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老区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江苏 | 安徽 | 山东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宁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黑龙江 | 辽宁 | 吉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陕西 | 甘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老区情 > 正文
 
不忘初心,传承红色基因
2019/10/14 16:30:44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父亲赖求兴,崇安县(今武夷山市)人。1931年在家乡参加儿童团,1933年任大漆村儿童团队长。1934年冬崇安苏区失守,被旸角民团抓捕卖到浦城县山下乡茶林村地主家当长工。1937年国共合作后,他乘上山砍柴之机逃脱回乡,靠开荒、砍柴度日。1938年10月参加闽北红军游击队,1939年春担任省委书记曾镜冰警卫员。1942年4月入党,1944年开始先后在闽浙赣游击纵队担任班长、分队长、中队长、队长等职。1949年1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闽浙赣人民游击纵队第二支队长。1949年5月率游击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十五军在建阳会师。1949年6月任建阳军分区副司令员。1955年8月调任崇安县副县长、县长、县委副书记。1983年4月离职休养,享受地专级待遇

  平时父亲对我们子女教育非常严格,他始终要求我不能有干部子弟的优越感。我父亲出身贫寒。他从小参加革命,作战机智勇敢,他的战斗故事从在职讲到离休,从离休讲到晚年,现在他虽然永远离开我们,但每当想起父亲的战斗故事,我历历在目,他的故事在闽北老区群众和青少年中产生很好的教育作用,我们兄弟也深受教育和鼓舞。参加工作后我插过队,当过工人,当过兵,上过大学,担任过乡镇领导。1983年12月,任崇安县副书记(今武夷山市)。我担任县处级领导后,父亲对我教育更严,常对我说做人要低调,要尊重老同志,多向同事学习,要关心群众疾苦,切莫当官做老爷。古人云:“欲知大道,必先知史。”我的人生道路和成长离不开父亲等老一辈的革命传统教育,父亲的战斗故事使我更加深刻理解老一辈参加革命的坚定信念和革命理想,使我牢记党的宗旨,不忘苏区老区人民的养育之恩,退休后我参加了南平市老区建设促进会,并任副会长,为促进苏区老区建设和发展贡献绵薄之力。在庆祝祖国70周年献礼之际,我把父亲在人民共和国诞生前具有历史性、战斗性、教育性的三个战斗故事,以飨读者。

  故事一,乔装打扮镇敌军,奇袭峡阳壮军威。1949年1月间,为配合解放大军夺取全国范围的胜利,闽浙赣省委决定实行战略转移,由省委书记、纵队司令员兼政委曾镜冰率领省委机关及直属部队北上江西,迎接南下的解放大军进军福建。为了实现北上江西的战略转移,省委和纵队决定在离开闽北之前,首先袭击峡阳镇敌军,把国民党军吸引到闽西北地区,甩开敌人,取道南平、顺昌、建瓯、建阳、邵武、光泽,直插赣东北。

  峡阳镇位于闽江上游富屯溪畔,这里商业繁荣,交通方便,是南平重镇之一。2月6日,省委机关和纵队主力400多人,从南平夏道的上溪村出发,在大横茶墩过渡,经茂地向北开进。队伍快到峡阳时,为了摸清情况,我父亲和陈贵芳、黄扆禹亲自到峡阳镇,通过一个被我党政策感召转变立场的国民党地方粮官,了解到该镇驻有国民党军一个大队部,共百来人,离大队部四百多米远的地方是国民党峡阳区公所,10多个人,在镇旁边富屯溪的孤岛上有一座庙,是国民党省保安司令部的武器仓库,四五个人看守;另外还有一个水警队,驻在靠河边的碉堡里,约有一个班的兵力。经我们三人分析研究了敌方情况,认为只能奇袭而不能硬拼。具体的战斗方案是:先不打敌人水警队,由我父亲化装成国民党军官带部队打敌人大队部;黄扆禹带一部分人化装成进庙烧香的群众,打敌人保安司令部的武器仓库;陈贵芳带一部分人装扮成拜年的老百姓,打峡阳区公所,以我父亲鸣枪三响为信号,统一行动。

  我父亲化装成国民党军官,戴着墨镜,其他同志装成国民党兵,又让一些同志化装成被俘的游击队员,用绳子绑着,一队人马大摇大摆地朝峡阳镇敌人大队部走去。

  敌人大队部门前坐着一个抱着枪的哨兵,看见我父亲带的队伍,赶忙站了起来问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我们是正规军!你们大队长在哪里?叫他出来!”敌人哨兵见我父亲象个“团长”模样,口气又这么大,慌忙向我父亲敬礼,一边大声说上级“长官”来了,一边把我父亲一行带进大队部。

  此时此刻敌人三五成群正在大厅堂里打麻将,稀稀拉拉的,我父亲大声喊道:“你们大队长在哪里?”打麻将的敌兵见“长官”来了,都立即站了起来,其中一个害怕地说:“大队长回家过年还没回来!”我父亲一听说大队长不在,心里可放心了,就马上发出命令说:“你们统统出来集合,我要训话!”

