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老区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江苏 | 安徽 | 山东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宁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黑龙江 | 辽宁 | 吉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陕西 | 甘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区网 > 讲好“三个故事” > 讲好革命故事 > 正文
 
“王老虎”在孟良崮战斗中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2019/4/28 15:06:45   中国老区网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解放战争时期,王必成的16旅先编成华中野战军第6师,后编为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王必成先任师长,后任纵队司令员。在粟裕指挥的驰名中外的苏中战役中,6纵参加了七战中的五战,仗仗皆捷,歼敌1万余人。

  一、王必成曾对粟裕说过:“打74师,一定不要忘了6纵”

  自那以后,王必成盯住了张灵甫。盂良崮战斗是王必成的6纵特务团击毙张灵甫的。看到昔日骄狂的对手全军覆灭,王必成感慨万千:张灵甫也算是一名抗日名将,最终却与人民为敌,一样没有好下场。

  1947年5月,在山东孟良崮,历史再次将王必成和张灵甫这两个不同阵营的虎将推到同一生死战场。

  莱芜大捷后,蒋介石不得不把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改为对山东、陕北的重点进攻。1947年4月初,蒋介石调集华东一线国民党军共13个整编师、34个旅,约25万人,分别由汤恩伯、王敬久、殴震组成3个机动兵团,沿临沂至泰安,并肩向北进犯,企图歼灭华东野战军于沂蒙山区。

  华东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指示,主动由鲁南向鲁中后撤,大胆诱敌深入,寻找机会歼灭敌人有生力量。4月22日至24日,在泰安一带首战告捷,歼灭敌整编第72师全部两万余人,打击了敌人重点进攻的嚣张气焰。蒋军被迫采取了齐头并进、稳扎稳打的战术,3个兵团一字排开,像乌龟一样慢慢爬行,逐步向我沂蒙山区推进。

  粟裕为调动敌人,创造战机,命令王必成的6纵与第1、3纵队并肩沿津浦路两侧南下,出击宁阳,威胁敌重要的补给基地兖州,打乱敌人重点进攻部署。当时,第6纵队南下,蒋军则北上,双方部队经常擦肩而过,好像捉迷藏似的。6纵队和敌人周旋到5月初,又奉命北上鲁中,协同第1、3、4纵队围歼北犯新泰之敌整编第11师。

  但是,刚刚形成战役合围,敌整编第25师、整编83师等部就分头来援,向第11师急速靠拢。粟裕放弃整编11师,命令部队迅速后撤。

  这时,6纵已经插至新泰、蒙阴之间的羊流店,三面临敌处境险恶。在此情况下,王必成与江渭清、皮定均等人一齐商讨对策。根据“野司”的作战意图,确定了部队下一步的行动方向。当时鲁南成了敌人的后方,兵力空虚,如果6纵插向鲁南,可以迷惑敌人,分散敌人注意力,又可随时北上参战,容易收到出敌不意,突然袭击的效果。于是王必成毅然率6纵队行动,一边向华野总部报告。“野司”很快发来复电,同意了6纵的行动方案。王必成率6纵一下子向敌人后插去200余里,隐蔽下来。

  5月10日,王必成从华野发来的电报中获悉,敌汤恩伯第1兵团整编第74师等部,向蒙阴的坦埠以南大箭、马山、佛山等地进犯,我军的第4纵队、第9纵队正与之交战。这一迹象表明,敌人已被我军所调动,一场大规模的围歼战就要开始了。

  王必成想起粟裕曾对他许诺并记录存档的“歼灭敌74师的战役,一定让6纵参加,一定让王必成同志参加!”的话,分析这次很可能用上6纵,必须早做准备。于是,他立即停止了在鲁南地区对蒋军据点的围攻,将部队隐蔽下来,耐心等待新的大战时机的到来。在他们的腹背,还埋伏着第6纵队这支两万余人的伏兵。

  果然,到了5月12日中午,6纵收到陈、粟、谭首长签发的十万火急电报,命令6纵接电话立即星夜飞兵,兼程北上,抢占垛庄,断敌退路,参加围歼敌74师的战斗。

  当时,位于战线中央的敌74师态势突击,已侵占重山、艾山一带,先头已渡过汶河,其两翼有强大的掩护兵团,但进展迟缓。陈毅、粟裕果敢地定下了虎口拔牙的决心,以4个纵队的兵力,在地方武装配合下,以两面开弓之势,牵制敌人的掩护兵;以5个纵队的兵力,向敌74师两翼穿插,截头堵尾,四面包围,决心将74师一举全歼于孟良崮一带山区。有人这样形容说:粟裕用他神奇的利刀,从一个大肉砣上割下74师这块肥肉!

