长,我无论如何也报答不完啦!

  我从小受到父母“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教育,他们对他的长辈也非常孝顺,无形中为我树立了好的榜样,而父母给予我的岂止是滴水之恩?父母的恩情比山高,比水长,今生今世我都无法报答。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良好的家风会使这个家庭更团结,更幸福,更和谐,优良的家风是一家的道德标准,就像水一样,是每个家庭不可缺少的东西;就像灯光一样,是每个家庭走向光明的引路灯。而在我们这个平凡而又普通的家庭里,也有家风,那就是与人友善相处,要知恩报恩,要做对社会有益的事,对社会要有贡献。

  我的父母将这优良的家风传给了我,我已经把它传给了我的下一代,我相信,这种良好的家风一定会世世代代传下去,永不停息,永不褪色,永放光彩。

  (中共重庆市涪陵区委党史研究室:冉启蕾)

编辑:李自超
相关阅读:
和龙市利用革命老区转移支付资金建设多个老区专门事务项目已见成效
延边州老促会到汪清县调研革命老区转移支付资金使用情况
射阳县海河镇老促会助培“运动虾”
江西文化传媒联盟与南雄市老促会携手合作创作南雄红色题材
红军民宿——一位红军后代的新长征
把党的温暖真真切切的送到老区群众身边
今日推荐
视觉焦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中国老区建设画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胜门外北沙滩1号16信箱 邮编:100083 电话: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lqjsbjb@126.com zglqw2012@126.com(中国老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