  敌人顿时乱成一团,有的穿衣,有的穿鞋子,有的想去拿枪……我父亲提高嗓门叫他们不要乱动,统统都到大队部门ロ集合。这时,游击队的同志已按照我父亲事先的部署行动,换掉敌人的岗哨,把住两个后门,在大厅里起机枪,伪装被绑的同志乘敌人混乱松了绑。

  敌人在大队部门口集合好后,我父亲正式宣布说:“我们是解放军先头部队,大部队马上就到,你们这些人原来都是贫苦出身,被国民党抓壮丁来的,现在不能再为国民党卖命了!

  队伍里先是一阵惊讶,接着个个点头,连声称是。经教育一番后,每个人发两块银元,让他们回家了。就这样未发一枪一弹就解决了国民党军驻峡阳镇的大队。这时,我父亲兴奋地鸣枪三响,黄扆禹和陈贵芳的队伍听到“信号”,很快就把峡阳区公所和武器仓库的敌人解决掉了。

  过了一会,省委机关和后续部队迅速赶到,立即对如何敲掉水警队作了研究分工,决定由后续部队担任主攻,各支队抽骨干配合。

  敌人水警队的碉堡在河边,土墙又厚,不易打进去,开始时牺牲了两位同志,后来发现碉堡旁边一座房子比碉堡高,稠堡的门是木板做的,队伍马上占领制高点,采用火攻,用机枪压住敌人的火力点,派人在碉堡门上堆了稻草,浇上煤油,点起火来,烧得敌人叽哩哇啦地乱叫,有几个敌人从墙上跳下去,结果撞死的撞死,摔伤的摔伤,剩下的都被火烧死在碉堡里。

  峡阳镇这一仗,是省委机关和纵队主力出征江西打的第一次漂亮战,大大地鼓舞了广大指战员北上江西的斗志。

  故事二,指挥协调打埋伏,古佛庙前退敌兵。打下峡阳镇敌军后,省委主力向顺昌方向行进。2月14日,省委主力住在顺(昌)建(瓯)交界岚下乡一座古佛庙。第二天一大早正准备弄饭吃,哨兵报告后面有追兵。经侦察,敌人是国民党军驻建瓯的保安旅,约一个团兵力。

  这股敌人从建瓯房道、高阳横插岚下,企图凭借火力强又熟悉地形的优势,直向省委主力驻地古佛庙扑来截击。掌握了敌情,纵队领导迅速作了迎战部署,由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陈贵芳掩护省委机关和纵队转移,副政委左丰美指挥战斗:一支队打正面,三支队在正面右侧,我父亲指挥的二支队在正面左侧负责打埋伏。

  古佛庙位于顺昌县岚下乡夏墩村西北面,四周是高山密林,进出只有一个路口,敌人进攻古佛庙,必经正面的一条石台阶,路的两边都是很陡的山坡,三个支队居高临下,十分有利打阻击。敌人于2月16日早晨,从古佛庙正面向三个支队发起攻击,这天山上雾很大,要距离很近才看得见人,敌人以为老天爷帮了他们的忙,那想到游击纵队的三个支队已在山下布下伏兵,严阵以待。

  当敌人大队人马爬到古佛庙的半山腰时,山上雾开始散了,在十几步外依稀可见到人影。就在这时纵队领导高声下令“打”,三个支队的子弹和手榴弹飞向敌群,打得敌人哇哇叫,连爬带滚退回去。第一次进攻被击退后,敌人不甘心,又重新组织第二次进攻,但他们的士兵畏惧万分,是在敌军头目的威逼下,战战兢兢伏在地往上边爬,边向山上乱放枪。正当敌人向左侧山顶冲锋时,我父亲指挥二支队的火力猛烈向敌人发射,一时间,机枪声、手榴弹爆炸声,连成一片,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来。

  敌人发起两次进攻都被游击纵队英勇的三个支队打退,前后激战3个多小时,敌人死伤20多人,还扔下一批武器。

  古佛庙打了个漂亮阻击战,甩掉了一个团敌兵的追击。为了避开敌人,省委和纵队转移到建阳县太阳山老根据地,但此时山下各村都有敌军驻扎,只有晚上才能行动。一天晚上,我父亲带人下山侦察,从老接头户那里得知,各村驻满了敌人,下山很危险,针对敌情,纵队领导决定,由我父亲带一个30多人的小分队留下牵制敌人,确保省委机关及大部队转移北上江西。出发前,曾镜冰鼓励二支队指战员说:“坚持到底,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纵队走后,我父亲带领这个分队向南运动,攻打顺昌境内的仁寿乡公所,给敌人造成省委主力又打回来的错觉。这一招果然很灵,把敌人引了过来。福州方面敌人害怕省委和纵队主力乘虚而入,赶忙把在闽北的兵力撤回省城去了。

