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老区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江苏 | 安徽 | 山东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宁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黑龙江 | 辽宁 | 吉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陕西 | 甘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老区情 > 正文
 
我和祖国同行
2019/9/30 10:58:53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金秋的风诠释着丰收,唱响《我和我的祖国》。明天就是祖国的生日,透过历史的眼眸,我们站在岁月的肩膀上远眺,中国道路正在给这个古老的国度带来崭新局面。从积贫积弱的“泥足巨人”到“东方巨轮”的70年巨变中;在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英勇无畏、百折不悔的曲折探索中;在当下蹄疾步稳、砥砺奋进的深化改革进程中。沿着中国道路阔步前行,取得了极不平凡的成就。作为见证者,我讲述了自己印象最深的出行史记。

  我是搭着上世纪60年代的末班车出生的,听着外祖父、母讲那过去的事长大。小时候,父母亲在安溪县工作,我和外婆生活在一起。对童年时光的记忆,就是在外婆的陪伴下,频繁地在南安与安溪之间上演枯燥而漫长的“双城历险记”。

  那时,我们到安溪去,都是搭泉州往安溪的过路班车。因为班次不多,发车时间也不准时,通常要提前一两个小时去候车。每逢星期六一大早,外婆带着我,提着大包小包从家里出发,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车站。到了车站已是腰酸腿软,挤上了车又没有座位,只能一路站着。最痛苦的还是晕车,因为路况不好,一路颠簸,几乎每次坐车我都会呕吐。更可气的是,或许是心理作用吧,知道要坐车,提前一天就会头晕,还没上车一闻到汽油味就吐。每次到了安溪,胃里都吐得没半点东西,脚好像也不在自己身上。在安溪住一天,星期天返回南安,重复一遍前一天的故事。

  有时错过班车,只得雇用大后架的自行车。我坐中间,外婆坐后面。道路坑坑洼洼,担心会从车上掉下来,一路上双手都要紧紧抓住车子。遇到上坡,自行车师傅的脚力够不上,要下车帮忙将车推到坡顶。这样循环反复,上上下下,到达后也累得全身酸痛无力。我一直梦想着这种交通状况能得到改变。

  1979年,我转学到安溪读书。每逢节假日就从安溪回南安看望外婆,依然在这条路上来回奔走,只是比先前少了些“皮肉之苦”。因为从安溪是首发站,提前可以买到坐票。当然也要提早到车站候车,等车的时候还不能走神,得注意听广播,提着行李排队检票,上车时还得铆足了劲往上挤,要不然座位被别人占了的话,人家可不管你有没有票。

  有一次,我独自从溪美去安溪,因为搭泉州的过路车,上了车却没有座位了,只能站着。那时个子还小,一路上摇摇晃晃,又没有外婆或父母的帮忙,连站都站不稳。正被晃得晕晕乎乎时,突然听到有个声音叫我。转头一看是父亲同事的儿子,一个在读高中的小伙子。大哥哥大概是担心我摔倒,便将我抱到腿上坐着。一会儿,我那晕车的老毛病又犯了,一阵惊心动魄的翻江倒海,大哥哥浑身上下瞬时变得“五彩斑斓”。尽管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多年,每每想起仍令我尴尬不已。

  日子像蜗牛一般不紧不慢地走着。上世纪80年代初期,父母亲调回南安工作,我才得以告别这种近乎“炼狱”的烦恼。

  这之后,我的新家就安置在防疫站的宿舍,周末和假日我就住到外婆家,两地相距约两公里,几乎都是走过去的,那时候也不曾想起要坐车去。父亲有空的时候,也会用自行车送我。这时候,迫不及待地想要学习骑车,渴望能像一位骑士般坐在车上,威风八面地随意驰骋。可是自行车都是高个的,像我这般的小屁孩,推着车都有些蚍蜉撼大树的感觉,为此没少栽跟头,时常摔得鼻青脸肿。