  当6纵的指战员们知道这一消息后,激动得一个个跳了起来。老冤家、死对头终于上钩了,围歼敌74师的时机到来了!全纵队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到垛庄。

  可是,从6纵当时的隐蔽地到垛庄有240里,要在两天内赶到,封闭合围口,任务是十分艰巨的。“王老虎”和纵队其他领导紧急商量一下,决定皮定均率18师先行,纵队都率17师随后,16师则在右翼平行前进。全纵队以神速动作直插垛庄,坚决断敌退路。

  部队边走边动员,白天黑夜不停地走。白日行军,国民党军飞机企图俯冲干扰。6纵的前卫团所有的枪口一齐朝天开火,子弹像飞蝗似的在空中乱飞,国民党军飞行员没见过这样不要命的队伍,再也不敢低飞了。两天赶路全纵队没有做一顿饭,身边有什么吃什么:地瓜、花生、煎饼……只要能充饥的都朝嘴里塞,14日晨,先头部队终于赶到了垛庄外。

  垛庄在临蒙公路上,是敌74师的设防要点,也是进攻沂蒙山区的交通据点和后方补给点。垛庄能不能攻占得手,是完成对敌74师的包围,尔后将其彻底歼灭的极其关键的一着棋。把垛庄拿到手,就掐住了敌74师的咽喉,将其置于死地,垛庄拿不到手,敌74师就可能从这里溜走,为此,“王老虎”命令先行的18师立即拿下垛庄。

  18师53团4连,这时已经到达垛庄以南的彭家岚子,与敌25师1个连迎头遭遇。狭路相逢勇者胜。4连一顿猛打,激战十几分钟便将敌人打垮。然后乘胜猛进,占领垛庄西南岱山寺西侧无名高地,为53团进攻垛庄抢占了有利地形。

  14日中午,18师主力部队全部赶到垛庄以南和东西长命一线集结,查明了垛庄附近的敌情,并与左右兄弟部队取得了联系。此时,我军第1纵队与第8纵队,分别向敌74师两翼勇猛突击。插人敌人纵深,割裂了敌74师与左右两翼的联系。我第4纵队、第9纵队向敌74师当面迎头痛击,阻止了敌人前进,并从北、东、西三面将敌围住。18师部队稍稍体息,即在友邻第1纵队协助下,对垛庄发起了攻击。

  据守垛庄的蒋军以为垛庄是他们的可靠后方,全没料到在他们背后会杀出一支奇兵。在我部队突然猛烈攻击之下,守敌束手无策,顽抗不到半小时,就被全部歼灭,于是垛庄被我占领。

  进至孟良崮的74师师长张灵甫听见了,远处传来的激烈枪声,这时他仍不相信74师已经被包围,故作精明地对部下说:“自古以来兵不厌诈。共军四处布设疑兵,是在干扰我们,恐我军占领坦埠。传我的命令。立即进攻坦埠。”

  74师摆开架势向坦埠发起了攻击,原以为炮火一轰,华野部队就会边打边撤,实行运动防御,却没料想华野部队以进攻对进攻,漫山避野地压了过来。不但从正面压下来,还从左右两翼压下来。甚至,身后的垛庄方向也有华野部队出击。

  二、张灵甫这时才如梦初醒。

  意识到华野汇集主力是在包围74师。张灵甫立即放弃了北进坦埠的计划,向后收缩,转攻为退,退向垛庄。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垛庄此时已经完全被“王老虎”的6纵占领,如铁闸一般死死卡住了通路。

  74师攻了一次没攻动,再攻,还是被打了回来。强者一交手就知有没有!张灵甫不是等闲之辈,一看坚守垛庄的华野部队兵力部署,就知对手是训练有素的部队,就知对手将要在垛庄死守到底。张灵甫有点慌乱了,冲不过垛庄,部队暴露在野外,将会陷入完全被动挨打的地步,于是,张灵甫下令74师迅速撤回孟良崮。

