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老区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江苏 | 安徽 | 山东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宁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黑龙江 | 辽宁 | 吉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陕西 | 甘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老区情 > 正文
 
记忆深处的乡愁
2019/10/23 16:18:24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光阴荏苒,岁月匆匆,我离开老家不知不觉已经四十多个春秋,现已步入花甲之年。让人难以磨灭、无法割舍的,还是藏在记忆深处的“乡愁”。

  老家小地名黑岩里

  我老家在黄龙乡水磨村,属典型的深丘地貌,粮食主产地。水磨村地势东高西低,由南北两座山合围而成,呈狭长的条形地貌。南北两座山像两条长龙,从东边太公一直延伸到西边黄龙。北面那座山平缓修长,渐渐降低。南面那座山首尾向北折一样高,北陡南缓。

  溪水从东流向西,一直流到嘉陵江。村民在溪沟边建起了水磨坊,祖祖辈辈靠水磨坊加工粮食。水磨坊远近闻名,人们称我老家为“水磨沟”,水磨村也因此而得名。

  水磨村大多数人姓朱,水磨沟又叫“朱家沟”,“朱家沟”这个称呼至少有三百年的历史了。据村里碑文记载,清朝初期,湖广填四川,朱家四弟兄从浙江宁波迁徙到水磨沟,经过三百多年的变迁发展成为四大房。朱家四房有各自的聚居范围,各自的山林耕地,共同修建有庙宇、祠堂,形成了“大房坪、二房岩、三房湾、四房坡”四个地名,现朱家四房主要分布在水磨村、红林村和白头村。

  全村多良田,少坡地。站在村里高处看全村,梯田一层连着一层,一道岩坎一片农田,半山腰至山顶全是茂密的柏树林。七个生产队,一千多人。农户相对集中居住,一部分农户居住的是古老院落。现在,古老院落消失了,古老的树木没有了,但整个村庄一片绿色,植被更加茂盛,农户房屋掩映在绿树丛中。

  我是朱家二房的后代,居住在水磨村二组,小地名叫“二房岩”。这里曾是一片古老的柏树林,古柏遮天蔽日,大的直径两米,小的直径一米多,地面几乎看不见阳光,二房岩因此而称为“黑岩里”。老院子石楼梯口有三米长的一节柏树,直径一米多,我小时候经常爬到上面去玩。听长辈说,这节柏树,只是黑岩里古柏树林中一株小柏树。如果砍一株大古柏树,光柏树枝就够整个院落煮饭烤火用一年。可惜,大炼钢铁时古柏树全部砍光了。

  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政府组织群众大搞农田水利建设,一边改田改土,一边修建大型水库。灌溉全村农田的白头水库,是五十年代末修建的。那时没有机械,全靠人力挖土、人力运土、人力筑坝,白头水库整整修建了三年。这时我也出生了,二姐陪同父母一起到水库工地,负责照看我。白头水库建成后,水磨村的农田灌溉有了保障,粮食能够旱涝保收。计划经济时期,水磨村每年给国家上缴公粮几十万斤。七十年代,政府又组织群众在红林村修建了自力水库,黄龙乡好几个村的农田灌溉问题得到解决。现在白头水库成了水磨全村老百姓集中供应自来水的水源地。

  五世同堂和睦相处

  我生活成长在一个大院落。院落坐北朝南,四周绿树环绕,像一艘大轮船镶嵌在绿茵丛中。院落前后有两层楼高的岩坎,茂盛的竹林和密密麻麻的柏树遮挡了岩坎,饮用水井、柴棚、碾房坐落在院落后面的竹林和柏树之间。院落前面有一块晒坝和几块菜园地,还有一排枣树,一排柏树,整齐粗壮的柏树形成了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障,遮挡住了岩坎给院落带来的危险,也挡住了雨季南面山上传来的流水声。院落是封闭的,中间有天井,天井四周是宽宽的街沿,天井的积水通过地下暗沟流走,北面正中是堂屋,南边中间石楼梯进出院落。石楼梯下面设有磨坊,磨坊两侧是杂物房、厕所和猪牛圈。

  那时,我们院落里居住着三四十人,算上爷爷的父母亲,就是五世同堂了。大家相处在一起,彼此没有说过“红脸话”。长辈的言传身教,让我们很小就明白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明白自己的责任和担当,懂得尊老爱幼、友善和睦,懂得敬畏。日常生活中,长辈经常教育我们,要我们养成爱学习、爱劳动、讲卫生的习惯,做一个孝敬父母、懂得感恩的人。长辈时刻要求我们守时诚信,言出必行,不说谎,对人讲礼貌,犯了错误要敢于承担。

  朱家四房流传着好学上进的传统。听长辈讲,清朝时期,朱家子弟参加昭化科举考试,全县录取八名,朱家就占了四名,号称“朱半榜”。爱学习的传统代代相传,朱家子女都愿意上学读书,不少人还走出了水磨沟。我和朱界明是恢复高考后,从水磨沟走出去的第一批学子。