  上世纪80年代中期,表姐出嫁。结婚那天,我被派去做“客仔”,早早的大家就在等迎亲的队伍。只见两辆拖拉机“突突……”地开到大门前,把嫁妆搬上拖拉机后,新郎新娘再爬上拖拉机,然后送亲的队伍也挤进小小的拖拉机上。走在乡村小道上,摇晃得厉害,没一会儿就将好些人都给折腾晕了,却依然热情不减,一路上笑声、鞭炮声不绝于耳,开心得不行。现在条件好了,结个婚的排场都很讲究,婚车的品牌、颜色、数量等等都要细细安排,一大车队浩浩荡荡地从娘家出发,再浩浩荡荡地来到婆家,还要录下来做纪念。不过,还是特怀念当时的结婚场景,简单、朴实,却洋溢着浓浓的乡俚气息。

  踏出校园后,我在一家国营企业工作。这时期,上班沿途都已是平坦的水泥路,一到下班时间,从厂大门涌出的自行车潮,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许多周边的群众就都跑来,站在路边围观,流露着羡慕的目光。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不知不觉进入上世纪90年代,道路越来越平,越来越宽,越来越直,越来越多。车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好,舒适度越来越高了。我那晕车的毛病竟不治而愈,闲时便和朋友一起坐着车兜兜风。那时候,摩托车开始逐步成为了人们的新宠,成了一个家庭走向富裕的象征,能够骑着摩托车游走于大街小巷总会吸引不少新奇的眼神。也是在这个时候,道路上的“三脚”摩托、小货车、农用车、客车开始多了起来,出趟门也十分方便了,不用再像小时候那样起早贪黑、提前买票了。

  1992年,我的一位朋友建起新房,特意预留了一间车库。当时许多家庭才刚刚解决温饱问题,这位朋友却敢奢望拥有私家车?我异常惊讶,这不是天方夜谭吗?朋友说,发展步伐这么快,我相信国家的发展能力,现在买不起,但或许不久的将来就能买上,所以必须预留车库!朋友说话时满满的自信,我似懂非懂。又过了两三年,我就自己拥有一辆心仪的摩托车,用它接送孩子、上班方便了许多。这时,再回想朋友当时的话,心里徒增了几分亮堂。

  到了21世纪初,到处焕发出发展的盎然生机,小轿车日益增加。我也赶时髦拿了汽车驾驶证,家里也添置了一辆小汽车。每次开车时,我就在想,外婆要是还在就好了,我可以载她到安溪看看舅舅,可以经常载着她到处去串门。

  2016年底,外甥女要出嫁,我被邀去送亲。迎亲队伍开来了十一部白色小车,说是代表‘一心一意,纯洁无瑕、白头偕老’。这车队成了一道风景线。

  看今朝,路网四通八达,汽车比比皆是,许多城市都开通动车、地铁。交通发展让出行便捷,拉近了时空距离,不以山海为远,山里的孩子去看大海不再是梦想;城里的孩子去山里领略峰峦秀美、古藤缠绕,不再是童话故事;年老的父母不用翘首以盼工作在外的孩子回家;山里早上摘的蔬菜,中午就在城里的餐桌上;海里的海鲜赶上山里的集市。很多时候,出个门,搭个车,成了欣赏风景、放松心情的方式。百姓的幸福指数提升了。

  70年弹指而过。一代代青蓝相继,不懈奋斗,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家乡走出了昔日的贫穷落后,造就了今天的繁华兴盛。70年如沧海一粟,但我有幸,在我人生的最美时光,碰上了这大好时机,得惠于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巨大福音。当我们分享改革开放的红利时,更应该不忘初心,感恩过去,珍惜当前的美好生活,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携手奋进。新的征程就在眼前,在未来的道路上,社会主义中国有能力书写更精彩的故事。世界,将看到更美的中国风景。

  (南安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吴培希)

编辑:李自超
相关阅读:
广宁老区动工投产一批重大项目献礼新中国70华诞
海安市召开《海安市革命老区发展史》编纂工作座谈会
为吉林省延边州老促会点个赞
汕尾市城区老促会国庆节前开展慰问困难烈属活动
濮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台前县委书记常奇民为党员干部讲党课
首都北斗星东方艺术团赴老区青川县开展慰问演出
今日推荐
视觉焦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中国老区建设画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胜门外北沙滩1号16信箱 邮编:100083 电话: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lqjsbjb@126.com zglqw2012@126.com(中国老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