  张灵甫若进一步了解到占领垛庄的是决心复仇的华野6纵的话,他更会心惊肉跳的。15日晨,华野的第1、4、6、8、9等5个纵队,将74师团团围困在以孟良崮为中心的狭长地带里,74师成了瓮中之鳖。

  整编74师陷入四面包围之中,蒋介石非常震惊,他一面抚慰张灵甫,令其苦撑待援,一面调动10个整编师的兵力,妄图对华野主力实行反包围,以解灵甫之危,并借此机会与华野主力决战。

  陈毅、粟裕对蒋介石这一着早有准备,在敌人可能增援的方向,部署了强大的阻援部队。华野的第2、3、7、10纵队和鲁南地方武装,分别将敌第5军阻击于莱芜以南,将敌11师阻止于蒙阴以北,将敌第7军阻于孙祖、桃花山一线,将敌20师、64师牵制在青驼寺以南地区。我各主攻部队也以强大攻势割裂74师与援敌的联系,使援敌不但不能解救张灵甫覆灭的厄运,而且频遭打击,自身也难保。

  敌人的援兵被阻遇,为我军围歼敌74师创造了条件。但是,要敲掉74师这个“硬核桃”并不是轻而易举的。张灵甫是国民党军中的悍将,作战经验丰富。74师兵员弹药充足,全部美械装备,还配备有榴弹炮、山炮部队,又有国民党空军飞机配合,这使我军要迅速取胜难度很大。为此,华野总部命令担任攻击的各纵队加速猛攻,要不惜任何代价,在各路援敌靠拢之前,彻底歼灭敌74师。

  15日这一天最为紧张,华野主力从四面围攻据守在芦山、孟良崮几个山崮上的74师。敌我双方都是以主力对主力,以进攻对进攻,都企求全力尽快地战胜对方。在这时刻,华野总部向全体参战部队下达了最坚决的命令,陈毅发出了“歼灭74师,活捉张灵甫”的命令,各部队一齐发出了相同的誓言。15日下午1点,总攻开始了。

  华野攻击部队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从四面八方像潮水一般扑向敌人阵地。74师依托山上巨石,居高临下,不断向我攻击部队反击。而我攻击部队从下往上仰攻,每攻克一点,都要经过数次、数十次的反复争夺。其激烈程度与先前的战事所罕见。

  74师尽管顽强,但士气越战越落,而我军则越战越强。渐渐地74师支持不住了,张灵甫梦想的“中央开花”计划成了泡影。惊慌之下,他拼命地向南京蒋介石求救,向左右翼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求救。但远水救不了近火,远在南京的蒋介石急得跳脚仍毫无办法,而74师的左右翼国民党军在华野阻击部队的反击下,或被歼灭,或伤亡惨重。有趣的是,被阻的国民党军各部都误以为自已遭到了华野主力的围歼,都拼命呼救,要对方给自已增援。于是,国民党军里出现了各部队都以为自已是在主战场上,自已是华野打击的主要目标,频频互相呼救,继而互相责骂、乱成一团。

  三、张灵甫求援无望,只好突围逃命。

  他先是向东南突围,想与第83师靠拢。被华野的8纵打了回来。张灵甫只好改向西突围,想与第25师靠拢。结果又被华野的1纵击退。左突右突出不去后,张灵甫率领残部再度回到孟良崮一线,龟缩在芦山,520高地等几个孤立的山头上。

  “王老虎”6纵的任务是封住围歼74师的“口袋底”阻击国民党军第25师和83师的增援。密切关注战场形势变化的“王老虎”,绝不满足于堵住74师的逃路,他要参与攻击,他要活捉或消灭张灵甫。王必成和政委江渭清联名向华野总部发电,请求参加会攻孟良崮的决战。

  粟裕早已答应过王必成,接到王必成的请战书,当即批准。15日深夜,华野司令部进一步区分了任务,命令6纵与友邻部队一起在16日拂晓发起全线总攻击,务必16日最后解决战斗,全歼74师。

  接到“野司”的命令,王必成立刻电令各师师长、政委赶到纵队指挥所,在地堡里召开了紧急会议,布置各师的作战任务。各师首长坚决表示: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完成当前的战斗任务,坚决把华野提出的干净、彻底歼灭74师的号召变为现实。