  这期间,我父亲坚决执行省委的决定,在闽北建(阳)顺(昌)一带坚持打游击,发动群众,牵制敌人,扩大队伍,建立根据地,对省委机关和纵队北上江西作出了重要贡献,受到省委领导的高度称赞。

  故事三,日夜兼程奔县城,终身难忘见军长。1949年5月初,2野4兵团陈赓司令员率领的南下大军在江西贵溪与曾镜冰率领的闽浙赣游击纵队主力会师。王文波率领的闽北游击纵队在江西上饶县花厅与秦基伟军长率领的2野4兵团15军44师会师,闽北解放指日可待。

  在这振奋人心的时刻,我父亲在建阳县太阳山根据地,派游击队张应复进城给国民党建阳县长送信,告诉他南下大军已进驻上饶,要他给自己留条后路,争取得到人民的宽大。同时派人到建阳县城四处张贴革命标语,造成解放大军快打到建阳的声势。这2个办法,震动了整个建阳城乡,形成解放大军即将打到闽北的态势。

  1949年5月9日,武夷山市(原名崇安县)宣告解放,消息传到建阳,国民党建阳县长、县党部书记和参议长等恐慌万分,仓皇逃跑了。5月10日,秦基伟军长指挥的2野4兵团15军134团从武夷山直取建阳,11日建阳县宣告解放。我父亲喜获此消息,迅速率领队伍连夜从太阳山出发,一路上乘势敲掉茶布、莒口和后山三个乡公所,并缴获一批枪支,直奔建阳县城。

  我父亲指挥的这支游击队于5月13日赶到建阳县城关,秦基伟军长得知我父亲带队伍进城,亲自布置为我父亲的队伍安排住宿。5月14日上年,秦军长派一位参谋到我父亲队伍住地,说军长约我父亲去见面,一阵喜悦的心情涌上我父亲的心头、,于是我父亲带着叶宗忠、陈德友等分队干部,随这位参谋到了军部驻地。一见面,秦军长亲切地说,你们在曾镜冰的领导下,在福建坚持武装斗争,你们辛苦了。接着,秦军长问我父亲是那里人,什么时间参加游击队……我父亲一一作了回答。当秦军长知道我父亲是崇安人,便笑着说,他是江西铅山人,早年到过分水关,他还知道崇安的大安、坑口是老区。那时,黄道在闽北苏区坚持斗争,铅山还是闽北苏区的一部分,方志敏率领红10军二次到过闽北作战。讲了闽北的历史后,秦军长亲切地问我父亲,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尽管说。我父亲说,我们眼前需要补充一些武器。秦军长满口答应并交待下去,给我父亲的队伍5挺轻机枪, 40多支步枪,数千发子弹。

  说话间,不觉已接近午饭时间,我父亲要离座告别。秦军长拉住我父亲的手说:“小赖不要走,就在这里吃午饭,我们再谈谈心”。那时,按部队伙食标准,军长是吃小灶,为招待我父亲三位来的人,秦军长特意交待加一盘炒肉丝。席间,秦军长和我父亲边吃、边谈,讲了许多革命道理,听得我父亲心里热呼呼的,深感军长和地方部队心连心。午饭后,秦军长送他们到门ロ,门前停着一辆美式吉普车,秦军长要派车送他们,我父亲赶忙说:“没几步路,谢谢军长了”。秦军长的亲切接见,成了我父亲一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回忆和记忆。

  讲好革命故事,传承红色基因,作为闽北革命历史资料,借此机会深切怀念我的父亲和他的战友。回首往事,成长总伴随着父亲的心血和耕耘。父爱如山、如蓝天、如大海,让我时常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却仿佛又无时无刻在我的身边。虽然父亲已离我们而去,但是可亲、可敬的父亲,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南平市老促会 赖建政)

编辑:李自超
相关阅读:
伊川县老促会会长李其超冒雨到革命老区考察项目建设情况
广宁县召开高规格会议进一步推动革命老区振兴发展
永远跟党走 奉献到终生
新丰老区黄磜镇工会组织干部职工观看红色电影
“星火传承,智走长征路”全国智能体育大赛之新时代全民长征挑战赛在福建长
弘扬“三红”精神 促进乡村振兴
今日推荐
视觉焦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中国老区建设画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胜门外北沙滩1号16信箱 邮编:100083 电话: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lqjsbjb@126.com zglqw2012@126.com(中国老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