  农村生活的苦与乐

  在我的记忆里,我们院落里的男女老少,人人勤快,个个能干,院落整理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每间房屋收拾得整整齐齐。根据时令变化,有计划地种植菜园地,一年四季都能吃上新鲜蔬菜。

  我生活成长在农村,自然要参与农耕活动。从买种子、播种,到耕地、施肥、除草,再到收割、晒干,是一年四季农活的主要内容。我从小就学着做家务、干农活,洗衣、缝补、煮饭、喂猪等简单事务自己都会做。年龄增大了,还要从事耕田耙地、背粪挑粪、砍柴背柴等体力活,双手双肩磨起水泡、长满茧巴。在农村,一年四季有做不完的农活。农闲时,要参加集体组织的改田改土、整理水田堰塘、清理灌溉渠堰、薅秧锄草、施肥治虫。农忙时,麦子黄了要收割,季节到了要赶快种包谷、栽红苕、栽秧子,水稻成熟了要打谷子,包谷成熟了要收包谷,还要种胡豆、栽油菜、种麦子。

  以生产队为单位,队长负责组织集体劳动。大家一起劳动,有说有笑。遇到薅秧锄草,一起唱山歌、对山歌。遇到哪家有喜事,一起帮忙、凑热闹。遇到逢场天,一起赶场,有摆不完的龙门阵、说不完的悄悄话。尽管大家平时很劳累,只要相聚在一起,再累也开心。

  记忆犹新的三件事

  我小时候,爷爷常给我讲故事,有三件事至今记忆犹新。

  第一件事:“幺舅跟着红军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川北一带兵荒马乱,长年干旱,粮食歉收。我母亲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她娘家兄弟姊妹多,日子过得很拮据,家里还有人吸食鸦片烟,财产、田地抵押完了,一大家人靠打工过日子,一年苦到头,稀饭难吃饱。我幺舅实在受不了饥饿,听说跟着红军有饭吃有衣穿,报名参加了红军。我小时候听爷爷讲过,也听母亲念叨过,幺舅十六岁就跟着红军走了,是死是活,他们无从知晓。后来,我查阅过广元县委党史办编印的《红军在广元》一书,在烈士名录中没有找到我幺舅的名字。我幺舅跟着红军走了,到底是在战斗中牺牲了,还是过雪山草地冻死了,杳无音信。

  第二件事:“红军从我们山上过了三天三夜”。1935年春天,红军从我们山上过了三天三夜,没有惊动周围老百姓。红军从我们山上一路西行,有男有女,有的还抬着担架。当时我们村不是苏区,爷爷不清楚红军是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红军要到哪儿去。爷爷给我讲这件事时,我还很小,只觉得好奇,不知道红军为什么要从我们山上过,不知道我们山上过了多少红军?后来我调到广元县委机关工作,学习了广元地方党史,才知晓红军在川北一带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驻扎在旺苍、元坝的红军就有好几万人,红军向西转移,相当一部分红军就是从我老家山上走过的,去黄龙西渡嘉陵江,与中央红军会合北上抗日。

  第三件事:“神秘的车先生在我们家住了整整一年”。1947年初,我们家来了一位神秘的车先生,年龄三十多岁,在我们整整家住了一年。有时他同我父母一起下田干农活,有时他陪同我父亲走村串户看病人,把我们老家周围的集镇和几个村庄跑遍了。大多数时间他一个人出去,一走就是七八天甚至半个月。我父母从来不打听他在外做什么,只要车先生回来,我母亲立马给他烧水煮饭,生怕车先生饿肚子。一年以后,车先生临走时劝我父亲:“你是民间医生,医术不错,今后不管怎样,千万不要丢了行医看病这个职业。”车先生走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水磨沟。神秘的车先生究竟是干什么的,我爷爷和我父母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给我讲这件事时,我也不清楚。二十多年后我才明白,车先生可能是地下共产党员,隐藏在我们老家那一带,从事党的地下秘密工作,解放后,车先生再也没有回来,有可能车先生在解放前夕已经牺牲了。

    (朱福全)

编辑:李自超
相关阅读:
重庆石柱:中益乡“六访六问六帮”架通干群连心桥
丰顺县举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警示教育会议暨全县领导干部党章
福州举办革命老区县发展史编纂工作培训班
南雄市老区建设促进会乌迳分会挂牌成立
阳春市老促会急群众之所急解决群众行路难
郑州市老促会领导深入荥阳市革命老区调研集体经济发展情况
今日推荐
视觉焦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中国老区建设画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胜门外北沙滩1号16信箱 邮编:100083 电话: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lqjsbjb@126.com zglqw2012@126.com(中国老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