  16日拂晓前,6纵参加主攻的6个团和预备队,全部进人了预定位置。纵队指挥所向前移动到孟良崮以西的大山场,距孟良崮主峰仅有4公里。

  16日凌晨,前沿警戒向王必成报告:芦山、520高地一线的敌人向东移动,有再度突围的迹象。王必成接到报告后,立即将情况报告“野司”,同时下令接敌部队提前实施全线出击。6纵18师52团以迅捷的动作,直扑正在逃窜之敌。在我突然猛烈的打击下,敌人立刻陷入混乱,无路可逃下只能缴械投降。18师53团和17师的49团,沿着横山东侧协助第8纵队向芦山攻击。芦山上74师的一个团在据守,在6纵和8纵的两面夹攻下,敌人虽然进行了连续反冲击,但均被我军一一击退。经过反复争夺,孟良崮南面的屏障芦山,终于完全被我军占领。

  16日晨,74师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时,马匹、辎重完全暴在我军的强大火力之下,山上尸横遍地,战斗队形完全混乱。张灵甫和随从藏在一个山洞里,拼命向南京呼救,74师的末日已经到了。

  在关键时刻,王必成果断地把纵队特务团这张王牌打出来,令特务团出击,冲上孟良崮,直捣敌人最后的巢穴。特务团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几天来眼见兄弟部队接连歼敌,该团的干部战土早已急不可待。还在15日那天,特务团副团长何凤山就跑到纵队指挥所来“找任务”。王必成看见何凤山当时这样问“你来干什么?”“来看看,有没有任务?”“你慌什么?还没轮到你呢!”“看人家打仗着急!司令员,可别没我们的份啊!”“你还怕没你们的份?回去好好准备吧!到时候我会叫你的!”好钢用在刀刃上。王必成不到最后时刻,不打出手中的这张王牌。

  16日中午,何凤山跑步来到纵队指挥所。纵队副司令皮定均直接向何凤山交待任务:“你们现在就上,上去了就要解决问题!”皮定均指着前方的山头说:“你们特务团第一步,打下孟良崮底下那个山头,有个立足点;第二步,从那里往上打;第三步,打到崮顶,直捣74师部队,活捉张灵甫。”

  何凤山一阵激动,消灭74师、活捉张灵甫是上级提出的最响亮的口号,所有的参战部队都在争取完成这个任务,现在交给特务团完成,多大的殊荣啊!皮定均问:“听清楚了吗?”何凤山连忙回答:“清楚了。”“好!立即组织行动!”

  16日下午2时,总攻开始了,我军榴弹炮、山炮、野炮,纷纷飞向敌人阵地,山崖和山沟里的74师残余人马全部淹没在硝烟烈火之中,嘹亮的冲锋号声在山谷里震荡,我各路大军以排山倒海之势,从四面八方向孟良崮压去。

  何凤山率特务团首先突破孟良崮西侧防线,然后分两路直扑山洞,何凤山组织都下搭人梯,开辟通向最后胜利的道路。绝望的张灵甫急令,他的参谋长魏振铖率残余官兵冲下山,拼命阻止6纵队特务团前进。特务团指战员奋勇迎战,猛扑过去与垂死顽抗之敌展开激战,冲上去被压下来,又冲上去,又被压下来,再冲上……经过反复拼杀,将这股敌人全都歼灭,生禽了74师参谋长。

  特务团乘胜向74师指挥所所在的山洞逼进。1营3连指导员邵至汉冲在最前边,他身上多处负伤,仍然坚持战斗,率领部分战士首先攻至洞口,恰遇张灵甫的卫队长带领的一百多名亡命之徒从洞口冲出。邵至汉不幸身中数弹,英勇牺牲。3连的官兵怒火满腔,用抵近射击和白刃战消灭了敌人,击毙了敌卫队长,控制了洞口。

  此时,山洞里的张灵甫正与远在南京城内的蒋介石进行最后的电台对话:“蒋先生!蒋先生”“你是谁?”“我是张灵甫。黄百韬不援助我,第7军不援助我,我已到了尽忠报国的时候。”“祝你成功。” ……通话断了。张灵甫与蒋介石最后的对话就这么简单,一些当时监听到张、蒋最后通话的我军官兵没有想到张、蒋二人竟是这样的冷酷。张灵甫与蒋介石最后告别后,即下令山洞里的残余军官自杀。

  74师副师长蔡仁杰和58旅旅长卢醒拿出自已家人的照片,相向而泣,不肯将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副参谋长李运良朝着自己的腮帮子打了一枪,弄得满脸血,装死倒下了。另有一些人朝着洞外冲去……

  已经冲至洞口的6纵特务团立即集中火力向洞内猛烈射击,子弹像雨点一样向洞内倾泻,手榴弹如冰雹似的砸向洞中……一直到74师的电台发报员高声哭喊:“不要打了,我们的师长死了! ”激战的枪声才停息。特务团勇士们一拥冲进了敌指挥所内。

  只见洞内尸体狼藉,血污满地,张灵甫已被击毙,他那肥胖的躯体躺在血泊中,手里还拿着报话机。手腕上的瑞土表还在滴滴答答地走着,时针指向5时零2分。至此,国民党的精锐主力74师3万余人被我华东野战军全部彻底歼灭,其中6纵歼敌5700余人。

  四、华野“王老虎”。

  战斗结束后,一场暴风陡然而起,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驱散了战斗的硝烟,把群山洗刷一新。雨过天晴,王必成站在山顶上,举目眺望,胜利后的喜悦洋溢在他的脸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顿感心旷神怡。

  张灵甫最终是在王必成面前倒下的,作为一个军人,看到对手最终在自己的面前倒下,王必成舒畅之心难以言表。

  狂风暴雨过后,华野主力带着74师精良的美械装备,押着2万名俘虏迅速撤离了战场。在这浩浩荡荡的行动队伍中,有一副担架抬的是张灵甫的尸体。抬担架的是6纵特务团的几个战土,他们走起路来腿杆子格外有劲。一气走了两天,来到了沂水县一个叫野猪旺的村庄,才把担架放下。

  5月的鲁中,天气有些热了,张灵甫的尸体暴露两天,已经有点味了。6纵向华野总部请求后,决定把张灵甫埋在野猪旺的村边上。6纵政治部花400块大洋买了一口华贵棺材,并给张灵甫穿上新军装。战士们奉命将张灵甫的尸首擦洗干净。战死沙场的将军,应该得到一个军人的荣誉,人民解放军没有让张灵甫暴尸荒野。

  掩没张灵甫以前,被6纵俘虏的74师一个少将旅长和8个上校要求最后看一眼他们的师长。王必成和6纵的领导认为,这些国民觉军官跟着张灵甫出生入死,最后还想看看他们长官的遗容,这种感情是可以理解的,于是同意了这9个俘虏的请求。

  在村边的一棵古树下,放着一口半人高的棺材,棺材旁边停放着张灵甫的尸体,他穿着簇新的军装、洗过脸,下颌部位的伤口也整饰过了。张灵甫身材高大,四方脸,眉毛很浓,颇有一派将军相貌。相形之下,担架显得小了点。9个国民党将、校军官走到担架旁边,围成半月形跪下全都哭了。

  一个国民党军中的勇将,坚决执行蒋介石的命令,一路追杀共产党部队。从淮阴到涟水,从涟水到山东。结果,最终被消灭的不是共产党部队,而是74师自己,而是张灵甫本人。一个在抗日战争中打了许多好仗的军人,所带部队里当时中国各种武装力量中装备最好的,却突然之间兵败如山倒,在鲁中的山地里殒灭,其深刻原因又是什么呢!华野“王老虎”。

  (作者陆大同,系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原馆长,现年80岁。现任海安市新四军研究会理事,政协海安市文史顾问,南通市新四军研究会特约研究员等)

编辑:李自超
相关阅读:
三门峡市老促会举办“红色精神,振兴老区”培训班
“改善人居环境,咱们不能怠慢”
广元市、旺苍县老促会赴旺苍县红军小学宣讲红色历史
氾水:打好精准扶贫主动仗,做好精准脱贫大文章
耄耋老人的老区不了情
汕头市潮南区召开《潮南革命老区县发展史》审稿会议
今日推荐
视觉焦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中国老区建设画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胜门外北沙滩1号16信箱 邮编:100083 电话: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lqjsbjb@126.com zglqw2012@126.com(中国老区网)